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二章相亲(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没爱情,你能力又不行。我凭什么和你在一起。还有,我喜欢帅哥,你长得够窝囊,不行,绝对不行。”

    纳兰初没发觉,不知不觉间对眼前的这个态度随意了许多。话题也从骗子绑架一类转到了相亲婚姻。

    桌子下,孟玥不着痕迹摸了把下身,还是没反应,无奈……

    五年前她离开他大概也有这个原因吧!

    他倏地想到一个问题,这五年间,她该不会……该不会与别的男人有……,那陡然深下去的双眸让纳兰初几人都不觉一颤。黝黑的眼睛狠狠盯着她,纳兰初很是诧异,刚升起的愤怒被心悸压住。

    这一刻,她不知道自己为何怕他。

    明明前一刻还处的那么轻松,这一刻,却让她突然有种想逃出去的冲动。这种感觉与觉得自己被绑架不同,觉得被绑架了时,那是惧怕,是想带着孩子们一起活着逃出去,但现在,她只想自己一个人逃。

    她强压住惧怕,朝他抬眼,只见他沉着脸挥挥手,让步庭招呼带三个孩子先出去。

    不久,屋中便只剩下他和她。

    “你你你……你想干什么?”‘糟老头’的脸慢慢向她放开,她想逃,却被他强行搂住腰。

    “你想干什么?”男子身上的味道袭来,似乎有些熟悉,但又到底不同。纳兰初强压住心头的慌乱,忐忑道:“强b是不对的,即便你因我说你不行而老羞成怒,这样子也更不妥不是?你想,你脱光了我,准备工作做足了,可就是最后一步弄不好,你是什么感觉?看到吃不到,更难受吧!”

    “所以?”

    “所以有话好好说,有病好好治。有缘千里相见,今日有缘见上一面,交个朋友,今日的事情我不计较了,你也不计较了行不?”只要她出去了,神马不计较都是浮云,她绝对要报复回来。不过现在,她似乎被非法禁锢了。

    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带孩子们离开这里。

    这个人有点像疯子,纳兰初不敢惹了他。神马尊严,命最重要。

    做了多年的夫妻,孟玥怎不知她在想些什么,冷笑道:“你说不计较便不计较。这些年你都多少个男人?”

    “啊?”纳兰初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顿了顿,在他阴沉的脸的逼视下,不由思索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他什么意思?是希望她和别的男人上,还是不希望?

    纳兰初觉得,既然身不由己,那么说的话总要符合他的心意。

    正想着,似乎觉得这么问不对,随即道:“或者说,这几年你上了多少次床?”

    纳兰初摸不准他的心思,但联想到他身体情况,突然有些了然。他不行,又找上自己,该不会觉得自己这方面的事情颇为丰富,便想要让自己帮他走出男人的阴影吧?

    纳兰初斟酌了会儿,她本就污,此刻越想越觉得对,便道:“无数次吧!那经验是越来越足。”和孟玥大战了那么多次,什么姿势都试过了,经验肯定不消说。

    看着他眸中的捉摸不透,纳兰初越发摸不准他的心思,小心翼翼问:“你……不会也想和我试试吧?”

    他的脸色瞬间沉了,纳兰初心里咯吱一声,该不会是触及到伤心事儿了吧!

    她轻咳一声,“其实你也不必这样,这种事情不是你一人有的,我以前有个男人是闷骚,平时我拉他上床他不要不要的,但后来女人碰多了,报应来了,哈哈……突然不行了,报应啊,好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那么有经验的男人,看着美貌如我的女人,有心没力,这该有多绝望啊!不用想也知道他的痛苦。你呢,就好很多了,处男嘛,还未尝过男女情事,在不知道那种乐趣的事情下,不上女人也没什么……”

    她没说一句,孟玥的脸便黑一层,直到纳兰初瞧见脸上,声音越来越小,再不敢说什么。

    孟玥冷眼讽刺,“怎么不说下去?”

    “我不敢。”

    “你还有不敢的时候?”

    “嗯嗯,我胆儿可小了,随便一吓都可能哭。”纳兰初楚楚可怜的紧,“你放过我吧,我只是个弱女子,还带着三个拖油瓶,生活也不容易啊,你就不要逼我了行么?放我和我孩子回去好不好?”

    “放你走?”

    纳兰初点头如啄米。

    孟玥却轻轻走到她耳边,低声道:“放你走了,谁和我相亲啊?”

    怎么还想到这事儿……纳兰初不敢恼他,只一个劲儿的说:“我知道你与我相亲只为了你弟弟,但这种经验我也不是我一人有,青楼里的窑姐儿个个都比我能让你舒服,你要想制造情趣什么的,花钱雇她们不就行了。”

    孟玥冷笑,“找他们还要花钱,找你不是省钱?”

    纳兰初一愣,靠他妹妹的,绑架自己也算了,既还说自己省钱。

    但不管心里怎么骂,口中却道:“我帮你出钱找窑姐儿行不?”

    谁知,这厮的怒气却更重!

    靠,她是招谁惹谁了!行,被绑架的是她,主导权在他手上,他才是大爷。

    纳兰初继续忍气吞声道:“付老爷,我是说真的。帮你出钱之事绝不反悔,我只是个半老徐娘,窑姐儿样样都比我好,你不用花钱便能找她们治病,多好啊!”

    “谁说我要治病。”孟玥的脸阴沉得有些吓人,纳兰初不敢与之直视,又慌又怕,生怕这男人是个变态杀了她。

    半晌,纳兰初权衡之下,说道:“这样吧,你要真想让我给你治病,也行,我只弄一次,但你必须放我和我孩子走,并且日后不能干扰我们生活。”

    孟玥怒得不行,额头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

    指着纳兰初,手抖了会儿才道:“这五年里不论你找了多少男人,此前事情不说,但今后,你若敢出墙,本王不介意养个双腿瘫痪的王妃。”

    纳兰初愣愣地还没反应过来,便见这人拂袖而去。

    这话,曾经也有人说过,那时她以为自己是替身,伤心逃离,后来被孟玥撞见自己上青楼……

    这男的怎说出了和孟玥一样的话?她愣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原来……他妈的这人便是孟玥。

    靠!还真让他发现自己的行踪了。瞧这段时间三个孩子的异常,纳兰初不得不咬牙承认,自己的孩子竟都是孟玥的奸细。还让不让人活了。

    当年明明是这厮不对,现在倒还来质问她?

    凭什么凶她?凭什么凶?

    纳兰初气不过,冲冲下楼,见孟玥双臂个抱了孟听凝与孟天瑜,孟天昊笑容满面的做他身边,四人聊得好不欢快。

    这样的场景,非一般人能容纳进去。

    这几年来,纳兰初多次觉得自己剥夺了孩子们见父亲的权力。尽管她事先问过他们,尽管他们亲口同意,但为何同意,她不是不清楚。

    因为孩子们喜欢她,所以不得不放弃孟玥。

    虽说自愿,但无形之中,她已经给了孩子们道德枷锁。

    想到这里,她突然有些后悔,若是当年自己一个人离开,是不是她的罪恶感便能少些。

    孟玥瞧见她,下意识想唤她来,但想到刚才的事情,愤愤地别过脸。孟天昊见此,忙走到纳兰初身边,笑道:“娘,父王来了。”

    “嗯。你们说话吧,我就不去了。嗯……记得早点回家。”

    说完纳兰初便走,留下几人面面相觑。

    孟天昊道:“父王,母妃会接受你的。”

    孟玥的眼睛一直盯着纳兰初的背影。

    孟天瑜童言无忌,“父亲,今天跟我们一起回家好不好?”

    孟听凝觉得,自家娘心头的坎怕是很难过去。父王革命尚未成功,仍需努力。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