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54|第154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nb告白这种事情,小黑自己也知道不可操之过急。但气氛正好的时候,大脑已不再能是他的主宰,他那颗跳的乱七八糟的心脏怂恿着他:“告白啊!告白啊!他答应了就是你的了!”

    &nb直到下了机甲之前,两人都没怎么再说过话,白术明显对他多了一些闪躲,也不敢直接看他。——对于白术来讲,白祁他当了千百年的大哥,是他认定的亲人,所以当白祁和他告白的时候他是近乎三观崩溃的;但小黑是他好友,且这次的告白真诚的他不得不相信那人是真的对他产生了情感。——他也只好认真以对。

    &nb小黑操控着天网,入境的时候直接放行,一路畅通无阻。

    &nb两人火速飞往那处火山口,于最高点降落。这是一口还在汩汩的冒着岩浆的活火山,帝国在这里放置了许多的无人机甲以作监视防护——但这些钢兵铁甲,在小黑的面前无一不顺服了起来。——若真的是军方他们还会有所顾虑......感谢这未来的顶尖科技!

    &nb白术把那颗蛋丢了下去。

    &nb两人都无意在这个世界多待,自然是想速战速决。等到阿乱从火中出来,他们便立刻接了傻鱼往返。

    &nb火山口的风吹的衣角猎猎作响。两人被灼的都有些热。小黑松了松领口:“就这么丢下去......不会烧死吧......”

    &nb“不会。”虽然肯定的说着,但白术还是略微皱起了眉,“......怎么还没出来?”

    &nb小黑侧头望他:“一般要多久出来?”

    &nb“...听以前的凤凰族老人说过......应该没有这么久。”说着,他端出太古琴来严阵以待,但心中又不确定,只好肃然的等待着。

    &nb火口的岩浆翻滚着,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那颗蛋整个被淹没,半点踪迹也无。

    &nb看的人心里没个着落,慌慌的。

    &nb“......土...不会又是石魔的陷阱吧。”小黑眉头紧锁,都是被那诡计多端的石魔给搅和怕了!

    &nb“难说。”白术严肃的盯着眼前的火山口,“有可能他也知道阿乱的情况,躲在岩浆的泥块里,准备来个守株待兔。”

    &nb“那怎么办?”

    &nb“无事。”白术镇定的五指架到琴上,“只要阿乱还是个蛋,石魔就拿它没办法。——他要出手的话,必然会在阿乱重生的那一刹那动手。我们只要严阵以待就好了。——别担心,阿乱虽然是颗蛋,但也是有自我意识的。如果石魔的威胁太大,他不会现在进阶。”

    &nb——如果不是阿乱那蛋不能强制被动打开,石魔早就带着那蛋、扔进火山口了!

    &nb“石魔,在的话听着!”白术高喊,“我先表明一个态度!——我们不是一定要对你赶尽杀绝。你上次追杀我事在时空夹缝中我已系数奉还了!如今你弱我强,只要你不再继续与我为敌,往日恩怨一笔勾销如何?”

    &nb小黑不赞同的眯起眼:“你要和解?”

    &nb白术继续说着,手指却一直架在琴上从未放松:“石魔!你我恩怨究其根源不过是那场神魔大战。都说了是各位其主的事!如果你对战败一事还这么耿耿于怀的话,大可去那里宣扬我已败倒你手!——只要你从今往后不再找我麻烦,我也保证不出我那世界半步!从此神魔两界、再也没我白术的身影!历史如何敬请你去书写!”

    &nb“哼!”岩浆里传出石魔的声音,熟悉的阴郁森森,“小战神讲的轻巧......”

    &nb他话音未落,一道锋刃的音波攻击便电光火石般照脸袭来!紧接而上的是更多的音刃!——一股泥浆飞升而上,火速从岩浆中分离,在空中凝成一个阴沉的男人模样:“阴险!”

    &nb“......”白术被这句理直气壮的‘阴险’给击得差点闪了腰!“...他还好意思说别人阴险...”他忍不住小声吐槽着,手中攻击却一刻不停,一边说道,“...石魔,我说的那些可都是真的!——如果你现在停下攻击,我必定信守我的承诺!”

    &nb“谁信你!”石魔躲闪之间仍阴森森的盯着他,“无礼小辈。要尊呼本座石魔老祖!”

    &nb“......”石魔这家伙的性子还真是复杂的叫人无语。如果不是他一路追杀白术的话,白术想必也不会与这么执拗的家伙为敌。

    &nb音刃一击快过一击,小黑的黑雾也前来助阵。在他们拖住石魔的时候,岩浆里的阿乱终于察觉到危险的离去,咔的一声,破壳了。

    &nb巨大的凤凰沐浴着岩浆展翅,滴滴火烫的红色岩浆从越发扬起的彩羽上滚落。阿乱仰天长啼,凤音清越。挥动着翅膀飞了出来。

    &nb白术露出一个总算成功了的笑:“...还算有默契。”

    &nb阿乱振翅,口吐人言,却是少年清朗的声音:“快上我背!傻鱼不在这里!”

    &nb小黑果断抱起白术飞身而上,白术双手抱琴不能弹奏,便击打着琴板,一双眼紧紧的盯着石魔的动作,一刻不敢放松。

    &nb那石魔立在空中,遥遥的看过来,竟然不再攻过来了!

    &nb——白术心中惊疑不定。“快!”阿乱叫道,白术坐稳阿乱背上,太古一横,荡开空间壁垒。

    &nb凤凰展翅啼鸣,朝着那一片熟悉的黑暗飞了进去。

    &nb最后,白术忍不住的朝石魔那边看了一眼。那边黑泥弥漫,实在是看不清。

    &nb于是他们也就都不知道,在那黑泥背后的、阴森的男人勾起的嘴角。

    &nb************************************************************************************(下为防盗章节,话说盗文要不要这么快?我刚发就给我盗了,至少保持点距离好吗?...

    &nb..qaq蠢作者都快饿死了!——本文发在jin/jiang文学城,今天字数超厚,我都放一章了,早上换过来,不换是小狗!)************************************************************************************

    &nb.......................................................

    &nb秦明一时有些懵逼。

    &nb无论是周遭往来的行人也好、来往叫卖的小贩也好,都在告诉他——这里不是现代,毋庸置疑。

    &nb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nb颇有些茫然的站在原地,四下环视。——不是吧,难道那魔物的力量竟然真的能够破开虚空?

    &nb“真人算卦、不灵不收金呐~”一人吆喝着,一面长长的幌旗突然招摇到秦明面前,他惊诧的定睛看去。那幌子上竖排写着四个笔力遒劲的大字——真人算卦!

    &nb“无量天尊,贫道稽首了。”幌子拿开,带着道冠的道长行了个规矩的礼,“贫道见施主在此站立良久,有心观察了片刻。——施主你印堂发黑,眉间有煞啊......”

    &nb那人头戴道冠、那道冠极是高挺,一身蓝白道袍更是衬得其道骨仙风。更甚者,那道人还长着一张不似凡人的俊美脸庞,笑眼望着人的时候,几乎能让人无条件的相信他的话。

    &nb——秦明一见到此人的打扮,顿时定在原地、如遭雷击!

    &nb“纯纯纯纯...纯阳?!!”他连声音都有些变调。

    &nb“哦?施主知道我纯阳宫的名号?”那道长微微眯起狭长的双眼,遮住其内闪耀的精光,微微笑道,“我纯阳宫向来以救济众生为己任,既然施主知道我纯阳宫的大名,贫道便收施主便宜些——500金,如何?给你除了此煞。”

    &nb秦明一时有些呼吸急促。他想起了那块突发亮光的屏幕,还有那突然自己启动的剑三登陆程序。——这根本不是什么出乎意料的穿越,而是那魔物有目的的把自己引来到此地。

    &nb——游戏里的世界。

    &nb见秦明好久没有应答,那道长又忽悠道:“这煞可是凶得很呐!会吸人精气,若是不除,怕是有血光之灾。”

    &nb秦明初来此地,连钱都不知道在哪里。见他这样明显的恐吓,就下意识的回到:“...哪有什么煞气...”

    &nb“哎?怎么没有?”

    &nb秦明拉远距离、转身离去:“......还是想想怎么出去——算命?”他摇摇头,“没想到一来就遇到个江湖骗子,还是个纯阳。”...自己就是个驱魔师,能不知道有没有煞吗?

    &nb正走着,突然之间脚步迈不开去,!他竟然是被定住了!

    &nb背后传来那道人阴惨惨的笑声,那张俊美的脸放大贴到他的近前,仿佛一片乌云盖顶:“敢说我江湖骗子,嗯?——我说你有血光之灾,看,这不有了吗?”

    &nb***********************************************************************************

    &nb昆仑玄境山外山,乾坤阴阳有洞天。只问真君何处有,不向江湖寻剑仙。

    &nb秦明的回忆起初玩游戏时,特意去看过的纯阳的门派诗,想着那剧情中仙风道骨的纯阳宫弟子,再看看眼前这人......

    &nb这人真是纯阳?

    &nb真君?

    &nb呵呵。

    &nb从未在现实中被用过定身等控制的法术,秦明几乎是被压着打。虽然那道士下手不重,只破了些皮肉。“贫道早说过,施主近日会有血光之灾~——收你1000金,帮你过了此灾如何?”那人笑眯眯。

    &nb......黑!真他/妈黑!

    &nb这神棍!怎么不去抢啊!

    &nb秦明忍不住的还手,那人笑而接招,几招过后,他似是惊讶的睁开了眼睛:“纯阳宫的心法?”

    &nb“啊?”秦明一愣,手上动作也停了,被那人一剑柄推在地上。

    &nb无道长蹲了下来,好笑道:“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原来是自家师兄弟。”

    &nb“......哈?”

    &nb“你说你怎么也不穿道袍?——早知道我就不坑你了。看你穿的金光闪闪的,还以为你是西湖的藏剑弟子呢!”

    &nb秦明低头一看。他身上穿的正是他那游戏里刚买的时装。

    &nb像个藏剑......?

    &nb混蛋藏剑就能被忽悠吗?!

    &nb等等...这么说......他抓起一缕头发,拿到眼前,果然是一片雪白。

    &nb时装、白发。也就是说这具身体是他游戏里的角色的身体?!

    &nb“你是哪位师叔门下的?下山多久了?——能穿上这身衣服,赚的不少啊!”

    &nb“......我可不是算命的神棍...”秦明黑线。

    &nb道长听闻笑眯眯的靠近,声音低沉磁迷:“再说?信不信我再打你一次?”

    &nb“......”

    &nb“嗯。乖。等会儿我工作完了,咱们一块儿回师门。”

    &nb......你们管这叫工作?

    &nb************************************************************************************

    &nb偌大的扬州城,秦明就看着来来往往的人、被这个纯阳坑了一波又一波。那人甚至还想找他当托!收摊时,道长掂了掂饱满的钱袋:“知道为何扬州城的钱最好赚吗?”

    &nb秦明摇头。

    &nb“因为这里离西湖最近。——靠近西湖的有两大门派,一是藏剑山庄、一是七秀坊。秀姑娘们最是喜欢来此解算姻缘,而藏剑山庄......”他阴险的嘿嘿笑开了。

    &nb秦明:“......”

    &nb突然,远处传来蹬蹬蹬的整齐的脚步声。老远的就看到那两根长长的赤红色翎羽招扬在半空。

    &nb“不好!”那纯阳脸色一变,“天策巡卫!”

    &nb他抓住秦明的衣领,剑光一荡飞速的用起轻功向天外飞去。乍然间离地数十丈之远,秦明心脏猛然向下一坠——这比晕车痛苦多了。

    &nb秦明紧紧的抱上那人的腰。“咦?”道长疑惑道,“你竟然不会纯阳的轻功?——师尊是怎么放你下山的?”

    &nb秦明被风吹得直哆嗦。——他那点在现代横着走的法力,到了这里简直不堪一击,只勉强能抵挡住空中速度的冲击。他几乎是想崩溃的呐喊:我会啊!给我来个键盘啊!!!

    &nb**************************************************************************************

    &nb坐忘峰上终年大雪,纯阳宫高高矗立其上。脚一落地,秦明就打着哆嗦抱住了自己。道长奇怪的回头:“你怎么了?”

    &nb秦明从喉咙里挤出一个颤抖的声音:“冷......”

    &nb那人顿时嗤笑:“你这人也太有趣了——用着纯阳的内功心法,不会运气御寒吗?”

    &nb运气,他当然会。——只是那是他秦家的心法,不是纯阳的心法。

    &nb不过既然这具身体是他的游戏角色......

    &nb秦明闭眼运气,那道长又说:“哎哎哎,不对,不是这样。”说着一手按住他的手腕,带着他的真气走了一遭,“你刚刚的运气法子在哪里学的?——旁门左道,以后别用了!”

    &nb秦明咬着牙。说我秦家心法是旁门左道?!

    &nb......

    &nb——在纯阳弟子面前似乎无法辩驳呢......

    &nb“你是才拜入我纯阳宫的?——那又怎会在山下?——罢了,先去面见掌门吧。”

    &nb************************************************************************************

    &nb纯阳积雪尤深。秦明环抱双臂,即使他现在能够功力运转自如的抵御严寒,却还是打心里的觉得冷。

    &nb一个人,被困在了这个世界。

    &nb太极广场上空空荡荡,仅有几名身着道袍的弟子交错来往。这里是他熟悉的游戏,但又不太是。秦明想起纯阳掌门李忘生跟他说的话,一时望着云海有些魔怔。

    &nb“非道哉,非人哉。”

    &nb何解?

    &nb非人非道......说的是他?

    &nb“你在这里做什么?”一道清越的女声从他的身后传来,“看雪?”

    &nb秦明回头,正与来人的视线撞到一起。那道姑面上冷清的很,语气却是温柔和缓:“坐忘峰上的雪景很美...看太久也是会雪盲的。”

    &nb秦明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秀丽的女子,一身赛雪的肌肤、飘逸若仙的道袍。道姑坐到了他的身边,侧头问他:“今日,和玄墟师兄一起回来的人便是你?”

    &nb“...是。”

    &nb“......奇怪,门里并没有你的记录。——贫道道号金昀,与玄墟师兄同辈。往后若是有不懂的,来找我们便是......师兄现在太虚宫,有事仅可问我,有问必答。”那道姑的话语不紧不慢,清清冷冷的又透着一股暖意。“谢谢。”秦明笑笑。

    &nb“师弟家住哪里?”

    &nb“...我...”秦明被她这突然的问话懵住了,家住哪里?他想着答了一个来时的地方:“......扬州。”

    &nb“可有亲朋?”

    &nb“......”

    &nb见秦明突然沉默,金昀看了过来,又轻轻的移开视线,“无事。只是见师弟形单影只,想说我这里养了些上好的鸽子,若有亲朋不可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