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六章学霸变学渣!!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nb凤栖宫。

    &nb纳兰初牵孟听凝与孟天瑜来皇后宫,见莞儿与贤王妃母女亲密的一幕,不禁感慨。以前她也觉得沫儿这丫头不认亲娘有些过分,但现在看来,这贤王妃也不是东西。两个都是她女儿,却独独对莞儿亲密得不得了,于沫儿,今日在谦贵妃宫里连话都不帮她说。母女两走到今天这步,也是绝了。

    &nb莞儿见纳兰初来,帮起身问好,同时问候听凝与天瑜,一张嘴忒会说话,任谁听了都乐滋滋的。

    &nb纳兰初暗叹,这莞儿还真是八面玲珑啊,难怪将贤王妃哄得连沫儿都不要。

    &nb心里这样想着,面上却不显,只笑着应了一句,“明珠公主越长越漂亮了。”

    &nb莞儿封号明珠,与沫儿一起得的封号。

    &nb据说,当时贤王命内务府理了几个封号作为同批公主郡主的封号,什么明珠啊,安和啊,安宁啊,都是些极好的寓意。贤王本意将明珠给沫儿,寓意掌上明珠,但沫儿不要,直说太俗。后来贤王让沫儿在这几个封号里选,喜欢哪个便将哪个给她,但沫儿却说这些小家子气,自个儿取了个倾城。

    &nb也亏得贤王宠沫儿,倾城就倾城,于是,沫儿顺利成为靖安第一个自取封号的公主。忒霸气!

    &nb于是,这明珠公主归了莞儿。

    &nb沫儿与莞儿长期不对盘,纳兰初自是能猜出封号之事上,莞儿心里当是憋足了气,同为父皇嫡公主,姐姐能千挑万选甚至自己取封号,妹妹却只能要姐姐不要的,且还不能选,任谁都气愤。

    &nb但莞儿没贤王对沫儿的宠爱,因此这口气,也只能暗下出。

    &nb听说封号之事上,贤王妃曾为莞儿找贤王说过,说是沫儿自己取了,不若让莞儿也自己取,如此两姐妹公平,然而甚喜欢贤王妃的贤王,在沫儿一事上一如既往的反驳了,理由是:“沫儿是朕长女,自是不一样的。莞儿封号很好,明珠寓意多好啊,朕的掌上明珠。”

    &nb寓意虽好,但掌上明珠却不是指莞儿。

    &nb贤王毫不掩饰的表示自己对沫儿的宠爱,贤王妃便没再说什么。沫儿到底也是她女儿,虽为莞儿抱不平,却也不太恼怒,只回去安抚补偿莞儿。

    &nb莞儿明理说姐妹之间哪还记什么隔夜仇,但心里恨极沫儿。

    &nb当然,这些说远了,咱继续回到正题。

    &nb莞儿大方得体的任由纳兰初打量,浑身公主之威之风十足,纳兰初心里暗叹,果然是朵笑里藏花的白莲花。她还是喜欢直爽的沫儿。

    &nb孟听凝与孟天瑜与贤王妃见了礼,贤王妃给两孩子送了礼,纳兰初突然想起自己似乎还没给莞儿准备礼物,不由心里尴尬起来,因她想自己这五年来,只当出个远门,不给见面礼也是行的,然而贤王给了,她却给不出,脸上无光啊。

    &nb贤王妃瞧出她的尴尬,也并不说什么,莞儿一脸随和并不在意。纳兰初松一口气。

    &nb问起这几年她是怎么过来的,纳兰初淡淡地将自己的经历说了,贤王妃轻叹,“初儿,六弟对你如此好,你若当时晚点离去,便不会错过这几年了。”

    &nb晚点?难不成晚些时间有事儿发生?

    &nb纳兰初有丝诧异,只听贤王妃道:“婉和郡主的事情我也知道,当时我也以为六弟对她青睐,但你走后不久,婉和郡主‘意外’惨死,依初儿的聪慧,应该知道六弟对你的心思。”

    &nb纳兰初低声道:“我带他的孩子走,他恼羞成怒杀了情人,也是说得通。”

    &nb“你……”贤王妃又叹,“六弟对你是真心,你何苦?”

    &nb“我要的真心容不得任何女人,显然,他已经出局。三嫂,这件事孟玥解释过,可我却想,若我当时真晚点离开,不定他会继续和林倩依在一起。纳她入府?不,郡主的身份不低,林家绝对不能接受嫡女做妾,我若不走,最后的结局只有死。”

    &nb贤王妃微惊,纳兰初继续道:“我死了,孩子怎么办?孟玥对孩子虽好,但有后母便有继父,他以后会有与别的女人的孩子,会一辈子对我孩子好?当时我不知道天瑜的存在,我担心昊儿和听凝受委屈。昊儿还好,或许母后会照看点,但听凝呢,她怎么办?”

    &nb贤王妃明白纳兰初的担忧,这些她当年也担忧过,在她厌恶贤王的时候,也曾为了孩子忍耐。

    &nb只是纳兰初选择的不是忍耐,而是离开。

    &nb纳兰初轻声道:“不瞒三嫂说,其实我也有过后悔,就是觉得,耽误了孩子们几年,心里怪难受的。”

    &nb“回来了就好。”贤王妃道。

    &nb一直以来,莞儿都与孟听凝说话,时而逗逗孟天瑜,后来,又道自己先带孟听凝与孟天瑜去御花园逛逛,非常体贴得给足了时间让纳兰初与贤王妃说私房话。

    &nb纳兰初看着莞儿的背影,真心叹道,这孩子真不简单,也不知她和沫儿谁能笑到最后。

    &nb“这些年三嫂过得如何?”

    &nb“我啊,就这样吧!”贤王妃微微苦笑,她仍对贤王有本能的厌恶,至今不变,沫儿对她更厌恶,似乎连见一面都不想。她有中宫皇后的荣耀,有帝王几近的独宠,却没有一个平凡女人的幸福。

    &nb纳兰初见她不想说,便也没提此事。

    &nb沫儿的事情纳兰初本想提点几句,但想到莞儿的眼药都上了这么久,要改变贤王妃的心并非一朝一夕,届时让莞儿知道自己为沫儿说话,岂不白白得罪莞儿。

    &nb罢了,左右沫儿也不喜欢贤王妃,她也就不为沫儿多此一举了。

    &nb两人聊了会其他事情,相谈也算欢。

    &nb*

    &nb孟听凝这几年没经过勾心斗角,又才回来,便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听莞儿说话,只觉得有理。

    &nb莞儿说:“听说方才,皇姐前朝追卫长元,卫长元不理,她却恨不得将脸贴去,真是我皇室之耻。”

    &nb孟听凝想了想道:“莞姐姐,我觉得沫姐姐不是这样的人,你可别这么说,她穷追猛打,应是极喜欢才是。”

    &nb“喜欢?可卫长元不喜她,她这么纠缠,岂非刻意让人家不好过。”

    &nb孟听凝又想,“也是。”

    &nb“前朝之事,我本不应说,只是想到听凝妹妹才回京,不清楚京中形势,便提点一二,我这皇姐啊,跋扈得很,父皇放任不管,你可别惹了她才是。”

    &nb孟听凝喔了一声,心道惹了她也不怕,他哥哥和沫姐姐关系那么好,即便沫姐姐不喜欢她,看在哥哥面上,还是会帮衬一二。至于眼前这人,虽然她话有理,听着也像为她着想,但进宫前母妃便说过不要轻易相信宫里的任何一人,特别谨慎对待沫姐姐与莞姐姐两位公主的事。

    &nb她一边暗想,另一边连连点头,“嗯嗯,谢谢莞姐姐提醒。”

    &nb莞儿笑靥如花,“咱们姐妹说谢就生分了,我们去那边亭子坐坐。”

    &nb“好。”

    &nb一旁的树枝后,沫儿咬牙道:“昊儿你看这贱人,还想策反听凝。”

    &nb“沫儿放心,听凝不会听她一时哄骗。”

    &nb“你妹妹我肯定知道,只是那话我听了不爽,我老早就想收拾这贱人,只是碍于父皇母后没动手,不若我们现在便去给她一个教训?”

    &nb孟天昊轻抚太阳穴,“你想怎么做?”

    &nb“我们不正要给慧妃一个教训吗,不若让莞贱人和慧妃斗,我们且隔岸观火,看两贱人谁更厉害。”

    &nb“可以,不过你确定明珠公主是慧妃的对手?”

    &nb沫儿笑道:“别看莞贱人年纪小,她心思重着呢,有好几次我都险些着了她的道,用她来对付慧妃,虽说姜还是老的辣的辣,但于这两人,却不尽然,我们只将前面准备做好,便拭目以待即可。”

    &nb孟天昊点点头,眉间却有些顾虑。

    &nb他一个宫外人,干涉后宫合适吗?

    &nb沫儿拍拍他的肩,“没什么不合适的,你记着,在父皇眼中,不止我不一样,你也是不一样的。”

    &nb孟天昊想问为何,但随即想到父王与皇伯伯手足情深,他是长子,幼时与贤王相处过一段时间,情谊也在,自是不一样。

    &nb给慧妃教训,怎么教训?

    &nb沫儿想到了一个办法。

    &nb经打探,这天晚上,贤王宿在慧妃处。慧妃宫里一片喜气,贤王妃面上则多了层落寞。

    &nb这天晚上,莞儿陪了贤王妃许久,才回自己宫殿。

    &nb路上,贴身婢女见自家公主脸上有些愁容,便道:“公主既为皇后娘娘担忧,不若帮皇后娘娘这次,设计将陛下从慧妃宫里请出来。”

    &nb莞儿眼皮都没抬一下,淡淡道:“后宫是父皇的,父皇爱住哪宫就住哪宫,本公主管不着。”

    &nb“可皇后娘娘哪儿?”

    &nb“母后是一国之后,应当明白的,她若还是不懂,以后会更伤,罢了,先让她自己想想。”

    &nb贴身婢女眸中闪过些什么,又道:“公主所言甚是,只是奴婢听说,今晚的皇后娘娘与往日不同,她……”

    &nb莞儿停住脚步,面上多了些凛冽,“母后怎么了?”

    &nb“今日与公主陪皇后娘娘时,奴婢曾方便,见……竟然见皇后娘娘身边的春晚袖子里藏了包药粉,那药粉曾无意掉在地上,恰巧被奴婢瞧见,后来春晚慌忙拾起。公主,这……主子如何本不该奴婢多嘴,但此事事关皇后娘娘安危,奴婢便不得不多言几句。公主,今晚上,公主还是将陛下请去见皇后娘娘吧!”

    &nb“你怀疑母后有轻生之意?”

    &nb“奴婢却又此意。”贴身婢女恭敬低头。

    &nb莞儿厉声道:“你什么脑子,不过是包药粉,竟想到母后轻生。父皇有妃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这么多年过去,母后什么时候不自尽,却在今日?你这脑子,被人利用当枪使了都不知道,罢,你若下次仍是如此,便别怪本公主不念旧情让你出宫。”

    &nb贴身婢女吓得两腿发软,直接跪在莞儿面前。

    &nb莞儿皱眉琢磨了会儿,又问道:“你并非鲁莽之人,母后宫中可还看到什么?”

    &nb贴身婢女想了想,道:“奴婢并无所见了,只是……奴婢曾听皇后宫中的宫女说,这段时间,皇后娘娘常默默垂泪。”

    &nb莞儿眉头皱得更紧。

    &nb她对贤王妃情深得很,她并不相信母后会轻生,但关心则乱,若真……她只得再向贴身婢女确定几次,然而贴身婢女说母后垂泪,她便不住想,会不会真起了那心思。

    &nb事关贤王妃的安危,莞儿不由不谨慎,细想间,引出很多事情。

    &nb比如,春晚忠心母后不假,但这人,若是被他人收买,从而刻意做出那举动给人看,目的让她去打扰父皇和慧妃,惹父皇不喜。

    &nb再有,若春晚被人收买,那说母后垂泪的那名宫女是否也被人收买了?

    &nb又比如,幕后那人做出的这些事情,目的真是让她惹父皇不喜?或者有别的其他目的?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