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0.160.爹地,我是不会让坏人将妈咪骗走的(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陆予笙冷冷的看她一眼,“那你倒是说说你身体是什么情况?”

    “我……”顾依念张嘴,刚准备说自己怀孕时没有好好安胎,生产完又抑郁寡欢导致身体变差。(看最新章节请到:文學樓www.wenxue6.com)可是望着陆予笙眼神里的探究,她突然闭上嘴巴。

    冷哼了声才轻声又坚定的说,“跟你没有关系。”

    说着就要起身,却被陆予笙再次按在椅子上,她刚想开口骂人了,谁知陆宝宝也跟着凑热闹,拉着她的手不让她走,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她,“妈咪,你就检查一下嘛,不然宝宝会担心的……”

    顿了顿,他眨眨眼,“而且如果妈咪身体真的不好,我会经常去妈咪家里陪你的哦~”

    “真的?”顾依念眼眸一闪,忽然计上心来,眯着眼睛试探性的问,“那妈咪真的生病了,你也会待在我身边照顾我的吧?偿”

    “当然!”陆宝宝拍拍自己的胸脯保证,“那样我会更离不开妈咪的~”

    “那就检查吧。”顾依念此刻脑子想的都是星期一法庭上陆宝宝会不会因为她生病而选择在她身边陪伴她,让她弥补这三年来未尽到母爱的缺失。

    伸出手放在听诊台上。

    年迈的医生似模似样的给她号脉,又观察了下她的脸色,最后得出结论道,“体弱,气虚,需要静养。”

    至于原因,和顾依念在国外检查时医生说法一致。是怀孕和坐月子时吃的亏所致。

    陆予笙神色凝重的听完医生的话,又问了治疗方法。

    医生说,除了静养,没有其他方法。

    最后开了几份中药方子给她。

    从医院出来,陆宝宝也不要她抱,也拒绝了陆予笙想要抱他的想法,安安静静的牵着顾依念的手,乖巧听话的像极了会陪伴她的模样。

    顾依念心底生出一份安稳,如果由于陆宝宝的心疼而让他情感的天平朝她倾斜,她不介意再装的可怜一点。

    刚下台阶,熟悉的银白色车辆稳稳的停在她的面前。

    看在等在车前的叶北城时顾依念有些怔忪,她刚刚发短信不是说叫顾名深过来接她吗……

    叶北城高大的身影已经朝她走来,英俊脸上挂着温和的笑,礼貌性的朝陆予笙点头致意后,一手揽着她的肩膀,看着她有些虚白的脸关心的问,“你怎么了?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

    “嗯……”顾依念点头,然后又迅速摇头,“没事,就是有点累而已,休息下就好了。”

    站在一旁的陆予笙目光望向男人放在顾依念身上的手,投过去的眼眸讳莫如深。

    陆宝宝及时拉住顾依念的手,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妈咪,我们跟爹地回家好不好?”

    顾依念蹲下身,耐心的跟他说,“宝宝,我们不是说好这两天去妈咪家里住吗?今天妈咪陪宝宝玩累了,宝宝是不是也要陪妈咪好好休息?”

    叶北城不着痕迹的收回手,低头望了眼拽着顾依念不放的陆宝宝一眼,初看时觉得这小东西只是单纯的不喜欢他,现在看来,他不光不喜欢他,并且很聪明的想办法不让他接触顾依念。

    是个人小鬼大的孩子,不讨厌。甚至喜欢。

    如果星期一的官司打赢的话,他也会好好对待这个孩子。

    如果官司输了,为了不让顾依念伤心,他可以让顾依念早点怀他的孩子。

    无论是怎样的结果,他都不会是输家。

    陆予笙原本看向顾依念和陆宝宝说话的眼神不自觉的落在叶北城的身上,待看清男人眼中那抹自信的笃定之后,心底的那股不郁越来越深。

    面上却不动声色,姑且让他得意几天。

    谁输谁赢,法庭上自然见分晓!

    顾依念劝了几句,陆宝宝刚刚升起的想要诱.拐妈咪跟爹地回家的心思有些动摇了,点点头,听话的答应她回顾家。

    顾依念松口气,连忙抱起陆宝宝,也不跟陆予笙打招呼,直接往叶北城的车子边走。

    叶北城给她打开车门,顾依念抱着陆宝宝坐上车。

    陆宝宝从窗户边探过头跟陆予笙打招呼,“爹地,我走了哦~你放心,我是不会让坏人将妈咪骗走的~”

    儿子的童言稚语让陆予笙绷着的脸缓和,他勾唇笑了下,“去吧,听妈咪的话。”

    车子从他面前一闪而过,顾依念不客气的捏了捏陆宝宝的脸,“宝宝,这话谁教你的?是你爹地吗?”

    话里话外透着不满,陆宝宝生怕妈咪对爹地印象不好,连忙解释说,“妈咪不要误会哦,这话确实是爹地教我的,妈咪还没有回来的时候,爹地就经常跟我说,以后我长大了要跟爹地一样保护妈咪,不能让妈咪再被坏人骗走了……”

    顾依念一时间有些惊讶,原本以为陆宝宝说的坏人是指叶北城,看样子是她曲解了他的意思。

    而陆予笙是这样教陆宝宝的吗?

    让他们两人保护她?

    在她最该需要他保护的时候他不在,现在她身边已经有人保护他了,他说这样的话是不是已经迟了呢?

    顾依念兀自陷入沉思,没发现叶北城在听见他们的谈话后,原本温和的脸色沉了下来。

    在外面玩了一天后,第二天陆宝宝安安分分的待在顾家玩,真正做到陪着顾依念,顾依念抓紧时间和他培养感情,不能出去玩,便和他一起在家庭影院看些小电影,跟他聊一些有趣的话。

    就连每天忙到很晚才回家的顾名深也抽出一天时间,在家陪着他,希望这个外甥也能对他有好感,不排斥这个家。

    最高兴的当属顾苒苒了,难得顾名深全天时间在家,她也高高兴兴的跟陆宝宝腻在一起,然后安安静静的看着顾名深或办公,或一改以往的严肃陪着陆宝宝玩耍。

    她觉得自己就是个缺爱的孩子,顾名深虽然是她的养父,可是陪她的时间少之又少,能像今天这样安安静静的待在她身边陪着她的时间几乎没有,虽然是沾了陆宝宝的光,但是她心里也是无比高兴的。

    看顾依念也顺眼多了,倒是真心希望陆宝宝能留在顾家,这样顾名深也许能抽出更多的时间在家陪陆宝宝,顺便也陪陪她吧……

    两天的时间很快过去,顾依念提前给陆宝宝请好假。也提前一天晚上告诉他今天会面临什么事情。

    顾名深的车里,面对即将针锋相对的场面,顾依念的心里不是不紧张的,怕事情闹大,会被残忍的掀开以前的过往,也怕在法官询问的时候,陆宝宝选择陆予笙。

    忍不住还是捏捏陆宝宝的手,“宝宝,待会如果法官叔叔问你以后想跟谁一起生活,你会选妈咪吗?”

    顾依念心里多少有些忐忑,昨天晚上问他的时候,他都保持沉默,虽然没有生气,或者激动的劝她跟陆予笙在一起,但是他太过安静,安静到让顾依念心里越发没底。

    陆宝宝坐在她怀里,嘴巴紧抿着,就在顾依念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转过身子,很认真的眼神看着她,“妈咪,我就没有第三种选择吗?我想和爹地妈咪一起生活。”

    “可是……妈咪不想和爹地一起生活啊……”顾依念耐心的解释。

    “……”陆宝宝再次沉默了。

    顾依念有些担心的看了顾名深一眼,“哥,我好担心……”

    顾名深却拍拍她的肩膀,“别担心,一切有我。”

    顾依念点头,此时此刻她除了面对,别无他法。

    更何况她已经想明白了,即使这场官司输了,那就输了吧。

    陆予笙对陆宝宝那么好,跟他在一起生活应该会受到很好的教育和感情给予。

    即使陆予笙以后真的会给陆宝宝找后妈,也必定会严守把关的。

    若是那个后妈对陆宝宝不好,她还可以继续打官司争取抚养权。

    而她,也许就会在江城定居了吧,即使不能亲自抚养陆宝宝,但是该给他的关心和爱她会一分不少的给他。

    想明白这些顾依念不由得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官司都还没有打,她就已经先认输了吗?

    不由得将陆宝宝抱紧了些,希望她的宝宝能给她一次惊喜吧。

    半个小时的车程到达目的地,因为提前做过保密工作,所以一路走进法院并没有见到记者之类的人物,反而增加了许多安保人员。

    顾依念抱着陆宝宝,跟在顾名深身后,刚走到门口就和从另一侧过来的陆予笙碰面。

    顾依念本不想理他,但是怀里的小东西却猛的从她怀里挣扎出去,扑进陆予笙的怀里,十分想念的叫道,“爹地~”

    陆予笙弯腰将他抱起来,沉稳的目光看向顾依念之后,移到顾名深脸色,谈笑风生的模样压根就不像是即将在法庭上针锋相对的模样,“顾总,好久不见。”

    顾名深冷笑着扯了扯衣襟,不客气的回,“我跟陆总并不熟悉,何来好久未见一说?”

    说着转身就往里走,顾依念也顾不上陆宝宝了,跟着顾名深后面进去。

    叶北城比他们去的还早,正在旁听席上等着他们。

    即将开庭的前一刻,陆予笙和顾依念分别站在了被告席和原告席。

    当法官宣布开庭的时候,顾依念心里还有些恍惚,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一天能站在这个位置,而对方还是曾经对她百依百顺、却又间接给她带来巨大伤害的男人。

    眼神不由得向陆予笙的方向看去,却见陆予笙的目光早就落在她的脸上,视线专注而……温暖。

    那样子压根就不是将她当做原告,就像是情人间的注视。

    顾依念脸上莫名有些尴尬,慌忙收回视线后再也不敢看他。

    难道对于她将他告上法庭的事情,他并不感到生气或者愤怒吗?

    亦或是对于这场官司,他早已胜券在握?

    想起刚刚陆宝宝并未答应她选择和她生活的事情,心里难免有些失落。

    转头却对上顾名深的目光,似在鼓励她别怕,一旁的叶北城也对她露出温和而包容的笑,顾依念纠结的心瞬间回落,也许这场官司根本就没有输赢。

    陆宝宝跟着谁都会得到最好的对待。

    随即放下心来。

    也没有心思继续考虑别的事情。

    因为律师的问题接踵而来。

    先是陆予笙请的律师问她,“顾小姐,据我所知,陆宝宝长达三年的时间都跟在父亲身边生活,并且相处融洽,并没有任何不和谐的因素,在陆总身边,陆宝宝不仅能得到更多的关爱,更能接受更好的物质生活和良好的教育,请问你为什么非要争取陆宝宝的抚养权,让陆宝宝重新接受你的另一个家庭?”

    “因为……”顾依念深吸一口气,说出了顾名深事先教她说的话,“因为我在怀孕期间没有得到很好的护理,生产之后因为和孩子分离而精神抑郁,导致身体变差,医生说我以后不会再有生育的机会,我曾经尝试过喝药调理身体,却还是得到一个残酷的结果。所以我觉得我有必要要回我唯一的孩子。并且我们顾家也能带给陆宝宝更好的生活还有教育。”

    顾依念说话期间,就有人将一份医生检查单放在法官的面前。

    那是顾名深给她弄来的一份假的报告单,上面的结果是她已经失去生育的功能。

    而这一条是争夺抚养权的利器,也是顾名深请的律师兵行险招,只要陆予笙那边拿不出更有力的说辞,那么这场官司必胜。

    可是顾依念认为自己这边并不会留给陆予笙任何把柄,首先她对陆宝宝的爱那是毋庸置疑的,顾家的家世也比陆家差不了多少。

    当这一问题一说完,顾名深请的律师立刻站起来向法官汇报道,“法官大人,关于我方原告刚刚说的话里还有一些主观问题并没有详细的说出来,比如关于原告为什么在怀孕期间没有得到很好的护理,还有为什么会生完孩子之后硬生生的被逼着和陆宝宝分离。对于这点,我希望问原告几个问题,希望法官大人准许。”

    法官点头之后,律师看着陆予笙问,“陆先生,请问顾小姐怀孕期间为什么没有得到很好的护理?而当时作为丈夫的你又在做些什么?”

    “当时……”陆予笙望着顾依念的方向,“我和家里发生分歧,我母亲单方面希望我娶别的女人,我不同意她就将念念带到不知名的地方,而我当时……正在千方百计的寻找她。”

    “关于没有保护好自己妻子这一点,陆先生应该不会否认吧?”律师反问。

    “不会。对于这点,我感到深深的自责,并且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陆予笙语气坚定的说。

    律师却没有理会他说出的最后一点,转头对着法官称述,“依照被告人所说的事实,我们有权怀疑若是陆先生再与家里发生分歧,陆先生的家人有可能还会将毒手伸到他身边的人,以前是作为妻子的原告,将来或许就是陆宝宝。所以我方认为陆宝宝跟在母亲身边更为妥当,因为原告的家人都是百分之百的接受陆宝宝的存在,并且都不会伤害到她。”

    “这一点,我并不赞同!”陆予笙请的律师立刻反驳道,“法官大人,原告律师拿一个不可能的事情来得出如此结论实在太过荒谬。人人都可能会犯错,被告也许一时保护不力,让原告受到过伤害,但鉴于伤害原告的并不是被告,所以这并不是直接伤害。并且被告也保证以后都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单看这三年来陆宝宝安全健康的成长就可以说明陆先生的用心和决心。并且据我所知,陆先生已经因为顾小姐的原因正式和家人决裂。请问陆先生,是不是有这回事?”

    “对。”陆予笙简短有力的回答。

    顾依念听得有些失神,在国外的时候不是听说他是因为股权争夺所以和家人决裂吗?

    难道是为了她?

    在她失神期间,那律师又继续说,“所以原告律师将过错全部推到被告身上的说辞明显的强词夺理,希望法官大人慎重考虑。”

    两方律师针锋相对中,顾依念又被提问了好几个问题,顾依念都一一作答。

    轮到陆宝宝上场的时刻,顾依念感觉自己的心都揪了起来。

    当法官问及他愿意跟着母亲还是夫妻时,陆宝宝看看陆予笙又看看顾依念,嘴巴张着似乎很难抉择的样子。

    这场景和梦中何其相似?

    可是梦中陆宝宝选择的是陆予笙啊……

    顾依念的心都提了起来,忍不住喊道,“宝宝!记得你答应过要陪着妈咪的吗?”

    陆宝宝点点头,“记得。”

    顾依念心里一喜,“那你告诉法官叔叔你会选择谁?”

    陆宝宝眯着眼睛看着她,“我要和爹地、妈咪在一起!因为爹地妈咪并没有离婚!”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