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59空难(首更求支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停了下来。

    “宋家大小姐是吧,我可终于等到你了。”偌大的仓库内,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坐在中央一个古老的太师椅上,见着被绑得结结实实的金珠尧被他手下的人带了过来,他得意地咧嘴大笑,“这下可好玩了,来人,把她的眼罩拿开,早就听说宋家大小姐美得上天了,我倒要看看她是有多美。”

    此时金珠尧刚被两个身强体壮的男人从车子里提了下来,将她往地上用力一扔,狠狠摔倒在了离雷老大五米远的地方。

    堵住嘴的布团和蒙住眼的布罩被一只大手毫不客气地撕掉,头顶的灯光一下进入金珠尧的眼,刺激得她条件反射地低下头,眨了眨眼躲闪着。

    这里是哪里?

    还能是哪里?还有谁敢惹宋清池?当然是不要命的老雷。

    金珠尧神经紧绷,抬起头时,见着雷老大看着自己垂涎三尺的模样,登时咒骂:“给你两个选择,一,马上放了我,我还能考虑饶过你这次!二,死!”

    这些年这老东西不断在挑战宋家,虽然屡屡被宋清池收拾,却是非一般的难磨,这老家伙只会越挫越勇。

    “不愧是宋家大小姐。”坐在座椅上的雷老大笑嘻嘻地瞅着金珠尧,道,“连俘虏都做的这么有气场,看来宋清池没少训练你。”

    “废话少说!快放了我!”金珠尧怒瞪着雷老大,“我劝你最好识相点,如果等到他们找上门来,你真就只有死这一条路了!”

    不是她威胁雷老大,事实就是如此。更不是她自以为是,这些年她在宋清池心里的分量都比宋无学的还要重,如果一旦宋清池知道雷老大绑架了她,他下手既果敢又狠辣,雷老大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们?你是说宋清池吗?”闻言,雷老大伸出左手,马上就有个大哥大出现在他手上,“老子天不怕地不怕,他宋清池我更加就从没把他放在眼里过。威胁我?小姑娘,你还嫩点。上次宋清池给我手下整那么惨,现在你最好给我安安静静地待着,老子马上就给宋清池打电话,让他带着五个亿过来赎人赔罪,否则,嘿嘿……”

    最后那一笑,森森的直叫人背脊发凉。

    五个亿?狮子大开口吗!

    “老东西,你……”

    金珠尧刚想开口,却旋即又被雷老大手下的人往她嘴里塞了个布团过来,再次堵得她无法说话,只能十分无力地发出一阵“唔唔”的声音。

    怎么办?难道真的要等宋清池被威胁吗?宋家虽然不缺钱,可是五个亿如此天文数额,雷老大这是要掏空宋清池的底啊!

    金珠尧倒抽一口凉气,她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更不能连累到宋家任何人,哪怕只是手底下的一个小弟兄!

    她不再挣扎叫唤,而是努力让自己不安的心安定下来,然后眯着眸子,环顾着四周的环境。

    仓库看上去应该是雷老大自己地盘里的交易仓库,占地面积大概在五百平米左右,除了大门外,分别还有其他三个小门,以此可以确定一点,这是在一楼。

    既然是在一楼,那就好办了!

    然而这仓库里除了雷老大,还有七八个他手底下的人。金珠尧手脚都被绳子捆住,她不可能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去动被捆住的双脚,只能动作甚小地在背后磨蹭着手腕上的绳子。

    “你别怪我没提醒你,二十四小时内,老子要是没收到钱,你的宝贝女儿可得遭殃,哈哈哈!”这时,雷老大已经笑嘻嘻地挂断了电话。他突然站起身,走到金珠尧面前。

    “唔唔唔(你想干什么)……”金珠尧旋即停止了背后双手的挣扎,十分警惕地瞪着离自己愈发近的雷老大。

    对方人多势众,她单枪匹马,还被绑着,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

    真是没想到,她在裴七那边吃了亏,马上却又进了贼窝,而这一次,看来是要吃大亏了!

    “你放心,我不想干什么。”雷老大似乎猜到了她要说什么,他弯下腰,肥的流油的手遏住金珠尧小巧的下巴,十分猥琐地笑着将她嘴里的布团再次拿出,“我已经跟那老东西说了,二十四小时内肯定会让你好好的,一根汗毛都不会掉你的。”

    “呸……你做梦去吧!”再次得到自由,金珠尧一口气吐了过去,一秒便糊了雷老大半边脸。

    雷老大一擦脸上,见竟是她的口水,顿时脸色就变了,扬手一巴掌就往金珠尧脸上扇了下去:“小表子,不想活了是吧!今天老子就让你尝尝拳头的厉害!!”

    这一巴掌下来,金珠尧娇嫩的脸颊上瞬间出现一片红的掌印。她忍着痛扬起头,怒视着雷老大一干人等:“你今天最好把我打死,否则你会死!”

    她今天如果能活着出去,日后定加倍奉还!

    “嘿!小表子嘴巴还真犟!想死是吧?”雷老大一声吆喝,“来人,给我打!狠狠地打!打死了算老子的!”

    很快其余七八个他的手下一个个都撸起袖子朝金珠尧走了过去,看着这些人朝自己走来,金珠尧的身子连忙往后缩,更费力地挣扎着手腕上的那条绳子:“我看谁敢动我!”

    “不就是宋家大小姐么?谁不敢动你?”雷老大带头叫嚣,其他人也纷纷笑嘻嘻地开口附和,“就是,宋清池算哪根葱,我们老大灭了那老家伙是迟早的事,小表子,你长得可真漂亮……”

    “老大,你看这小妞长得这么漂亮,不如我们……”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句。

    金珠尧听了,浑身不禁都打了个哆嗦:“滚!都给我滚远一点!别碰我!谁敢碰我一下,我剁了谁让他断子绝孙!”

    “断子绝孙?哎哟我好怕哦……”

    “来呀,来让我断子绝孙呀……”

    “快去把她的衣服扒了,咱们一个一个来……”

    男人们猥琐的脸孔不断放大,金珠尧惊恐之余,也没忘记要拼命挣脱。

    就在这些人丧心病狂排好队、雷老大作为第一人将要扑过来之时,背后手腕那根绳子终于被她挣脱松了。她扬起手,对着雷老大的脸就是两掌,更是狠狠将雷老大的左耳用力揪起,一秒便撕裂了一半。

    “嗷呜……”头上地上血淋淋一片,雷老大痛得老脸都皱巴起来。

    “老大……”正排队的一帮人见状,连忙七手八脚涌了上前围着雷老大:“老大,没事吧老大……”

    “撕你们一只耳朵下来看看会不会没事……”

    趁雷老大吃痛地倒在一边捂着被撕裂的耳朵痛苦呻yin之时,金珠尧连忙迅速又去解绑在脚上的绳子。

    “快,别让她跑了,快抓住她……”

    见她马上就要得到自由了,雷老大连忙指挥手下。闻言,一帮人又连忙站起身,朝着金珠尧扑去。

    “滚!”

    一团绳子这时飞了过来,狠狠砸在这帮人身上。

    金珠尧迅速起了身,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朝外面狂奔。

    “抓住她,抓住她……”

    身后,这些喊声越加吵了。金珠尧此时就像只被关了许久的小兽,好不容易得到自由,她怎可能比他们慢?

    然而她最终还是疏忽了。

    只顾着逃离的她,根本没注意在门口暗处还有雷老大的人隐藏着。当她好不容易跑到门口时,后脑勺却突然被一个粗壮的东西猛地一击,下一刻,她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晕厥之前,她的大脑里还在发出指令:跑,快跑……

    “老大,该怎么处置?”用木头将金珠尧敲昏的男人将金珠尧拖了进去。

    “把她给我捆起来!捆严实一点!别再让人跑了!”雷老大气急败坏地说完,这才又感知到耳朵生疼,走到一旁坐了下来,“哎呦,真是痛死老子了……看什么看,还不快去给老子叫个医生过来!”

    金珠尧再度被捆住,且是被背靠着柱子捆得老紧。

    “醒来了!”

    她也不知昏了多久,只知自己是被一盆刺骨的凉水泼醒的。

    一醒来,便是“啪啪”两巴掌。

    ……

    宋家。

    宋清池接到雷老大打来的电话,气得脸都青了。

    他真是越来越小看了雷老大,平时对对方的人是不是太温柔了?现在,那该死的姓雷的,居然已经猖狂到了绑架金珠尧,真是气死他了!

    不行!得赶快带人去救人!

    一想到自己视如己出的女儿金珠尧在雷老大手上,宋清池急疯了,从保险柜里拿了钱就往外赶。

    他不是没怀疑过这件事情的真实可信度,金珠尧身手也算是好的了,怎么可能就被绑了?只是,金珠尧对他而言不止是养女,更重要的一点是,她是他逝去挚友的遗孤,即便这事是个假的,他也要过去探个究竟。更何况,万一是真的呢?他绝不能让珠尧死!对方是些什么人,可不像是他宋清池手下的人规规矩矩,他们会对珠尧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他想都不敢想……

    宋清池带着从保险柜拿的东西出了大厅,正要四处吩咐让手下所有人都集合前去雷老大那边,但最终他却没有这么做。

    他突然回想起雷老大电话里最后那句话。

    雷老大说:“想你的宝贝女儿完好无缺,那就乖乖带上钱过来。不过,只准你一个人来,要是被我的人发现多了半个,老子绝不手软直接撕票!”

    就是这样一句话,让一向未曾畏惧过谁的宋清池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愣住了。

    不能带人过去,为了珠尧的安全……

    最终,宋清池放弃了这个念头。

    不过,走之前,他有交代手下的兄弟们,若是一个小时内他没回来,就带上人去剿了雷老大的窝。

    金珠尧要是有什么事情,他绝不心慈手软!

    ……

    宋清池前脚刚走,宋无学后脚便开着车回来了。

    “老宋人呢?”宋无学一回来就急着去找宋清池,然而他跑到他老爹房间看了一圈,没发现人反而发现保险柜空了,逮着一个手下便问,“这大晚上的我爸他去哪了?都快十一点了!”

    “少爷,老大他刚刚接了雷老大的电话,说是大小姐被雷老大绑架了,要我们一个小时内如果没见到他回来就……”

    “shuit!”

    手下话还没说完,宋无学低吼一声便飞奔出了宋家。

    ……

    啪!

    啪!

    啪!

    软鞭一鞭又一鞭打在金珠尧的身上,脸上,腿上……若非身上裴七的外套,恐怕她的身体早就被打开了花。除了上身,她的腿上和脸上伤痕累累,尤其是腿上,若不是被绑着,怕是早就瘫软下去。

    “你,你最好……最好把我打死!”

    金珠尧虚弱地睁着眼睛看着坐在不远处包扎耳朵的雷老大,再怎么狼狈,她眸子里的光芒依旧叫人心悚悚的。

    “你以为老子不敢啊?”雷老大冷眼喝道,“兄弟们,给老子狠狠地打,打死她!奶奶的,敢动老子,老子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又是一鞭子下来,抽在了金珠尧的脖子上。

    在她记事开始,这是第一次自己如此狼狈地在别人的鞭子底下。每挨一鞭,日后复仇的心思就越是猖狂地在她内心滋生。

    痛!

    再痛,金珠尧最多也只是闷哼一声,却不叫出来。

    仓库里,雷老大的手下轮番对动弹不得的金珠尧打得正欢,却不知外头,危险正渐渐逼近了他们。

    仓库外边到处都有雷老大的人在站岗守卫,几乎都守在暗处,这是雷老大一早就安排好的,为的就是当宋清池过来的时候好顺利拿下宋清池。

    然而,此时此刻,这些藏在暗处等待猎物上门的人,却一个个正在逐渐消失。

    “唔!”

    “……”

    黑暗中,唔叫声一声接着一声,人也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几乎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被神秘的侵袭者接连敲晕拿下。

    来人只有区区五人。

    不到一分钟的功夫,仓库外面雷老大的人,便全部被来人悄无声息地放倒。

    然而,这五人放倒全部雷老大的人后,却并没有急着进入仓库,而是被主使者差回,迅速上了三辆黑色长车驶离了这片区域。

    “喂,110吗?这里是……”

    黑暗中,一双赤眸缓缓地回过头,注视着仓库方向,直到转角不见……

    ……

    “老大,她好像快不行了。”手执鞭子的人打得累了,看到金珠尧已经奄奄一息连眼睛都睁不开了,有些后怕地问,“要是真死了怎么办?老大,我们要不要现在就跑路啊?宋清池那边要是来人了,到时候……”

    “说的对。”雷老大站起身,看了看时间,最后又看了浑身被血染红的金珠尧一眼,“你们留在这里,你,你,护送老子离开。”

    虽然口口声声说不怕宋清池,可到底宋清池的实力是远远将雷老大甩过几十条街的,说不怕是假的。

    “别扔下我们啊,老大……”

    被要求留下的两个人看着雷老大走远,这都快要哭了。

    恰时,雷老大等人还没走出仓库,却见十多个警察冲了进来:“别动!蹲下!”

    雷老大顿时就慌了,转身就逃,想从另一道门溜出去。下一刻,一声枪声骤然响起,精巧的子弹瞬间穿过了雷老大的右腿,血崩了出来。

    “你们今天一个都别想逃!”随着一声稚嫩却极其认真严肃的女音响起,裴玉尧垂下手,枪口指着地面。她环顾了四处一圈,最后视线定格在了柱子前昏过去的金珠尧身上,“把人带走!”

    走到金珠尧面前,裴玉尧将捆绑的绳子解开,金珠尧的身体瞬间就顺着柱子倒了下去。

    “喂,醒醒,喂……”

    她蹲下身体,收起手枪,用手拍了拍金珠尧的脸。

    看着眼前的人一身是伤是血的模样,裴玉尧心里小小震惊了几秒。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个自称是她姐姐的人,此时不是应该在叔叔家里吗?

    心里头疑惑重重,更令她以及其他所有今晚为这事出动的警察疑惑的是,二十分钟前,他们确实接到一个报警电话,却查不出是谁报的警。

    雷老大的人全部被警察清理带走了,包括仓库里那大半个仓库的禁品,一并拖走销毁。

    “小裴,你认识这女的吗?”将刘队见裴玉尧一直停留在金珠尧面前,有些好奇。

    “不认识。”裴玉尧站起身,转身对其他几个同事吩咐,“她伤的不轻,送她去医院。”

    裴玉尧的面上满是疏离和冷漠,看不出一丝破绽,却又让人觉得哪里都是破绽。可她毕竟是少将裴七的侄女,有着如此之高的身份,没人敢当面质疑。

    现场收拾得差不多,金珠尧也正被几个警察往外边抬去。

    恰时,不远处,几个警察跑了过来,对刘队大叫:“刘,刘队,那,那边……”

    “好好说,那边怎么了?”

    “那边,那边……”来人喘着气说,“好像是黑社会老大宋清池和宋无学,差点就让他们逃了!”

    “是吗?”闻言,刘队面上一喜,“太好了!今天也不知道吹的什么风,老雷和宋清池这两股黑势力我们已经盯了他们很久了,可算是待着人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