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129 新的一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所以,这是一起‘天女坠落’的衍生事件,大量居民被控制是由于对方使用了异常强大的法术。”

    在经过长时间以及高强度的战斗之后,参战的冥捕和游侠们回到冥都后确认情况已经得到控制之后纷纷休息去了,但卫伊显然没那么轻松,刚过午时就不得不起床向任奎署长做情况汇报。

    虽然依常理来说宽限一段时间也没问题,但在某个驿报记者“如果得不到详细情报就以目前掌握的资料和猜测来进行报道”的威胁下,只好强打精神将这一天来的经历尽可能简短地描述一番。

    “嗯哼……”李妙对于卫伊的总结不置可否,她收起手上刚刚近乎一字不落记下来的面板,转向任奎:“这就是冥捕的官方态度喽?”

    “我知道你想写一些冥捕冥卫等机构如何‘不作为’,多么‘不可靠’的报道,但这次还是放弃为好,”任奎翻着卫伊递交的报告,随手向上指了指:“毕竟这次动静不小,可能会惊动某些大人物。”

    “哼哼,幽冥驿报创刊这些年可不是靠捕风捉影胡编乱造立足的,我们自然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李妙拍拍裙子站起来,瞄了卫伊一眼:“不过,你们从清理个放逐渊就狼狈不堪成长到现在的地步,还是挺让我刮目相看的。”

    “呃,谢谢?”莫名被表扬了的卫伊一头雾水,目送对方离开后转向自家署长。

    “如果我是你,现在就会去把自己打扮的英俊些,”任奎随手把任务报告收进文件柜:“看来那丫头准备在自己的报道里把解决事件的大功全都推到你们身上。”

    “啊?好吧……”卫伊挠挠头。

    ……完全看不出来……莫非署长也曾经有这种待遇?……

    ————

    “小亚,这些工作没那么急,去休息吧。”

    代理阎王的居所中,身着便服的黎司老爷子正在处理因为最近的事件而造成不小麻烦的各种报告,一抬眼看到来帮自己的孙女正在脑袋一点一点的打瞌睡,于是出言道。

    “我没事。”黎亚朝爷爷露出一个微笑,然后放下手里的文件去拿下一份,如果她拿的不是已经处理过的报告的话,之前那句话还算有说服力。

    “啊。”发现自己乌龙的蓝发少女悄悄把它放了回去,正准备再取一份待处理的,却发现整摞文件被黎司老先生给按住了。

    “遇到了什么?”老先生用睿智的目光注视着她:“平时这种情况,你会来劝我休息而不是帮我。”

    “……”黎亚默默抽回了手,低头不语。

    “听说你们再次遇到了小严?莫非他又说了什么?”代理阎王猜测道。

    “您知道吗?”黎亚低声说道。

    “什么?”黎司听出了不同寻常的味道,于是问。

    “我是个幻觉这件事。”蓝发少女低着头不敢看老先生的反应。

    “当然知道,”女冥捕听到自己爷爷的语调没有一丝起伏:“我以为你会很久以后才告诉我。”

    “我……”黎亚似乎没有听到回应:“我最近才知道,冥界的历史被重置了许多次,每次都以我们之前的行动失败为终点——所以说我从来没有来得及跟您谈过这件事,因为我害怕。”

    “行动署的同事毕竟相处不算太久,他们发现之后也表示理解,可您,”黎亚飞快地继续说道:“我害怕您发现从小养大的孙女根本不存在的时候,不知道会多伤心,我原以为时间还很长可以慢慢找机会说,但经过这起‘天女坠落’事件,却发觉自己可能会因为意外忽然消失,所以决定还是先告诉您真相,这样即使以后有什么意外也不会太……”

    “语无伦次了。”黎司老先生把手放在黎亚头上,制止了她继续说下去。

    “如果某种熟悉的存在消失了,”他说道:“会为此感到伤心的人不可能因为知道它的本质究竟是什么而好过多少。”

    “可……”黎亚似乎想说什么。

    “作为阎王,即使是代理的,也有相应的权柄,当初我对你出现在我面前这件事本身就惊奇了很久——或许你不记得。”老先生揉揉孙女的脑袋:“我原本应该早些告诉你这件事,但就像你一样不知该如何开口,以至于你从别的地方了解了些似是而非的东西。你不是自己想的幻觉、幻术之类,你是——冥都【来世】本身。”

    “……”黎亚目瞪口呆,一时什么也说不出来。

    “呵呵,看来你还不知道,”黎司老先生露出一个促狭的笑意:“只了解了半吊子的情报就找我来‘坦白’?”

    “那个……您是说……”黎亚惊奇地四下打量,看看天又看看地,最后面对中心区那柄巨剑的方向,露出牙疼的表情。

    “虽然不知道你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但它是错的。”黎司笑了:“冥都重建工作开始不久,看上去不到十岁的你就出现在双子阎王面前,她们随即就将你转交给了我。”

    “除了无法离开冥界之外,和普通的孩子没有什么区别,随着冥都逐步扩大你也同步成长,”老先生收回手:“有时候处理日常工作时看着它们反馈到你身上的对应现象还是挺有趣的。”

    “这么说我更类似器灵而非幻象?”黎亚抬起双手看着它们,握紧又松。

    “严格来说都不是,”黎司抄起手看向窗外:“冥都居住着众多居民,因此也能调动相当庞大的灵力,火系灵力可以模拟出体温,土系灵力可以模拟出体重,风系灵力可以模拟出与外界的接触,雷系灵力则使外界可以看到你,水系灵力则转化你获得的东西为己用,当然实际上要复杂很多,虽然表现出‘拥有自我’这一点也是灵力模拟的,但以一个老判官外加代理阎王的眼光来看,它确实存在。”

    “呃……”原本想要交代,但反而被新的情报弄晕,黎亚一脸迷茫不知该说什么。

    “这种法术就是类似的原理,也因此只有冥都的官员可用,”黎司老先生在手上汇聚出一蓬彩色碎片,然后将它凝结成一支笔:“而你从小就有这种能力,如果将它扩展,你甚至可以不同程度地改变自己。”

    “啊……我正是从它发现自己……”黎亚点头。

    “不过说起来,如果卫家小子想要追求你的话可能有点麻烦,毕竟脸红心跳什么的反应都得自己主动模拟,一座城可不知道什么是爱。”代理阎王忽然把话题拐到了奇怪的方向,但成功把黎亚的思考模式从哲学变成了日常:“至于成亲——”

    “爷爷!!”

    ————

    “爷爷等下,我这里的工作还没结束……啊!是六六!”

    冥捕特别行动署据点地下室,黑漆漆胖乎乎好像大茶壶一般的联络终端主机旁边的地面上,正亮着一片淡蓝色的圆形荧光,而身上有着许多飘带和翅膀装饰的陆瑶正漂浮在那里。

    光圈的另一端,是一个脸上带着巨大护目镜的红衣女孩,身形有些虚幻还带着点点蓝芒,正提着一只打开的箱子在修理着什么,她在圆环内出现后第一时间回头抱怨,然后语调转为惊喜,下一瞬间就欢呼着扑了过来。

    啪叽,女孩的影像直接穿过陆瑶摔趴在地。

    “呜呜呜……怎么是幻象……”她捂着鼻子坐了起来,呆呆地看着陆瑶:“六六你太过分了。”

    “……不要因为自己小名叫七七就给所有人带上数字。”陆瑶稍微飘远了一些让对方看清楚自己的装束:“恢复记忆就立刻联系你,还记得么?”

    “哇,好漂亮,什么时候来京城让我摸摸?”七七的幻象绕着小天女转了一圈,试图上手但穿了过去。

    “你打算一直用这个人格说话么?”陆瑶偏偏脑袋,抬起手作势要切断什么。

    “再说一次,我不是双重人格,”影像蓝光闪烁,原本小女孩身姿的七七飞快地变得高挑,原本像是孩童服饰的红衣也变成了符合身材的工装裙,最终成为少女姿态的沈欺霜抬手摘下了额前的护目镜:“只不过相差七年的记忆和形态因为第二次冲击而混淆了而已。”

    “是啊,命运线打了个结还缠得乱七八糟的。”陆瑶面无表情的接道。

    “这么说你身为‘织命天女’的记忆和能力已经恢复?”沈欺霜的幻象绕着陆瑶又转了一圈:“知道我这个状态要怎么解决了?”

    “一团乱麻。”陆瑶借着正处于灵网连线状态的优势,在空中幻化出一卷缠得乱七八糟的线球:“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完全分开,各论各的,举例来说,沈爷爷将会有两个孙女。”

    “隐患?”沈欺霜听出了言外之意,挑挑眉。

    “隐患就是,只有一个的东西没法分,比如应该叫它‘花朵’还是‘三色堇’?”陆瑶指指沈欺霜身后的银白箱子:“还有就是——”

    “七七你在——”随着砰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人撞了进来,但因为没有身处联络区域,陆瑶只能看到少女回头而看不到来人。

    “啊哈哈……欺霜你在啊,你先忙,我等会再来。”男子的声音匆忙远去。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