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七十九章 魔王找上门,绝望的开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那一晚,画妖娆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冗长的梦,她好像走到了一个漆黑的洞里,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往前走,也不知道自己要走向哪里,只是机械的往前走,在一片漆黑中俆步而行。

    等前方一丝的光亮逐渐扩大,在光明里,画妖娆看见一个身影,是一个男人背着她而立,等她走近了以后,画妖娆才发现她好似走到了一个宫殿,流光溢彩的琉璃球照的整座宫殿,金碧辉煌,奢华至极。

    她的脚步没有停,一直走到离那个背对着自己的男子有一丈远的时候,才豁然间停下了步子,就在此时,一声冷厉的声音充斥在整个大殿之上,“欢迎你的到来,我的小公主”,与此同时,这个岿然而立的男子突然间转过身来,一双深邃的眼眸饶有兴趣的盯着画妖娆。

    画妖娆紧紧的盯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穿了一件黑色的长袍,上面用金线绣了不明的图案,一双老鹰般的蓝眸,透着刺骨的冷峻,连说话的语气都如寒冰一般。

    那一抹的寒痛刺骨,不禁让画妖娆打了一个寒战,画妖娆吓得一惊,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她不是做梦来到这里,而是现实的站在这个男人面前,做梦是不会有这种刺骨的疼痛感的,画妖娆还是不敢相信的伸了一只手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背,果然顺着手背上传来了丝丝的疼痛感,这时,画妖娆眼睛里显露出了一抹的害怕,她在哪,为什么会在这,晔华呢,一系列的问题都涌进了她的大脑,而此时,她才算是清醒过来。

    短暂的停顿,画妖娆此时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理智,她紧皱着眉头,仔细的打量了一遍眼前的这个男人,最后盯在那双蓝眸上,她敢肯定眼前的这个人是魔族人,遂开口说道,“你是谁,为什么将我带来魔族?”

    听了画妖娆的问话,对面的男人浅然的一笑,那笑意复杂的让人琢磨不透,开口说道,“倒是个伶俐的孩子,难怪阎冢这般的喜欢你”。

    一听见“阎冢”的名字,再看眼前这个男人的气度和衣着,这么一看,倒是发现眼前的这个男人在长相上几分和阎冢相似,画妖娆瞬间就猜到了这个男人的身份,试探的问道,“你是魔王,阎冢的父王?”

    听了画妖娆的猜测,魔王但笑不语,玩味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一瞬间,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画妖娆的面前,下一秒他已经高坐在了金灿灿帝王的龙椅上,一双眼眸依旧盯在画妖娆身上,那般犀利玩弄的眼神,好像瞧见了自己感兴趣的猎物一般,正在细细的品玩。

    看着眼前这个高坐在龙椅上的帝王,画妖娆的猜想是对的,这个冷厉的男人就是阎冢的父皇,已经确认了这个男人的身份,画妖娆不禁心里更是忐忑起来,这个男人找自己来做什么,她跟魔族一向是毫无关联,唯一有关联的事情就是白家,想到这里,画妖娆恍然大悟,虽弄不清楚到底这魔王将自己带来到底为何,可肯定跟白家的事情有关。

    “明人不说暗话,魔王将我带到此处,可是为了白家的事情?”画妖娆紧紧的盯着魔王,等着他的回答。

    听了画妖娆的问话,魔王却依旧是玩味的一笑,这才开口说道,“小公主,有时候现实总是残忍的”。

    画妖娆一时也弄不明白魔王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依旧只是盯着魔王,冷峻的说道,“魔王有话就直说”,她不喜欢跟眼前的这个魔王打交道,尤其是不喜欢他看自己的眼神,好像盯着一只猎物一般,带着玩弄,带着不屑的意思,画妖娆很是不喜欢

    良久,魔王慵懒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这个孩子倒是有些意思,若她不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自己倒是有兴趣好好的陪她玩上一会,想到这里,不禁有些惋惜之感,这般美艳动人的女子,尝起来定是难得的美味,想到这,魔王看着画妖娆的眼光不禁染上了一分的欲望,遂也只是一瞬间就消失了,在自己的大业面前,任何都是可以舍弃的。

    “本王想告诉的是,你身边的那个男人骗了你,你以为白家的事情完美的解决了,可是事情总是不尽人意”,魔王悠然的说道,在他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他的身影暮然间的出现在画妖娆的身后,伸了一只手想要抚摸一下这美人的脸颊。

    画妖娆警觉的立马就窜到了一旁,避开了那肮脏的手以及它的主人,画妖娆呼着大口的气,眼前的这个魔王功夫已经出神入化,自己一个凡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想到这里,画妖娆不禁有些后怕起来,可是刚才听了魔王的那番话,画妖娆的心里那抹憋闷的情绪又涌上了心头,白家的事一直是画妖娆压在心里的一桩事。

    自从她醒来以后,她明显能感觉到,明晔华有意避开白家的事情不提,而他好像有了一分的心事,有时候故意避开自己消失好几个时辰,她问什么,他都模糊的回答,到底那晚白家发生了什么事,被魔王这么一提,画妖娆心里更是不踏实起来,怀疑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这个鬼魅的人,到底谁骗了她?

    看着眼前画妖娆惊惶又质疑的眼神,却又如一只恶兽一般紧紧的盯着自己,他不禁更是喜欢,这丫头的野味当真是他喜欢的,既然她想知道真相,他倒是乐于告诉她。

    “看在你这般合了本王胃口的份上,本王便告诉你真相”,魔王玩味的一笑,下一秒他的身影又落在了高高的帝王座上,鬼魅如影。

    “在本王的众多的皇子中,虽然阎冢与本王的脾性一直不合,不过若是论聪明,倒是无人能比得过他,他早就洞察了本王的心思,因着不喜本王的行为,这才跑到了人界”,说话的时候,他嘴上的那一抹玩味的笑意一直都未消失过。

    魔王继续说道,“当你把白家的事情告诉阎冢,告诉百川是魔族之人的事情,他心里就已经明了了本王的目的,所以他才一手揽下了对付百川的事情,因为他知道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所以他才擦干抹净自己咽下了苦果”,说道这里,魔王停顿了一下,补充的说道,“忘了告诉你了,百川是阎冢同父异母的兄弟”,说完他兀自的哈哈大笑起来,那嘹亮的笑声,让画妖娆的后背起了一层的冷汗。

    画妖娆的心里隐隐的作痛,她的手也不自觉的有些颤抖,后背全是冷汗,可是表面上她依旧装作镇定自若的样子,一双眼眸死死的盯在了魔王身上,她已经知道,此次魔王把自己带来,定不会是好的结果,可是这个节骨眼,画妖娆更是担心这阎冢,看着眼前的这个阴冷的魔王,画妖娆的心里涌现出一股不好的感觉,她不禁开口大声的吼道,“你把阎冢怎么了,你对他都做了什么?”

    瞧着画妖娆此时的摸样,魔王很是满意,继续开口说道,“这故事总要慢慢的说起的”,说完这话,他的嘴角划过一丝冷落的诡笑,继续说道,“你告诉阎冢白家的事情以后,他就擅自去了白家,自然也看到了本王的一手杰作,他早就知道本王的野心,当然,他也很不屑,所以他才和你们同谋,不惜杀了自己的兄弟,百川那孩子虽然不聪明,可是他胜在听话上,倒是有些可惜了”。

    画妖娆看着眼前如恶魔一般的男人,心里已经恶寒一片,说到自己儿子死了,也是这般的无轻无重,好像在说一件平常的事情,没有一丝的情绪,这样冷石心肠的男人会怎么对付背叛自己的儿子,想到这里,画妖娆的心里更是害怕起来,她大声的吼道,“你到底把阎冢怎么样了,你这个恶魔”。

    魔王看着有些激动的画妖娆,不禁砸吧了一下嘴巴,脸上微微露出一丝的可惜之色,开口说道,“这般的惦记着本王的这个儿子,那我们就来看看如今本王这个儿子”,说完此话,魔王大手一挥,画妖娆的身后就出现了一片幻境。

    看到眼前的景象,画妖娆后怕的呼了一口气,捂着自己的嘴巴,尽量让自己不要哭出来,可是眼泪还是不自觉的一行行的滚落,一身黑衣的阎冢被锁链捆绑在木桩之上,上身赤luo着,已经一块好地方都没有了,浑身都是行刑之后的留下的疤痕,皮肉都已经绽开了,骨头都已经显露出来,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直觉,昏死过去了。

    突然间,眼前的幻境暮然的消失了,画妖娆猛地转过头来,怒瞪着魔王,开口大吼道,“虎毒还不不食子,你就是一个丧心病狂的恶魔,恶魔”,这就是阎冢的父皇,一个差点杀了自己儿子的恶毒之魔。

    听了画妖娆的话,魔王倒是一点都不生气,他看着画妖娆,开口说道,“若不是阎冢跟你连了命线,本王断不会还留他一条命,说来,你倒是救了他一命”,好似说的只是一件小事一般,口气轻松,玩味无穷。

    “他是你的儿子,亲儿子”,画妖娆不禁怒吼道,这是一个父亲该说的话嘛,这就是一个冷血无情的魔鬼。

    “他杀了本王一个儿子,本王杀了他,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