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快把金子叫出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靖安皇宫的一角,两名身穿宫女服的女子鬼鬼祟祟,扶着一位喝醉的女子进了一间房间。

    被扶着的女子身穿紫衣华服,两眼紧闭,酒意正浓的她两颊微显出酡红之色。

    将女子放在床上后,那丫鬟似乎有些犹豫,拉着正要离开的女子的衣袖道:“小姐,若是此事败露……”

    被叫做小姐的人看了一眼床上女子,轻蔑说道:“不用担心,恪王妃醉酒不省人事,我们扶王妃到殿中休息,是为王妃着想,不会有人敢说我们的不是。即便此事真败露了,她一个不受宠的恪王妃,又能翻起什么风浪?”

    听了小姐的话,那丫鬟安心了许多,正要离开,不防被床上女子拉住了手。

    丫鬟一惊,企图甩开,却发现这床上女子力气大得惊人。

    随后,两名女子皆是一震。因为这时候,床上女子发出了一声本不应该发出的声音。

    “天网恢恢,别做无谓的抵抗。”

    两位女子齐齐回头,却见到了一双冷冽的眼眸。

    床上醉酒的女子正是刚才两人说的恪王妃——纳兰初。

    纳兰初早些年以美貌闻名京城,因方才醉酒,她的脸上带着一丝不正常的酡红,看起来更是摄人心魂。

    纳兰初缓缓地撑起身子,伸手揉揉额头,一双丹凤眼缓缓地扫过眼前的两人。

    做了五年的警察,她刚刚端掉毒贩的老巢,那毒贩头子私藏了一批纯金,意识到他逃脱不了后,就将那批纯金让两名下属带走。

    她虽然没有见过毒贩头子的那两名下属,但通过以前发现的线索,也还是一路追那两名属下,追到了一座明星拍戏的电视城。

    只是后来不知怎么的,一时不防被人打晕了。

    不过上天有眼,逃不掉的始终逃不掉。

    这两名子女,就是她要抓的人。

    瞧见这两名女子穿着拍古装戏的衣服,又见这两人眼中的惊愕,纳兰初心中冷笑,以为换了身皮她就发现不了吗,真是可笑,她纳兰初出手,还从来没有失败过。

    惊愕之后,那小姐、也就是傅蝉儿皱起了眉头。心中疑惑纳兰初既然已经醉酒睡去,却为何她的眼睛不但不迷糊,反而还那么锐利,仿佛一眼就能看穿她的内心的真实想法。

    恪王今日凯旋回朝,皇上设了酒宴为恪王接风洗尘。因为路途中的一些事情,方才她与纳兰初离开宴席的时候恪王并没有回来。也就是说恪王一年都没有见到纳兰初,如果恪王回来后,纳兰初久久没有回到宴席上,那么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恪王必定会出来寻找恪王妃,届时她再略施小计,与恪王生米煮成熟饭后,恪王必定会纳她为平王妃。

    虽说平王妃的身份比不上纳兰初的正妃身份,但只要她进了恪王府,来日方长,她有把握让恪王废了纳兰初这个蠢女人。

    只是,本是天衣无缝的计划,却不料纳兰初突然醒来。

    那清醒的眸子,哪还有一丝醉意?

    想到今日目的,傅蝉儿强忍着内心的慌乱与恼意,刻意不动声色地对纳兰初道:“适才恪王妃醉酒,蝉儿便自作主张送恪王妃来此休息,不料王妃这么快就酒醒了。”

    另一名女子也连连点头。

    恪王妃?还给她胡乱造了个身份。

    纳兰初心中冷笑,为了逃跑,这两人还真是够拼!

    纳兰初冷冷地看着这两名宫女,反正她们两个逃不了,就听听她们两个要怎么胡扯。

    “酒宴与此处相隔甚远,不若恪王妃在此歇会儿,蝉儿现下去更衣,过会子和王妃一块去酒宴如何?”

    傅蝉儿心里没底,却碍于纳兰初的身份,只得硬着头皮恭敬的说道。算算时间恪王快要来了,不离开纳兰初,她怎么完成她的计划。

    听着傅蝉儿满口的甄嬛体,纳兰初仍旧不语,一双睿眼似要将这两宫女的内心剖开。

    这样的眼神,让傅蝉儿心中的慌乱盖过了恼怒,她从来没有在纳兰初的眼睛里看到这样的眼神,在她的印象里,纳兰初看似心机深沉,而实则不过是个蠢货。

    纳兰初的反应傅蝉儿没有意料到,这个场景让她越来越发慌,她暗自拉了拉丫鬟的袖子,对纳兰初说道:“恪王妃若是无事,蝉儿便先下去了。”

    说罢,便要起步离开。

    纳兰初岂会让她们走。那批纯金若是弄不到手,岂不是白费力气端了毒贩老巢?

    纳兰初快速从床上跳下来,却不知为何,她竟感觉有些吃不消。

    真是奇怪,她在这几年的警花生涯中,什么大幅度的动作没有做过,只是现在,为什么她竟感觉到了吃不消?

    此时的处境容不得她多想,那批纯金才是最重要的,纳兰初快速穿过她们,挡住这两个女人的去路。

    嘴角微勾,“怎么?不演戏了,这就想走了?”

    女子高傲地挑挑眉,似自信,又似狂妄。

    那丫鬟以为事情败露,颤抖着声音说:“恪王妃饶命……”

    “胡说什么。”傅蝉儿连忙厉声打断她的话,立刻强扯出丝笑容,对纳兰初说道:“王妃说笑了,蝉儿怎么会是在演戏。”

    纳兰初微微皱眉,她都把话挑开了说,为什么这两个女人还要演戏?

    刚才她初略地看了一下,房间里并没有摄像头,既然没有摄像头,那么这就说明了此时不是在拍戏。

    难道,是有人在暗中看?

    纳兰初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房间的动静,要是真有人在暗中看,那么这人是敌是友?

    随后,纳兰初心中一舒,不管暗中之人是敌是友,就算是敌人,她也有办法将那批纯金带走。

    “我没工夫陪你玩,识相的话就把金子给我,否则有你好看?”

    纳兰初微眯起眼睛,一步一步的逼近傅蝉儿,傅蝉儿身子微微颤动,几步之间,便被逼到了房间柱头上。

    “恪王妃说的为何蝉儿听不懂呢?什么金子?”傅蝉儿疑惑说道,同时心里在想,纳兰初不依不饶,莫不是计划已经败露?

    还在装蒜,真当她纳兰初好欺负吗?

    纳兰初眼里寒光一闪,掐住傅蝉儿的脖子道:“你会不知道金子是什么,别跟我耍花样,否则,我杀了你。”

    傅蝉儿确实听不懂纳兰初口中说的金子是什么,但却从纳兰初的这句话中,以为纳兰初已经决定与她撕破脸皮。

    既然已经撕破脸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