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七十七章 都是衣裳惹的祸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瞧着眼前这两位爷苦大仇深的谁都不搭理谁,最后倒是都统一将目光盯在了自己身上,画妖娆无耐的苦笑了一下,果然这件事的矛盾点最后还是会落到她身上,最后两个人都会对画妖娆说,喜欢哪一个便穿哪一件,瞬间她就成了最后的制裁者,且不管选了哪一件,都是一个欢喜,一个郁闷,这种得罪人的事,画妖娆可不想干,画妖娆别过头,不去看两个人。

    就在这时窗口一个人影忽然闪进了画妖娆的房间里,画妖娆只感觉后背一阵发凉,等回过头来,就见江郎林已经站在了自己的面前,画妖娆奇怪的问道,“不是说晚上让你过来嘛,怎么天还没黑你就跑来了?”

    “我这不寻着了宝贝嘛,等不及了,带来给你瞧一瞧”,说话的时候,也不等画妖娆开口,只将手里拿着的礼盒摆打开,像个孩子跟别人炫耀自己得了的好东西一般兴奋的说道,“可是喜欢,我可是花了大价钱收来的,想着你穿了一定好看”。

    画妖娆瞧着江郎林手里拿着的流光溢彩的长裙,心里半点的高兴都没有,只有心塞了,身后的两位都还没解决呢,这又来了一位作死的,今天是怎么了,这送衣服都能凑一起不成,不知道的肯定会怀疑三个人是商量好来的,画妖娆无耐的叹了一口气,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怎么不喜欢,可是觉得太奢华了?”江郎林瞧着画妖娆脸上没有一丝的喜悦,猜测可能是她并不是太喜欢,心里一下就着急了,赶忙说道,“你莫要瞧着这裙子看着华丽了些,穿起来贵气的很,再说了,又不是让你平时穿的,本意就是给你明天晚宴的时候穿,到时候只要是到场的小姐郡主们都是华衣贵服的,若是你只穿寻常些的长裙,到时候定会被比下去”。

    说了半天,江郎林一直打量着画妖娆的脸色,看她依旧有些犯难般的样子,不为所动,心里更是着急了起来,他这白花花的银子可是花了,却未如预期般的博得美人一笑,心里难免失落,只得,开口继续说道,“你莫要小瞧了这条长裙,这叫流光焕裙,我今日可是花了大钱给你拍来的,怎么就连个笑脸都没瞧见,几个意思”,说道最后都有些急了的口吻。

    画妖娆瞧着江郎林一直抱着的裙子,这裙子当真是漂亮的多,即使是画妖娆这般不喜华服的人瞧一眼心里也有了欲望,此时裙子是半叠着由江郎林托着,光看上半身就已经是华丽不止了,外层是单薄一层浅黄色的鎏金纱衣,上面用了上好的花线绣了浅色的牡丹花开图,红色鹅黄层次不依的错落绣成,远远看着倒仿佛真的一般,而这纱衣的里衬是用上好的鹅黄色的锦缎衬成,只打眼瞧了上半身也知道这条裙子定是斐然的贵物,若是寻常时候,画妖娆定然会窃喜的挖苦几句江郎林,怎么这般的舍了钱,可是现在画妖娆是一点的心思也没有,正两个头大呢。

    见着画妖娆只是打量着眼前的流光裙,却依旧未开口说一句话,心里更是犯起了奇怪,这完全不像画妖娆平日里的脾性,着急的问道,“自打我进来到现在,你硬是一句话都没说,喜不喜欢倒是给句话呀”。

    画妖娆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转过头,指了茶桌上摆着的两个礼盒,自然礼盒里摆放的分别是帝翮绯桃裙和明晔华准备的霓红裙,意思不言自明。

    刚才进来的时候,目光都盯在了画妖娆的身上,哪里在意了周围的情势,跟画妖娆转头一看,江郎林才瞧出了问题,看看桌上的两件华服,又抬眼看到帝翮和明晔华都黑着的一张脸,立马就明白了画妖娆一直沉默不语,略微犯难的缘由,不禁也是心塞起来,大步的走到茶桌前,将礼盒也摆在了茶桌上,自己兀自的坐在一旁,拿了一个茶盏自己开始品起了茶,郁闷的不再说话了。

    瞧着眼前的三位爷,画妖娆也没法,她倒是不在意明天晚宴上到底穿什么,只是这三位爷闹着情绪,好似较量一般,只怕她现在开了口,立马就另两个人就会气哄哄的离开了,画妖娆无耐叹了口气,只嘱咐了小玲将晚饭加餐,估计那两位今晚也是要留下来用餐。

    安排完用餐的事,画妖娆找了个借口逃到了月玦那里,大诉了一番苦水,眼瞅着吃饭的时间到了,才懒洋洋的走回到自己的房间,果然一进房间,瞧着里面的三位依旧是剑拔弩张了一般,打眼一瞧,屋里倒是多了一位靠在软榻上清闲品茶的,不是阎冢还能是谁。

    画妖娆本意也不想掺合这三位的事,倒是躲到了一边,提了一个杯子和阎冢一起优哉游哉的品着茶,顺带嘱咐了小玲几句,等小玲回来时,手里已经提了雪牤。

    画妖娆接过小玲提着的雪牤的笼子,摆在了软榻旁的矮几上,开口说道,“说过要替你寻得的”,画妖娆没有太说明,虽然这房间里的几个人,晔华知道一些内幕,可是其他两位还不知情,且因着他们的身份原因,画妖娆自然明白不能说明话,总还是要提防些的。

    倒是阎冢,打小玲提着雪牤的笼子进来的时候就是一惊,他没想到画妖娆因着之前的事一直惦记着,心里总觉得有些暖,旁的人大约不明白,可是阎冢知道,这雪牤与他可是大好的东西,想着画妖娆大约因着之前死穴的问题,一直内疚着,便一直用心的帮着自己寻了,嘴角挂上了一抹浅笑,便是收下了的意思。

    “无功不受禄,既然你有心送我东西,我刚巧得了一件东西,便也送你了,只当是还礼”,阎冢开口冷落的说道,可是这一番话说的可是让画妖娆心里七上八下的,画妖娆当真是害怕阎冢和前面的三个人一般,再送自己一条裙子,那自己的小心脏当真是承受不得了,只紧张着一颗心,等着阎冢的反应。

    瞧着画妖娆小心翼翼的摸样,阎冢也猜到了原因,浅笑不语,打了一个响指,一瞬间,就有一个鬼魅的身影划过,放下一个礼盒,便消失不见了。

    画妖娆瞧着礼盒并不像其他三人的那般的大,心里一时也猜不透到底是什么,着急的打开了,才瞧见是一套金线打成的首饰,两个落缀的凤头釵,一个挽发鎏金坠,都是上好的工艺,别致的很,画妖娆瞧得倒是欢喜,这首饰总不能也惹着眼前的三位爷吧,立马就毫无顾忌的收下了,无耐的苦笑着。

    小玲收下了首饰的礼盒,心里倒是想笑,这三件华贵的长裙倒是把自家的主上给难为住了,反倒是阎冢公子送的首饰倒是合了主上的心意,估计这礼盒阎冢公子来了便想送的,瞧着这般三位已经掐起来了,便没有再开口,刚好赶上了画妖娆送他雪牤,他正好寻了个回礼的由头,倒是把礼给送妥了,再看另外一边的三位,这会脸色更是一个比一个铁青,小玲也无耐的浅笑了。

    吃饭的时候,倒是丝毫没有什么乱子,大家都沉醉在美食之间,连帝翮这般的上仙也经不住美食的引诱,妥协的一起品尝着饭桌上的美味。

    吃过晚饭,看着眼前情势依旧不明朗的样子,画妖娆只好老办法,搓起了牌局,这麻将桌上谈点正经事,也是可以的,刚好他们四个男人凑齐了一桌,画妖娆这会吃饱了,犯懒,再加上本来因着下午的事情就闹心的慌,完全对这次的牌局没兴趣,倒是身后的四个男人,好似之前的较量没分出胜负一般,这会子牟足了劲的要在牌场上一较高下,看的画妖娆也是醉了,无耐的不去理会他们。

    就在麻将桌上刚走完一圈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响声,随后,便传来了男子的声音,“启禀主上,属下有事要面见主上”。

    男子第一声开口说道,画妖娆就听出来了是南书,开口说道,“进来吧”。

    画妖娆一声令下,南书这才走了进来,手里托着一个金灿灿的礼盒,走到画妖娆面前,行了一礼,说道,“回主上,刚才安嫔娘娘命人赏了一些东西来,这其中有一套安嫔娘娘赏下的明晚晚宴礼服,属下怕耽搁了,特此给主上送来”。

    南书的一番话,让麻将桌上四个中的三个都傻了眼,都是盯着南书手里的黄灿灿的礼盒,在画妖娆的示意下,小玲走上前,将礼盒打开,将里面的礼服展现在众人眼前。

    当看见这礼服的一刻,画妖娆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下后面的三个人都没话说了吧,安嫔倒是聪慧,心里倒是更加喜欢上这个女人来,这些可是解了她的燃眉之急了。

    安嫔赐下的礼服自然是极好的,布料是最上好的红段,用了金线绣了百花开放的雍容之态,倒是显得大气富贵,画妖娆瞧了,画妖娆一向不喜后宫娘娘华贵的穿衣风格,虽不是自己喜欢的那般素净,这会子也是欣然的接受,有些委屈的看着身后的三个人,开口说道,“安嫔娘娘赏的,大约也是皇上的意思,怕这一次要扫了众位的雅兴”,言下之意很是明显,明晚的晚宴画妖娆要穿这件礼服出席了。

    说来也是奇怪,本来剑拔弩张的气氛,在南书的到来之后,瞬间就缓和了下来,这男人有时候也跟小孩子似得,争来争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