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八十二章 一往情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阳光温煦普照,整个花园就像一个世外桃源一般,一眼望去都是花的海洋,不同季节里开的花,在这个花园里都繁茂的开着,东院里满是开的绯红的红桃,西园里橙黄的向日葵开的正是灿烂,南院里大多的紫菊含苞而立,北园腊梅红透芳香傲然而立,整个花园里,可谓是四季合一,四景魅然。

    花园的正中央伫立着一个大理石砌成的亭子,亭子上顶雕了精致的水波云纹,四个雕画龙凤纹的大理石柱,石雕的牌匾上龙飞凤舞的雕着“龙凤亭”三个大字,一层不染,完全看不出年头。

    亭子里,一张贵妃椅上,一身红衣,椅卧而上,手里捏了一只刚摘下来的翠菊,无心的捏着,另一个手被头枕在了脑袋后面,美人正在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有那偶尔晃荡的手能分辨出来她是醒着的。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一个白衣身影,从园子的里头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一直跑到了画妖娆的面前,膝盖半跪在地上,将手里刚摘的一捧的腊梅送到了画妖娆的面前,讨功似的,欢悦的说道,“画儿,你看,你看,我给你摘的腊梅,可香了,我老远就闻到了,想你见了一定喜欢”。

    画妖娆睁开微眯着的眼睛,瞧着眼前这个干净明媚如春的男子,一身素白的锦缎衣衫,也就只有他能穿得如此脱尘,她浅然的一笑,接过男子手里的腊梅,凑到鼻前闻了一下果然香的醉人。

    “却是很香”,说话间,画妖娆微微起身坐起,看着因自己一句话就笑的明媚温暖眼前的这个男子,画妖娆突然间心疼了起来,伸了一手空着的手,不自觉的就抚在了男子的脸上,轻声的叫了一声,“哥哥”。

    她是心疼他的,他以前是那般的高贵冷傲的一个人,总是温暖的牵着她的手,让她站在他身后,以前他总是睿智聪然,他是无人能及的上仙贵人,资质最佳,若是没有她,他定是位列仙班高高在上的仙家,是她一手毁了他。

    千年前,她被带回天庭的时候,她冷冷的站在众仙面前,一句不说,固执的看着眼前的众位仙家,他们低声说话,离着自己不远不近,好似在商讨什么,还没有一个结论,也只有他,穿了一身素白的锦缎,提着步子昂然的走到她的面前,伸了手,便抓住了她的手,对她温暖一笑,而后的千百年里,他纵她,疼她,像父,像兄,像对待永恒的爱人一般,温暖着她冰冷的心,他是那般的优秀,昂然的一个人,而今却成了这般。

    即便她是神,有着能破轮回的崇明眼,可是毕竟帝翮是仙身已破,灰飞烟灭的一缕残魂,她可以给他重塑仙身,可以将他一缕残魂回身,可是她不能一下子就将帝翮的仙魂召回,即便她是高高在上的神,也无能为力。

    在这十重天之上,只有她与他,她依旧唤他哥哥,他依旧唤她画儿,她在等时间,等着一点点的帮着帝翮将其余的魂魄找到归位。

    金碧辉煌的皇位上,一身黑袍金线龙纹的男子正在伏案提笔,感觉到一束目光注视着自己的时候,他猛然间的抬起头,看见的是那个自己一直念着的人的身影,心里激动的几乎都要跳出来了一般。

    “好久不见”,画妖娆依旧是一身红衣伴身,站在不远处瞧着伏案呆愣的阎冢,浅然的一笑。

    “你去哪里,为何消失了那么久,所有人都在找你,快找疯了”,帝翮激动的从皇位上站了起来,迈着大步一下子走到了画妖娆的身旁,伸了一只手,猛然的将画妖娆揽进了自己的怀里,双手紧紧的抱着眼前的这个自己一直惦念着的人,一瞬间,整个人就都填满了一般。

    良久,一个低沉的声音在画妖娆的耳边响起,“我想你了,妖儿”。

    听完这句话,画妖娆先是一惊,最后无耐的一抹苦笑划过嘴边,这般寒冷如冰的一个人,该是内心多么的炙热,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她一直都小心翼翼,生怕有一天触了他的情,可是最终还是她负了他的情,让他受了这最苦的相思念,心里已经悲凉一片,这般大好的男子,若是换个女子,一生一世一双人,该是多么大好的结局。

    一杯热茶摆在了画妖娆的面前,闻着茶香,画妖娆暮然的抬起头瞄了一眼阎冢,她与阎冢只单独在茶庄喝过一次茶,平日里在百花楼,她对茶一向都不怎么讲究,都是晔华安排,大约连晔华都不知道茶中她独爱铁观音,喜欢铁观音放进茶壶里,热水一激,然后一股热气卷着那淡然的茶香就飘了出来,画妖娆独独偏爱那一抹的茶香,倒是没想到,他却注意到了,一时之间倒是诧异的说不出来话。

    阎冢自然是注意到了画妖娆眼中的诧异,倒是难得的落了浅然的一笑,因着性子冷落,他一贯就喜欢静静的坐在一处,独自的发呆,可是但凡画妖娆在他旁边的时候,他的一颗心总是会落在她身上,自然也就察觉到了些许的不同,这时看着画妖娆惊讶的神情,心里倒是有些洋洋自得起来,落了一抹温然的笑意。

    “这些日子你都跑去了哪里,现在天上人间,怕无人能找的到你了”,阎冢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茶,温然的说道。

    “一直游手好闲的住在十重天上,混吃等懒,除了吃就是睡,不过这副身躯倒是有一点好,不管胡吃海喝多少,都不会胖,这倒是比眼前好了许多”,画妖娆依旧如从前一般,轻然的说道,好像只是说一件寻常的事情。

    “十重天,难怪”,十重天,仙庭之上,即便是仙,也都是打不开十重天的大门的,也就只有她这个神,能住的了十重天,任谁都是找不到她的。

    “难怪找不到我?”画妖娆坏笑的说道,这十重天的大门,只有神之躯能打开,这一点她是再清楚不过的,所以才索性躲到了十重天之地,落得个清静。

    阎冢听了,看着眼前这个依旧如从前般鬼丫头似得画妖娆,无耐的摇了摇头,她倒是落的清闲,躲得干净,倒是辛苦眼巴巴的寻她的人了。

    “今日来找我,怕不止叙旧这么简单吧?”阎冢端起茶盏,轻口的抿了一口茶,常日里,阎冢也爱上了铁观音的这一抹茶香,好像是成了唯一能与她有牵连的一条线,他便舍不得割断,一日日的喝着这茶,埋没着自己心里的那零星的苦。

    “一是叙旧,二是请你帮个忙”,画妖娆也实话实说,她确是今日来是有件事压着,来找他,也是为了这件事。

    阎冢眼里划过一抹的失望,确是转瞬消失不见了,恢复了如常温然的摸样,在外人眼里,他是冷酷冷血的魔族魔王,可是在画妖娆身旁,他却成了一个温然如风的男子,清然的问道,“我倒是有些好奇,这是什么事”。

    “魔契”,画妖娆也不藏着,立马就跟阎冢说明了来意,这也算是她心里一直压着的一块石头,早晚是要拔得。

    一听画妖娆说出这两个字,阎冢的眉头也是紧皱了起来,“魔契”,魔族契约,出卖灵魂的契约,自古都有一个传说,传说,当你愿意将你的灵魂出卖给魔族时,魔族便能助你达成你的希望,待你寿终正寝的那一日,魔族便会通过契约收走你的灵魂,在世人眼里这是一个自古的传说,而是现实中,这却是也是一个真实的事情。

    阎冢领着画妖娆来到了一个古老的石房门前,门上刻着魔族的守护兽和图腾,阎冢推动石门,走进这个古老而神圣的魔族禁地。

    一走进这个房间,画妖娆明显就能感觉到一股股的恶念萦绕在周围,一个个瓶子凌空的挂着,瓶子的上面都有一个黑色的小条,上面写着一行魔语,用来封印住着瓶子中的灵魂。

    “魔族至今,只留下这些与魔族签署契约的灵魂,其余还有许多已经不在了”,站在身后的阎冢轻声的说道。

    听了阎冢的话,画妖娆浅然的一笑,伸了一只手指轻轻的在空中摇动,过了一会,就有一个小瓶漠然的发着红色的小光,悠然的亮着,她伸手轻轻一勾,那只小瓶便已经落到了画妖娆的手里,画妖娆浅然的一笑,东西找到了。

    自古到今,但凡出卖了自己的灵魂给魔族之人,在人死之后,灵魂都会给魔族收到这禁地之中,有的被魔族之人吸收,有的保留至今,长时间的被困在魔族这般怨气重的禁地之中,这些灵魂也都已经变成了恶灵,没有灵魂的人是无法转世的,所以阎冢之前也考虑过要将这些灵魂放出,可是后来亲眼看见这些灵魂已经都成了恶灵,只怕放出去会危害苍生,便只能先且这般的关着。

    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画妖娆瞧着这满都是一个个恶灵,心里倒是也犯起了难,不过一会她便有了对策,等着日后将这些恶灵送到高僧佛门之中,熏上些日子,这魔气自然能被这盛然的佛气所驱散的,画妖娆倒是也不太担心。

    “可是要走了?”画妖娆发呆的时候,突然间身边的阎冢拉住了自己,有些不舍的问道,画妖娆无耐的看着身边的这个冷峻男子,心里觉得自己也许该呆在十重天里永世不出现的好。

    分身而下,坐在十殿的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