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四章谦贵妃的邀请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回程的马车很快行驶,几人挤在一辆马车上,都不说话。车内气氛很闷,至始至终孟玥都垂着眸子,低下去的脸看不清面部是凄是悲,但众人知道,他心里很不好受。

    纳兰初虽答应随他回去,但对他却从不主动说一句话。

    几个孩子本想调节下两人气氛,但见这情形,也都有顾忌。

    行到一处驿馆,孟玥似颇有感触,带着众人饭后,提出在此滞留两天游玩的意思。

    纳兰初没说话,表情淡淡地,不反对也没赞同。

    “母妃,那年听凝随父王回京时本想来这儿游玩,可后来因与哥哥的争吵错过了,这次听凝想好好玩玩。”孟听凝瞅了瞅纳兰初的脸色,说道。

    纳兰初点了点头,“嗯,你想去就去,母妃就不去了。累,母妃先去驿馆歇息。”

    说完,纳兰初便回了房间。

    孟听凝想了想,问孟玥道:“父王,母妃会不会生我的气。”

    “不会。”她不会生你的气,却是与父王过不去。孟玥轻声叹了叹。

    孟天昊道:“父王,你带听凝与天瑜去玩儿,我留下陪母妃。”

    孟玥点头,牵着女儿和小儿子渐行渐远。

    孟天昊亲自上街买了纳兰初喜欢吃的零嘴,走进纳兰初的房间。

    纳兰初微微诧异,“你与父王几年不见,不去陪他?”

    “不了,我陪母妃。”孟天昊将零嘴放下,笑道:“母妃吃点,我瞧着刚才桌上,母妃胃口不大好。”

    “不用,我减肥。”

    说完,又皱眉道:“你也不必挂念我,这么多年不见父王,我知你想他,当年你就缠你父王缠得厉害,如今也不必为了我而刻意与他保持距离,这样母妃心里也不好受,知道么?”

    孟天依旧保持笑容,“母妃多虑了,我是真不想出去。你看我都这么大个人,总不能还缠着父王吧!”

    纳兰初想想也是,昊儿都十一了,她却仍旧当他是当年的三岁小儿。

    她笑着摇了摇头,慢慢吃起桌上的零嘴。

    两人停话了半晌,不防孟天昊突然问道:“母妃,你现在对父王?”

    “如你们所见,不太待见他。”纳兰初实话实说,她和孟玥的感情瞒着听凝和天瑜两个小的可以,但对于孟天昊,且不说这么大了,这些事情应该让他知道,再说,凭他的智商,想瞒也瞒不住啊!

    孟天昊皱眉道:“母妃,何不给父王一个机会?”

    “不是机会不机会,而是这五年来,我习惯了没他的日子。”

    “那母妃现在还爱父王么?”

    爱么?她也不知道还爱不爱,只是觉得,她的生活并不是非他不可。没有他,她也能活得自由。

    孟天昊轻轻抿唇,“母妃为了我们才回来的?”

    纳兰初也不瞒着他,“是。可你也别多想,虽说是为了你们,但也为我自己,天涯海角,去哪里不是去,回你父王身边,母妃不仅能锦衣玉食什么事都不用操心,还能随意看见你们,何乐不为。”

    “母妃……”孟天昊的嘴角动了动,却只说出这句。

    纳兰初拍了拍他肩膀,笑道:“你看你,母妃说了不全因为你们,你还多想,一个男孩子,怎弄得如女孩子一样。好了,母妃已决定回来,这件事儿便也别再提。”

    孟天昊顿了顿,点了点头。

    “既然母妃已经回来,便答应昊儿再给父王一个机会行吗?昊儿希望您的下半辈子能与父王举案齐眉,如以前一样恩爱。”

    纳兰初掩眉点头。

    两天后,马车在此启程,然而在剩下的一半路上,却遇上了劫匪。

    孟听凝与孟天瑜吓得面容失色,纳兰初正想抱着安慰一番,刚张开手臂,便见两孩子都同时扑向孟玥。

    额……

    过了这么多年,这厮的威力还是这么大。

    他给孩子的安全感就这么强?

    当然,这次劫匪也算不了什么大事,在孟玥的英明指挥下,很快便将这帮人消灭。

    至于劫匪的来源,孟玥没说,纳兰初也没问。只是眼睛不经意瞥向一处,却发现当地的地方官兵伤得甚为惨重。想到若不是这些官兵,想必此行定不得善终。

    心颤了颤,问道:“这帮劫匪是谁?”

    孟玥摇头,“你放心,我会护你周全。”

    既然不愿说,她也就没问。

    “父王,我们以后还会遇上刺杀么?”孟天瑜睁着萌萌的眼睛问道。

    “嗯。你怕么?”

    恪王的儿子总会经历这些。

    孟天瑜摇头,“有父王母妃在,天瑜就不怕。”

    劫匪的事情就这么过去,后面的路上倒也安全,顺风顺水的来到京城。

    回房间,竟发现自己的房间早被孟玥霸占。

    这房间……五年的时间,也不知多少女人住过,她心里下意识泛起恶心,朝孟玥道:“日后我不住这儿了,另找院子住。”

    孟玥似乎知道她的想法,顿了顿道:“五年来,这房间只我一人住过,也没让别人进去。”

    纳兰初轻嗯了声,“还是搬吧。”

    “你到底要怎样?”孟玥突然抓住纳兰初的肩,竟孟听凝和孟天瑜吓了一下。

    孟天昊见父王母妃不对盘,知道劝无用,忙将弟弟妹妹带走。

    纳兰初苦笑,“你知道我想怎么样,不就是个住处,我给你让地儿,你怒个什么。”

    “就这么迫不及待与我划清干系?”

    “划清?划得清吗?”她倒是想划清,可孩子都有了,岂是说划清便能划清的。

    孟玥冷冷道:“知道划不清便好,挪什么地儿,你就住这儿。”

    他态度极为强硬,纳兰初不好与之争辩,迟疑道:“那你?”

    孟玥面上更是阴沉,盯了她好半晌才道:“既有约定,本王岂是言而无信的小人。”

    她松一口气,不会言而无信便好。

    孟玥气急已走,纳兰初细细打量自己的房间,似乎真如他所说没人进来一样,他离京一段时间,这屋子已有了轻微的灰尘,屋中的摆设不也如丫鬟细致,像极了男人的粗枝大叶。

    五年后在回到这个房间时,纳兰初心里有股异样的感觉。

    不让别人进来,倒真像对她深情。可既然深情,当年又为何那么做?这男人啊,还真是贱!

    她招了招手,粗使丫鬟随即而来打扫。其间,她问白水白厢何处。

    粗使丫鬟道:“王爷说两位姐姐照顾王妃不利,府上不养没用之人,便……被逐出王府。”

    纳兰初一惊,当时她没考虑白水白厢,以为孟玥不会对两人发难,却不想……是她高估了孟玥的仁慈与对她的心,还是低估了孟玥对她离去时的影响?

    “那,白水白厢现在如何?”

    “听说纳兰府的家庙里伺候纳兰老夫人。”

    尽管纳兰老将军交了兵权,纳兰将军已死,但后来纳兰锋与纳兰郁的崛起重新撑起了纳兰家。以前的家庙仍在,里面住着纳兰锋与纳兰郁的母亲。

    而纳兰老夫人是外人对纳兰夫人的称呼。

    白水白厢待在娘身边,纳兰初也放心,她又问:“我娘好吗?”

    “王妃放心,纳兰老夫人身体一向健朗。有王爷与两人纳兰少将军在,京中无人可欺。”

    “那就好。”

    纳兰初琢磨着找个机会带孩子去见一下娘,这么多年不见,她定是想自己与孩子们了。

    很快,孟天瑜的房间也安排妥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