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八章孟玥负伤,知晓送药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nb陆舒轻声道:“你先去睡会儿,明天醒来时,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nb“你要干什么?”纳兰初急忙问道。睡觉?这么敏感的话题,可别对她动那心思。

    &nb正这么想着,脑袋却越来越晕。

    &nb桌上残留了饭菜,两人尚未收拾的碗筷,陆舒带了几分决绝的笑容,纳兰初发现,他竟早有预谋的在饭菜里下了药……

    &nb醒来时,她已回了恪王府。

    &nb屋中焦急万分的太医走来走去,仿佛遇上十万火急的事情,各太医面部都不轻松。

    &nb她怎么了?

    &nb陆舒趁她不注意饭菜中下药,然后她晕了……立马检查自己身上,发现并无欢爱后的痕迹,这才松了口气。同时也奇怪,自己身上无一处伤痕,那这些太医在她房间里着急做什么?

    &nb“母妃醒了。”惊喜声传来,她朝声音源头看去,孟天瑜边哭边朝她跑过来。

    &nb孟天昊和孟听凝也跟着过来。

    &nb“怎么哭得这么凶?”纳兰初轻轻擦拭他的泪水。

    &nb孟天瑜哭腔道:“父王……父王……”

    &nb想到焦急的太医,她心一突,顺着孟天瑜的手指瞧去,只见孟玥一脸苍白地躺在外间榻上,胸前全身血,嘴里似乎默念着什么,一名太医镇定地剪去他的衣襟,但额头上却满是汗水。

    &nb心里突然空了,来不及多想人已经冲到孟玥身前。

    &nb这样的情形有些熟悉,那一次在江南,他以为她被绑架,便掩护宋青突围救她,留下自己应付全部敌人,最后弄得一身伤来,让所有人都为他紧张不已。

    &nb那次的情况极其凶险,这次似乎并不比那次轻松。

    &nb一时间,泪如雨下。

    &nb顺着娇美的脸庞滴落在他胸前,混着鲜血,流入他的心。

    &nb“他怎么了?”

    &nb“回……回王妃,下官不知。听闻王爷抱您回来时已身负重伤,至于缘由,下官并不知道。”

    &nb孟天昊接过太医的话,道:“母妃,昨天父王离开王府前与昊儿说,他去原阳找你,方才回来浑身已是血,我们本想将他与母妃分开,父王却说……不能分,就算死,死前也要看你最后一眼。”

    &nb纳兰初苦笑,“死了还要留下让我看,这是存心让我一辈子都记着他死的模样,心存一辈子的阴影?”

    &nb太医面面相觑,不敢说话。孟天昊叹道:“母妃,或许这一次,父王会挺不过去,希望你能陪着他。”

    &nb她别过脸哭了几下,转头问太医,“要救活,希望多大?”

    &nb“下官医术不精,恐怕……恐怕……”

    &nb对象是恪王,太医并不敢将话说得太满,但这么说,已足够说明孟玥的情况凶险至极。

    &nb但不管如何,她要太医尽最大的努力,决不能放过一丝机会,纳兰初定了心,冷静道:“不管恪王的情况如何凶险,依照太后的性子,只要恪王死了,你们都要陪葬。听懂了?”

    &nb众太医一震,慢慢地下了头。

    &nb她一声厉喝,“听懂了吗?”

    &nb众太医齐声应道:“王妃放心。”

    &nb纳兰初擦干眼泪,眼睛却如断了线的风筝般控制不住。酸楚溢满双眼,指使另一波泪水。

    &nb她低下头,静静地听他低语什么。

    &nb“初儿……初儿……”

    &nb她捂住嘴巴,直接冲出了屋。

    &nb孟天瑜扯了扯孟天昊的衣袖,哭道:“哥哥,父王会不会死?”

    &nb孟天昊摸了摸他的头,柔声道:“不会的。”

    &nb“可是父王流了好多血。天瑜怕他永远醒不过来。”

    &nb孟听凝哄道:“天瑜放心,父王会一直陪着我们,看我们长大,我们要乖,不许在这里吵到父王。”

    &nb孟天昊带弟弟妹妹出屋,看着纳兰初依靠在假山旁的抽泣背影,弟弟手掌的柔软触在他心头,心倏地一动,突然问道:“天瑜,尚书学的事情,你是不是装的?”

    &nb孟天瑜自卑的低下头。

    &nb孟听凝想了想道:“哥哥,应当不会的吧,我们三兄妹感情都很好,他没理由装啊!”

    &nb“天瑜,告诉哥哥实话。”孟天昊只盯着孟天瑜的眼睛说道:“你在怕什么?或者说,教你装的那人在怕什么?”

    &nb孟天瑜睫毛一颤,摇头道:“哥哥不是的,天瑜没装。尚书学的那些东西好难,师傅也迂腐得紧,课堂无趣,天瑜老是出神,而且天瑜入学晚,比同龄的同学差劲很多。”

    &nb“是吗,你目前在尚书学接触的内容以前大多数已接触过,你会觉得好难?入学晚?你姐姐如今七岁,照说来,比同龄的孩子落下四五年的课程,她怎跟上学堂步伐的?”

    &nb孟天昊不依不饶,已隐隐有逼迫之意。

    &nb孟听凝也觉得奇怪,正如孟天昊所说,她都落下四五年了,这几个月勤能补拙也没落下多少啊,怎的到天瑜这里却?以前她想过这个问题,只是心里始终不敢相信弟弟这么小,竟已经存了防人之心,更让她不愿想的是,弟弟此举在防哥哥。毕竟,将来继承王府之位的人只有一个,但父王却有两个儿子。

    &nb孟天瑜小身子颤了颤,不敢看孟天昊的眼睛,使劲儿低头。

    &nb孟天昊轻叹一声,拉过弟弟的小手,柔声道:“天瑜,哥哥不会伤害你,你到底在怕什么?”

    &nb孟天瑜还是不说话,孟天昊继续道:“你如此,母妃很担心,若不是因为你,母妃何至于去庙里上香,又何至于遇上陆舒,不因为你,父王也不会……天瑜,瞒着我们真有意思?”

    &nb“不是的,不是的。”

    &nb孟天瑜急忙否认,似乎想到了什么,后决口不谈此事。

    &nb孟天昊定定地看了他会儿,手指擦干他脸上的泪水,轻声道:“你不说,哥哥也不逼你。刚才哭累了吧,你先下去休息,父王醒时哥哥叫你。”

    &nb孟天瑜使劲儿点头,带着几分慌乱逃离孟天昊。

    &nb“哥哥,天瑜他……”

    &nb孟天昊点头,“嗯,他在防着谁,或许那个人是我,或许不是。”

    &nb“他还这么小。”孟听凝不敢相信。

    &nb“但他有人教。”

    &nb“谁教他?”

    &nb“尚不明确。”

    &nb孟听凝愤愤道:“谁教啊,简直了,本来我们兄妹三人感情挺好的,闹这么一出,这……算什么事儿。不过,哥哥,若天瑜真是防你,你可不可以,不要记着他的不好,这肯定不是他的主意,定是受了奸人蛊惑。”

    &nb“嗯,哥哥知道。听凝放心,哥哥和天瑜永远是兄妹。”

    &nb孟天昊的面上闪过疲倦,他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在父王母妃身边的无忧无虑的孩子,也再没有与妹妹斗嘴的天真,他身上肩负的责任不轻,此次回京,才几个月,他已感到疲倦。

    &nb如今想来,那江南的五年,是多么幸福!

    &nb看着面露焦虑之色的听凝,孟天昊轻轻一笑,“听凝别担心,兄弟反目的戏码不会发生在我们家。”

    &nb“那教天瑜的那人,哥哥觉得是谁?”

    &nb孟天昊的目光渐渐移向了纳兰初的房间,此时,那房间里,是奄奄一息的孟玥。

    &nb黄昏时分,纳兰初亲自下厨为孩子做饭,孟听凝将孟天昊拖去不知做些什么,孟天瑜刚睡醒,一个人摸索到孟玥身边,守在一旁的太医见了他来,恭敬道:“三公子。”

    &nb“父王什么时候醒来?”他喏喏问。

    &nb太医道:“下官定尽力而为。”

    &nb“喔,母妃说你们若这么说,那可能救不活了。呜呜呜……父王……天瑜还要你抱,还想打你,呜呜……你一定要醒过来。”孟天瑜直接哭出声来。

    &nb太医有些手足无措,先是孟天瑜直说救不活,后道打恪王,真真是惊了又惊。

    &nb想说点什么表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话,却见孟天瑜摆手道:“你先出去,我要和父王待会儿。”

    &nb“这……”

    &nb“出去。”孟天瑜直接将案几上的茶杯扔向他,顿时额头血流如柱,太医慌了神,忙退出屋去。

    &nb只见孟天瑜瞧瞧地摸出屋查看一番,确定周围无人才回到孟玥身边。

    &nb哭得更厉害。

    &nb“父王,怎么办?哥哥已经察觉了,今天哥哥问天瑜是不是,天瑜否认了,可是哥哥那么聪明,天瑜快瞒不住……呜呜呜,你快醒醒吧,教教天瑜怎么做,呜呜……怎么办?父王是不是要死了,天瑜舍不得你。呜呜呜……”

    &nb他轻轻摇孟玥的身体,愈来愈激动,孟玥闷哼一声,脸颊更是苍白。

    &nb纳兰初忙冲进来将孟天瑜拉开,声音微重了些,“你干什么,父王有伤,不能摇他。”

    &nb孟天瑜愣了眼睛,母妃这么快便冲进来,随后哥哥和姐姐也进来了,那他刚才说的话……不知被她们听见了多少,瞬间慌了神,无措得紧。

    &nb这几个月来,母妃为了他在尚书学的事情操劳了不知多少,这下被母妃知道自己瞒了她,不知道母妃还会不会喜欢他。

    &nb他不敢看母妃的眼睛,只低头默默流泪,连哭声都不敢发出。

    &nb孟听凝看了眼孟天昊,心道哥哥果真料事如神。再看向天瑜时,眼睛里多了丝探究。

    &nb纳兰初定眼看向天瑜,末了,淡淡道:“说罢,怎么回事?装?为何装?这么听你父王的话,枉顾母妃的担忧?天瑜,你真让母妃开了眼。”

    &nb“母妃,不是的,天瑜不是存心瞒着你。”孟天瑜慌忙道。

    &nb“那是为何?”

    &nb“天瑜也不知道,父王说是为以后做准备,天瑜不知父王在准备什么。父王叫天瑜装,天瑜就答应了。”

    &nb“喔?这么听你父王的话,那以后你便跟着你父王,别叫我母妃,我当不起。”纳兰初沉痛别过脸。真是人不可貌相,原以为小的最省心,竟没想到还和她开了这么大个玩笑。

    &nb必须要教训一番,否则骗成了习惯,长大了还得了!

    &nb孟天瑜啼哭不止,纳兰初不再理他,直接出屋。

    &nb孟天昊叹一声,“天瑜,这件事情,你不该瞒着母妃,这几个月来母妃为你操劳你也看在眼里,以后可不许这样了。”

    &nb“哥哥,天瑜不是故意的。”孟天瑜哭腔道。

    &nb“嗯,哥哥知道。”

    &nb孟天瑜擦干眼泪正色道:“哥哥不怪天瑜吗?”

    &nb孟天昊疼惜道:“你永远是哥哥的弟弟,每个人都有秘密,高兴的沉重的都有,你有秘密不奇怪,若是方便,可与哥哥分享,若不方便,只望你好就行。”

    &nb孟天瑜很是动容,抱着孟天昊久久不松手。

    &nb孟天昊来了厨房,走到纳兰初身后,轻声道:“母妃别生天瑜的气,他还小,很多事情想不过来,给他点教训便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