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5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娇小的头,让她能靠在她的肩膀上。答到:“当然是活的。我这还是第一次养活人。”

    她的声音好听的像是流淌在山涧的清泉。如果不看她的脸的话。

    暗楼与尸棺的接触向来密集,每每在暗楼的淘汰者,或是运去此处,或是送去月楼。但即使如此,他与这巫黎昕也有近两年没有见过了。

    所以这人何时有了新玩具,他也是不知晓。

    见那孩子四肢绵软,连头都不能自己动。铩羽皱眉:“你炼化尸人就算了,反正本都是尸体。——这个小女孩还活着,何苦作弄她。”

    “你不知道,她虽然活着,可肢体都断了。”女人的声音轻轻柔柔,带着丝丝疼惜。

    “...怎么回事?”

    本以为是她动的手脚,如今看她的神态不像。

    “一年前,这孩子的父母求去魔教圣坛,求魔医医治其子的软骨病。那男孩也不过7、8岁,天生软骨,站都站不起,只能瘫软在草席上。”巫黎昕摸了摸女孩的软发,“魔医声称,要想治好软骨必要以骨换骨。那对夫妻便不假犹豫的推出这女孩来。说是做药也好、抽骨也罢,只管拿去用。——我当时正在魔教赴会,知晓这事时,那男孩已经能下地了。”

    铩羽默然。他总算知道这位向来不喜活人的尸棺楼主,为何会救下这名女孩儿。

    “...让你忆起了往事...”铩羽低声道。

    他不是风行谷出来的人。风行谷一共出来了十六个孩子,在江湖建立起十六所高楼。当时的他也只是暗楼中的一名血债无数的杀手而已。那时的暗楼楼主,正是尸棺楼主巫黎昕的哥哥,巫风。

    只是如今的巫风大概是躺在某个巫黎昕深藏的密室内,等待着渺茫的生机。

    那丑陋的女人低垂着头:“这么多年,尸体都能走路了。活人反而要继续承受罪难。”

    她怀中的孩子似是能听懂她说的话,黝黑灵动的大眼睛雾蒙蒙望着她。

    因为暗楼楼主一位的传接,机缘巧合之下,铩羽成了唯一一个知道当年事情缘由的人。

    眼前的这个终日与尸体打交道的丑陋女人也好,还是那个必须吸取活人真气的百里沨卿也罢。众人包括十六楼里的人,都只知道他们残忍、阴森,也不知他们为何会如此。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知道当年的缘由,这两人也多跟他往来,每每来暗楼,都会帮他解决掉一批淘汰下去的尸体,免的他烧了。

    他们三人似乎在众人眼中都成了魔鬼。十六楼中,最是血染无数,洗也洗不尽。“罢了,不说这些。”巫黎昕抬眼看他,眼中一片澄澈,“你这次叫我来,可是有了新的尸体?”

    铩羽低咳了一声:“......不是。”

    见她主动问到这个事上,他反而有些不好意思。故作严肃道:“我其实是怀疑,有人给我下了药。”

    给暗楼楼主下药?——巫黎昕怀疑自己听错了。要是真的,这人得有多大胆!

    “什么药?”

    “咳。”男人握拳咳了一声,“致幻之类的......你们魔教不是有种叫什么......情牵梦绕?”

    “情牵梦绕只是个传说。”巫黎昕摇了摇头,“再说,那也不是魔教的东西,是苗疆的一种情蛊。江湖中只闻此蛊贯耳大名,却从未有过人现身说法,大概也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

    “那......”铩羽沉吟片刻,“有没有类似的致幻药物?”

    “致幻药物多种多样。你那到底是个什么症状?”女人颇有些好奇。

    “......”薄唇紧紧的抿成一条缝。往日杀伐决断的男人如今却有些羞于启齿。

    “到底是什么?”巫黎昕又问道。

    ......

    “......见之忘俗。...魂牵梦绕。一往情深。”

    ......

    像是震惊于男人说出的话,巫黎昕睁大了眼。随后扑哧笑了出来,眸光流转:“你确定,你那不是一见钟情?”

    铩羽板着脸望着他。

    却不再有一丝往日的威慑力。

    “可这是初见!”

    “不是初见叫什么一见钟情!”巫黎昕嘲笑他,“整日打打杀杀的把脑子都打坏了。还下药...你什么药也没被下。你只是喜欢人家而已。”

    “......”男人铁着脸,耳朵却有些红。

    巫黎昕饶有兴趣:“倒是想见见呐,那位能让铩羽楼主动心的人。”

    铩羽猛地站起身来,拂袖道:“送客。”

    羞......愤了?

    怕是羞要多一点吧。

    巫黎昕习惯了暗楼楼主贯来的高冷作风,不过被这么轰出去还是第一次。反而觉得有些好笑。

    她摸了摸怀中女孩儿的头发,有些高兴的自语:“我们要吃喜酒了~”

    真想看看那位神秘的能打动那位冷酷杀手的女人。——一定很漂亮。

    巫黎昕如是的想着。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