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八十三章 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那个下午,他们聊得相当的投机,畅聊着所有能说出的话。

    那天以后,画妖娆偷跑下界,有时间都会跑去青华那里,看着他仪表堂堂,佛光普照普度众生的样子,她便躲在角落里偷笑,等着人散了以后便开始调侃起青华来,那些时光里,他们都过的简单且快乐的,他们好像找到了彼此能一起玩耍的玩伴一般,回到了都错过的少年时代。

    可是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画妖娆本来逃下界就是很难的事情,都是看准了时间才能有机会偷跑下来,有时候一两个月都逃不出来,后来有一晚上,画妖娆做了有生以来的第一个噩梦,梦里她突然梦见了青华死了,正向着她挥手道别,她一下子就吓醒了,满头大汗的,整个心都开始不安起来,沉浮不定。

    她穿了红裙,便偷跑下界,来到青华所在的寺庙,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奄奄一息,几乎只剩下一口气而已,四目相望,一片寂静,相视无言,第一次,画妖娆知道了到底“失去”意味着什么。

    那一晚,寺钟高鸣,一声声的敲击着,响彻在浩然正空之上,那一晚,一代高僧佛青年近二十便坐化升天,被后世之人传颂为高僧。

    后世的千百年前传颂的便是这样,可是事实往往跟现实都是有些差别的,那一晚,直到青华坐化,画妖娆都立于旁边,在青华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刻,灵魂脱体而出,画妖娆终是不忍心,强行用仙法收了青华的魂魄,带回了天庭。

    天庭本来就是至纯之气浑厚之地,画妖娆靠着天河之水,一直聚集着青华的魂魄不散,并且偷偷的一点一点用自己的仙气,并且舍了一部分自己的仙骨给了青华,助青华重塑了身躯,在某种层度上来说,画妖娆用自己的仙骨和仙气让青华重生,青华便是和画妖娆仙脉相连的那一支。

    给青华重塑了身躯以后,自然青华就不能再呆在天庭之中,画妖娆便偷偷的将青华带下界,可是毕竟青华是画妖娆违背了天规而塑的人身,自然有一天这件事还是被查了出来,天帝亲自下令,责罚了画妖娆挨了一百零一天棍,画妖娆几乎卧床小半年才休养回来,等她再去找青华的时候,青华却已经消失不见了,任她再怎么找依旧找不到他,可是画妖娆知道青华还活着,活的安好,因为她总是能感觉到他的气息,这样画妖娆便也就安心了。

    画妖娆再见到青华的时候,他已经改名为“青华”了,当时刚好是百年一遇的佛宗大典,众仙都要列为出席,就在那一个个光头的金衣高僧中,画妖娆看见了青华的身影,远远的,四目相望,都是浅然的一笑。

    左等右等,终于等到了青华和画妖娆几乎同时溜出人群,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里,她跟他诉说着天庭无聊的生活,他跟她诉说着自己得过且过的就混成了一个高僧,两个人仿佛回到了从前一般的日子,却又改变了什么。

    就在画妖娆继续絮叨着天庭里的那些琐事的时候,突然间身边站着的青华一下子抱住了画妖娆,他紧紧的拥着她,良久,才轻声的说了一句,“你可知道我为何改了‘青华’这个名字吗?”

    画妖娆自然是想不出来,摇头,只等着青华来告诉她答案,等了许久,才等来了他悲凉的一声低诉,“‘青’是取‘倾慕’中‘倾’的谐音,‘华’是取‘画妖娆’这个名字中‘画’字的谐音,连在一起就是,倾慕画妖娆的隐意”,说完这句话,青华便扬长而去,只留下画妖娆一个人站立在原地。

    后来画妖娆很多次的偷跑去看过青华,看着他闭着眼睛,一身金衣袈裟,轻念着佛经,她总也想不明白,却也从来也不敢前去打扰他,她默默的瞧,他默默的假装不知道。

    直到有一日,画妖娆悄悄的守在金殿之外,悄然的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而画妖娆的身后,不知何时,燃灯佛祖已经立于此处。

    那一天,燃灯佛祖带着画妖娆走到了禅房,倒了一杯白水给画妖娆,一杯浑水给画妖娆,开口说道,“本来青华的悟性可谓是上乘之佳,三千众僧,无僧能及,而他的情根本长,却被横拦成了两截,可谓是天生的佛宗之僧,上仙当年不舍青华,便逆天为青华改了命程,重塑了身骨,却也无意中,将青华的情根打通,在他心里塑了一段情,无情,他便是佛宗第一僧,日后大佛之成,指日可待,有情,他便毁了这百年的佛旨,断了这佛门的禅机“,说完,燃灯佛祖将两杯水推到了画妖娆的面前。

    那一日以后,画妖娆再也没有去看过青华,她自己改了青华的命程,才让青华多了这情劫,他本可以成就一世的佛旨,位列佛宗之门,她自不会毁了他一分,她想青华成为那至清的那一杯水。

    自此以后的百年里,画妖娆从来都没有再来看过青华一次,她清楚的知道,不想见,不想念,才能成就青华一世的佛。

    清风徐然,依旧是当年的那一颗榕树下的石桌上,青华依旧是一身粗布白袍,提着茶壶,给画妖娆倒了一杯盏的清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清茶,低头吹散了零星的茶叶,抿着品了一口茶水。

    良久,画妖娆看着眼前的这个素然的男子,这个陪伴了自己十几载的师傅,相伴着走过了千百年的玩伴,想说的话,便一句也说不出来,也低头举起了茶盏,将青华倒的一杯茶水,抿着品完后,放下杯子,起身就要走。

    身后,一个声音轻起,沙哑的声音,“他等了你好些日子了”,说完,青华也起身,收了石桌上的茶具,端起,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两人离着二十米的距离,都骤然间停止了脚步,立在原地,两行清泪划过两人的脸颊,他们曾是最亲密的人,他曾是她的父,她的兄,她的天,她曾是他挚爱的人,爱到骨子里,可是这一刻,曾经的所有都将埋葬心底,再无开封之日,她将是高高在上的神明,他将是断了七情六欲的佛僧。

    刚一走出后院,一个紧紧的拥抱就包裹了画妖娆,那般冷落的身影,他抱着她一刻都不敢松手,他在她的耳边低声的说道,“我娶你,娆儿希望什么时候娶,我便什么时候娶”。

    听完明晔华的这一句话,画妖娆突然间像个孩子一般,所有的委屈都涌上了心头,哭的异常的悲惨起来。

    天之涯,画妖娆一身红衣漫天飞舞,她弯身跪地,重重的叩了一个头。

    良久她才起身,对着天空轻声的说道,“爹,我跟晔华要成亲了,我知道这天地之间肯定还留存着您的气息,所以我来告诉您一声,让您宽心”。

    “我看过天谕卷了,当年的事情我也都知道了,说到底这都还怪您,晔华曾经好歹是您

    镇守九曲黄泉界的玄武执明神君,四君之一,魔神大战的时候,被您误伤掉落万魔渊,受尽恶念折磨,集万恶之源,才成万恶魔。可是您倒是好,不但没有救他,反倒是,下令斩杀他,把他逼急了吧,冲破了封印与您血战三百回,最后还不是众神合力才将晔华杀死封印于万魔渊,您倒好,直接就招了天劫,连着众神在之后都陨落了”。

    “现在倒是好,您看您把闺女给舍进去了吧,为此,我吃了多少的亏,受了多少的罪,佛语倒是讲的好,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说道这里,画妖娆倒是兀自的咯咯的笑了起来。

    想起初见明晔华时,她依旧偷下界,在街角看见了被一群孩子殴打却依旧倔强的咬着牙一声不吭的明晔华,这一眼,也许她就入了神,硬着头皮,非将他带回了天界。

    明明知道他心里是不愿意的,明明知道他对自己是有敌意的,明明知道他故意给自己惹祸,可是她还是偏着心,一心的纵着他,宠着他,最后得了个几乎陨落的下场,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因果循环吧。

    她不是不知道他心里沉重的东西,她不是不知道他心里的顾虑,可是她依旧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给他留了一条可以退出的余地,他若想说,她便欣然的听着,他若不想说,她便至始至终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有那么一刻,在知道真相以后,她恨过晔华,可是最后,却觉得好笑,若是当年不是自己的父亲误伤了晔华,自然也不会有后面的种种,到底是父亲对不住晔华,到此,他们前世里的总总都已经落定成局,掀开,便再也不提,所以,画妖娆才躲在十重天那么久,就是希望,晔华有一天能自己想明白,关于爱恨,最终还是要自己想明白才行。

    良久,画妖娆又低头,在地上重重的叩了一个头,再抬起头来,画妖娆的眼睛有些微红,她浅笑着,明媚的一双眼眸带着闪亮的光芒,她轻柔的对着天边说道,“爹,我跟晔华会幸福的,他身体里的魔性我已经帮他控制住了,不会有意外的,您放心吧,另外,作为这四界之上最后一个神,您守护的这片土地,我会继承衣钵,继续发扬光大的”。

    一年以后

    一身红衣落然,身边一身蓝绸长袍的男子,紧紧的牵着身边的小人,在一双双眼眸的注视下,走进金碧辉煌的大堂,一时间,所有人都诧异的愣住了。

    “莫不是都见着鬼了不成,一个个张那么大的嘴干嘛,怎么,没请帖还不欢迎怎么滴”,画妖娆有些不满的瞧着身边的众人,魅然的一笑。

    听了画妖娆的这话,围坐着的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有位激动的立马就站起身来,可是瞧着画妖娆身边的某位身影,又将心里那份炽热的躁动硬是压了下去,只站在了原地。

    “姐姐,当真是姐姐”,高位之上,一身霞光碧服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