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五章太后宴会,沫儿追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nb次日,孟玥免了早朝,夫妻俩携孩子进宫。

    &nb到了太后宫,发现殿中竟有大片人,一一看去,谦贵妃位正中,贤王妃居左侧,右侧是名美貌宫妃,结合记忆,貌似这位便是谦贵妃这几年甚为喜欢的慧妃。

    &nb贤王妃下首留了个位置,估摸着应该是她纳兰初的。再下便是五公主、权臣家眷。

    &nb慧妃下首则是以沫儿为首的公主皇子一类。

    &nb闹出这个架势,可谓是给足了面子。

    &nb至于这面子给谁,自然是给三个孩子,准确来说,是给昊儿与天瑜的。

    &nb谦贵妃不喜欢听凝,此次自然不可能为她着想。她对孟天昊如何,不用多说,而对于天瑜,虽没见过他,但这酷似孟玥的面容不信谦贵妃没听说,看到天瑜真容,谦贵妃如何能不激动?

    &nb孟天昊五年未出现已在京城的世家子弟中落了下风,所以谦贵妃要办个浓重见面礼给他,让后宫与权臣家眷为他接风洗尘,以行动告诉众人孟天昊虽没出现过,但从未失势,这是为孟天昊今后的前程做准备。

    &nb于天瑜,也是如此。通过今日,告诉众人恪王还有一位小儿子。

    &nb谦贵妃不喜听凝一事恐怕靖安高层人士都有耳闻,当朝太后不喜,孟玥在,听凝就是郡主,孟玥不在,恐怕她什么都不是。毕竟,谁敢拼着得罪太后的危险来对一个空头郡主好。

    &nb想到这里,纳兰初的心不由为听凝发疼,心酸与愤怒杂陈。

    &nb这就是亲祖母!

    &nb进殿的至始至终,纳兰初都牵着听凝的手,从不曾放开。

    &nb谦贵妃不疼听凝,但她要让任何人都知道恪王妃爱女儿。

    &nb尽管谦贵妃不喜欢她,尽管这样做的效果微乎其微,但她必须为女儿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尽量减轻对她的伤害。

    &nb孟玥带纳兰初与孩子们行了礼,含着淡淡的疏离与谦贵妃说了几句,便离去。

    &nb就这么走了……纳兰初微愣,但想到今天这么多人,谦贵妃应当不至于给自己和听凝难看才是。想着想着,心便舒开了些。

    &nb孟玥才出了殿,便转而去太后宫的另一边。有宫女眼尖瞧见,忙低声叫住孟玥,“殿下,您如今要出太后寝宫吗?”

    &nb孟玥冷冷瞧了她眼,宫女吓得忙低下头,不敢说话。

    &nb孟玥绕过她,直接去了后殿。

    &nb经过前几次的教训,初儿和孩子都在宫里,孟玥不得不防。

    &nb宫女见孟玥走远,白了脸色,慌忙进殿,在林嬷嬷耳边低吟几声,林嬷嬷不由变了脸色,又与谦贵妃咬了下耳朵。

    &nb谦贵妃眼色微变,眼看向正携孟听凝入座的纳兰初,眼神不由凛冽了些。

    &nb暗骂多声贱人,而纳兰初保护女儿的举动,在她眼里则成了偏心,心里对纳兰初更不是滋味。人家都是疼儿子不偏女儿,她倒好,只疼女儿。孟天昊已满十岁,不牵他也无妨,然而天瑜才四岁,纳兰初竟也不管,谦贵妃心疼得不要不要的。

    &nb“这些年来六弟妹静养,身子可好些了?如今回京,可得与我们姐妹好好聚聚。”贤王妃笑道。

    &nb这声六弟妹让众人心了然,早就听说皇后与恪王妃关系匪浅,看来多半是真。由此,众人对纳兰初又高看几分。

    &nb纳兰初感激道:“谢皇后娘娘关心,臣妇无碍,若皇后娘娘相邀,臣妇随时能相聚。”

    &nb当年之事,谦贵妃虽有愧,但心里始终憋不过那口气,今日见纳兰初来,本想奚落一番,但玥儿在后殿,这里的动作他一清二楚,忍了忍,便也熄了心思,只朝孟天昊笑着说了几句,又慈爱地看向孟天瑜,道:“天瑜,过来皇祖母这儿。”

    &nb纳兰初隔得太远,孟天瑜又挨着孟天昊坐,便朝哥哥请示该不该去。

    &nb孟天昊拍了拍他的手背,点头示意。

    &nb孟天瑜放心了,便朝谦贵妃走去,带着疑惑微微侧头,小手搭上谦贵妃朝他伸出的手,细声问道:“皇祖母,你是父王的娘亲?”

    &nb这神韵,这声音像足了孟玥小时候,谦贵妃面上溢满了激动,连连点头,“是,皇祖母是你父王的娘亲,你看你,像极了你父王,与皇祖母多待会儿好不好?”

    &nb“我……”孟天瑜看向纳兰初。

    &nb这一举动更是让谦贵妃不满,好似她和她亲孙子相处,还要看她纳兰初的脸色一样。

    &nb纳兰初淡淡道:“母后,天瑜这孩子跟惯了他父王,一时离了恐怕会哭闹,但考虑到母后思念天瑜之心……这样,既然母后想留下天瑜,那便让王爷也留下。方便照看。”

    &nb“放肆……”

    &nb谦贵妃一时气急扔了杯子。

    &nb纳兰初轻轻看了眼自己脚下的杯子碎片,讽笑一声,“母后,媳妇至始至终都恭敬得很,并不知道何处放肆了。”

    &nb“你……”谦贵妃指着她怒道:“你眼里还有没有哀家这个母后?”

    &nb“有,当然有,否则天瑜也不会在您身上抱着了,不是吗?”

    &nb谦贵妃一惊,这是提醒众人她曾经出走过吗?这般用枉顾皇家尊严的代价来威胁她,果然小家子气上不得台面,但眼下,她确实被威胁了。

    &nb怀里突然冒出一声细语,谦贵妃低头一看,怀里的小子却挣扎的紧。

    &nb“天瑜,你去哪里?”谦贵妃突然有些紧张,这孩子似乎很想离开她,就如这几年来自己和玥儿离心一样。她怕,怕这个孩子也像玥儿一样与她离心。

    &nb“天瑜……天瑜,不,你去哪里?”

    &nb孟天瑜使劲儿挣开她的怀抱,拼命的挣扎差点将她弄摔倒,索性林嬷嬷及时扶住她。而下一刻,孟天瑜已经脱离了她怀抱朝纳兰初跑去,“母妃,母妃,皇祖母凶你,天瑜不喜欢她,母妃我们走。”

    &nb听见儿子全心为她的话,纳兰初自是高兴,然而在这个点,却高兴不起来。

    &nb这也太……扫人家面子了!

    &nb扫了谦贵妃大大的面子,明面上人家心善不与你计较,当心暗里阴你一把。

    &nb可偏偏,孟天瑜扑过来扫面子不说,怀里的女儿嫌弃还不够,竟又插了句,“天瑜别哭,我们不理那个坏女人。”

    &nb谦贵妃的脸阴沉得吓人,慧妃适时道:“太后莫恼,三公子这么小,绝不应说出此话才是,只要日后好好教,改了性子也不定。”

    &nb这话的意思便是,孟天瑜年龄小,是绝对不会说出刚才的话的,之所以那么说,只因大人教的不好。谁教的不好,自然是说纳兰初教得不好。

    &nb这话说得水平啊,知谦贵妃喜欢孟天瑜,便决口不说他的不是,将所有的责任都针对纳兰初。至于孟听凝,人家压根就没将她放在眼里。

    &nb“慧妃,你话太多。”贤王妃淡淡道。

    &nb慧妃恼恨贤王妃压在她头上,却碍于身份与帝王宠而无可奈何。只得住嘴。

    &nb孟天昊道:“皇祖母,弟弟的无心之失,望皇祖母别记在心上。”

    &nb谦贵妃点了点头,心却想到了五年前回京时,昊儿保护听凝而惧怕自己的场景,心里更是觉得纳兰初将几个孩子都教差了。

    &nb按照身份,孟天昊与孟听凝的位置在皇子们的下面,与沫儿隔了几个位置,但沫儿这丫头大胆,竟直接在谦贵妃的眼皮子底下换了位置,她坐到孟天昊旁边,低声凑上他耳道:“昊儿,这些年我太闹,将皇祖母得罪了个彻底,眼下是不能帮你说情了。不过我能暗下帮你教训慧妃那老贱人。”

    &nb“别惹事。”孟天昊低声道。

    &nb沫儿轻轻摇头,“不用怕,父皇宠着我呢。再说我早就想收拾慧妃了,只是觉得麻烦,那我们后面一起收拾她,好不?”

    &nb“她是皇伯伯的妃子。”

    &nb“她还是我老子的妃子呢,不用怕,无论我做什么,即便做错了,父皇顶多骂我几句,不会重惩。你也别担心他罚你,要真出事儿,我帮你扛。”

    &nb孟天昊低声道:“不用,但谢谢你,沫儿。”

    &nb“又谢,怎么你们男人都要谢我,卫长元谢我,你也要谢!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沫儿说着说着,声音渐渐变大,她自己不觉,但最后一句话殿中众人都已听见。

    &nb谦贵妃的脸色不由又变,这沫儿,太不知分寸了,若不是皇帝将她宠得无法无天,她定不能由着她。

    &nb贤王妃变了脸色,想说她几句,却想起自己和她的关系,说什么呢?说什么都感觉像后妈。

    &nb莞儿抿唇讽笑,闹吧,你闹腾,才会显得我端庄文雅,才会显得我大家风范。

    &nb也有权臣妻女变了脸色,她家大人说卫长元前途不可限量,欲将爱女许配给他,可倾城公主看上的人,谁敢抢?

    &nb孟天昊不由止住沫儿,低声提示,“别说了。”

    &nb沫儿也是在孟天昊的提示后,才意识到自己的话已成了公开之音,但她也不甚在意,喜欢就喜欢,又不是见不得人,干嘛藏着掖着。当然,最重要的是,她有一个不管对错都疼她的父皇。

    &nb这丫头,性子与她很相似,纳兰初喜欢得紧。

    &nb她笑笑,“倾城公主真性情,昊儿,你是该好好谢谢沫姐姐。”

    &nb‘倾城公主’意在提醒众人沫儿的身份,皇帝最荣宠的公主,即便话说错了,也定不能让众人耻笑了去。这声‘沫姐姐’则是为了自家儿子,意在告诉众人沫儿和自家儿子关系好,若要欺负昊儿,先看沫儿答不答应。

    &nb当然,整句话则为沫儿的尴尬打圆场。

    &nb沫儿感动之余,不由看向贤王妃,婶子为自己说话,亲生母亲却袖手旁观!呵呵!再瞥见莞儿眼中的得意之时,目光不由凛冽,其实母后以前也会为她说话,但随着莞儿的长大,在刻意上了无数层眼药之后,母后的心便偏得离谱了。

    &nb出了谦贵妃宫中,沫儿直接拉起孟天昊的手跑到纳兰初面前,“六婶,沫儿这么久没见昊儿,今天可不许您将他带走,不,不止今天,这几天都不许,我要他陪我。”

    &nb纳兰初笑道:“六婶没意见,只看昊儿答应不答应。”

    &nb孟天昊当然不会拒绝,这几年,他也很想念沫儿这个朋友。随后,两人手牵手消失在宫墙处。

    &nb慧妃见此,心中冷笑,这么大摇大摆不守男女之防,也不怕扣个**的帽子。当然,皇帝宠得紧,即便乱了,那也是没乱,慧妃气不过,却也只得忍下。

    &nb纳兰初一手牵着儿子一手牵女儿走到慧妃身边,笑道:“慧妃娘娘得宠得紧吧!”

    &nb“皇帝雨露均沾,自然不会刻薄了本宫去。”慧妃淡淡道,她是谦贵妃一派,自不会和与谦贵妃不对盘的纳兰初深交。

    &nb“是吗,可本妃保证,若慧妃娘娘继续这么下去,怕是分不到陛下的宠了。”

    &nb慧妃面上微变,“你这是什么意思?”

    &nb纳兰初笑:“并不是每个妃子都能做到谦贵妃太后的跨越,与其处心积虑的夺嫡,倒不如……安心任命,虽得不到自尊之位,但起码还能保命。不过这话本妃何必与你说,今日你阴本妃一把,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nb“你……”慧妃面上微白,终究维持不住平和。

    &nb纳兰初笑着笑着,意味地看了她眼,牵两娃离去。

    &nb这时候,又有一娃追来。

    &nb“听凝听凝……”

    &nb听这声音,融融的。

    &nb纳兰初感觉太阳穴有些发疼,她是不喜欢听凝与融融在一起,但这种事情,还是得看孩子愿意不愿意。若听凝愿意,她也不忍心棒打鸳鸯。

    &nb眼下,七岁的融融已跑到跟前,暖阳的日光照在他脸上,显得这孩子格外灵动。

    &nb纳兰初眯眼打量融融,几年来,这孩子似乎长壮实了不少,嗯,目前比听凝高出小半个头,继而目光不由瞥向他下身,长得这么壮实,这下面应该没问题吧!两孩子真走在一起,她可不想女儿婚后如没尝到**。

    &nb融融不觉她视线,朝她问好,她礼貌回应,道:“融融找听凝有事?”

    &nb“嗯,有事。”随即看向听凝,“听凝,我想你了,你想我么?”

    &nb孟听凝摇头,“不想。”

    &nb融融脸上讪讪地,但这小子脸皮够厚,也不觉得有什么,仍旧继续道:“听凝,你不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