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60失忆(首更求支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三个月后。

    全国上下,各大国际机场全被封锁,甚至各个大小需要实名制的车站,哪里都有身着黑衣的警卫严格把关着。

    全国人民都知道,那是Y市国务军统少将裴七,在找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名叫金珠尧。

    然而,他找了整整三个月都还没有消息。为以防她飞出国,他甚至在两个多月前就将全国各大国际机场封锁,只放外面的人回来,而绝不放人出去。

    裴家宅里。

    “少将,还是没有任何消息。”警卫们一波接着一波过来报告着当日的巡查结果。

    这无疑让裴七更为狂躁,经历过这么几个月以来的屡屡失望,他整个人比从前更为粗暴使人恐惧:“滚!”

    是的,哪怕是一个同名同姓的都没找到过。

    都三个月了,他都快要疯了!想杀人,很想杀人,他恨不得将所有过来报告消息的人都崩了,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竟然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真是够了!

    警卫们已经习惯了,十分有秩序地往外走。

    “该死的,金珠尧,你到底在哪!”

    见所有人都走了,裴七一掌拍在桌上,桌面上放着的玻璃杯因这一掌力“砰”的一声便掉到了地上,瞬间碎成了十片百片,水也倒了一地。

    楼上,一身便衣的裴玉尧站在楼口,望着大厅里发生的那一切,她眯了眯眼,转身又回了房。

    三个月了!

    三个月前,她亲自将金珠尧“送”出了国。

    是的,是“送”。

    事实上,她才没有那么傻。不管她把金珠尧送到哪里,她亲爱的叔叔总有找到金珠尧的办法。

    既然这样,那就让他永远都找不到好了。

    事实上也是如此,三个月了,不论是国外还是国内,都一点消息也没有。

    是啊,一点消息都没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裴玉尧心里费解极了。人是她安排的没错,三个月前在新闻上出现的那条XX市郊外发生的坠机事故新闻也是她安排的,然而令她一直以来耿耿于怀的是,事故现场除了一架摔得四分五裂的直升机和那几个男人的尸体,却并没有金珠尧,这让她三个月来心情都处于极度慌张中。

    金珠尧到底死了没有?为什么不见她的尸体?如果哪一天突然现身,她又该怎么在叔叔面前交代这件事情?

    角落里,裴玉尧长长地呼了一口气,每时每刻,她的神经都紧紧绷着,就像绷紧的琴弦,也不知什么时候这根弦就会断掉。

    而与此同时,宋家。

    “怎么样,有消息了吗?”宋无学精疲力尽地回来,迎面就看到宋清池一脸的焦急,他摇了摇头,“没有,裴七那边也没有任何消息。”

    因为寻找金珠尧的下落,宋清池的头发都白了许多,宋无学也没好到哪里去,从前他的吊儿郎当自他从监狱里出来的那天就已消失,像换了个人似的,性格也变了不少,这段时间以来,他为了寻找金珠尧,多少个夜晚他都失了眠,他也数不清了,原本好好一个阳光青春的帅小哥,如今看上去也憔悴了许多。

    珠尧到底去了哪里……

    客厅里,父子俩不时唉声叹气。

    “爸,我再出去找找看。”不知过了多久,宋无学突然站起身。宋清池抬起头,担心地问,“天都快黑了,你要去哪里找?明天再去找吧,你都几天几夜没好好睡一觉了。”

    “爸,不了!”宋无学摇了摇头,不顾宋清池的意见,飞快出了家门。

    他一直都觉得珠尧肯定是被裴七藏在了哪个地方不让他们找到,他一直不相信自己看到的那样,对他而言,裴七这些时间的所作所为,什么封锁机场严查车站,都不过是做戏给他宋家看的,裴七是什么人,他的老爹在世的时候可是国家重量级的司令干部,如今身为少将的裴七权威巨大,不管是在哪一界,他都可以做到只手遮天,要找一个人,易如反掌,又怎么会找了三个月都毫无线索?

    因此,宋无学越来越敢肯定,他们之所以找不到珠尧,一定是裴七从中作梗。

    对,一定是这样!

    他不能再这样盲目地找下去了!

    宋无学出了家门,独自驾驶着车便朝着裴家飞奔而去。

    他的车子一路上横冲直撞,几次差点撞上路边的栏杆,好在他转弯及时,几次与迎面而来的大车子擦肩而过,好在每次都能在危急之时惊险脱险,红灯更是不知被他闯了多少次。这一路上,他的眼里只有金珠尧,就连交警的车跟在他后面鸣了许久的笛,他都半点没有发觉。

    不知道死里逃生了几回,当他终于到了裴家时,天已完全黑了下来。

    “先生!你不能进去!”

    裴家大门口,宋无学一下车,便又横冲直撞想要朝里走,但门口的警卫却拦住了他,死活不让他进去。

    这次宋无学没再像之前那么好说话了,他一拳头就抡到了眼前一个警卫脸上,“给我闪开!”

    这都动手了,其他几个人见状,连忙上前帮忙。

    宋无学很快和这些警卫你一拳我一拳地来往着,扭打在一起。两三个警卫挨了拳头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想要收手,但宋无学却不给他们机会,没一会,这看门的几人就被宋无学打倒在地。

    “滚!”

    进了园子,宋无学依然狂躁得很。

    面对大厅口的那几人的阻挠,他更不客气了,一拳便解决了一个。

    此时,裴七正坐在大厅里,玩弄着他身旁的那只大金莽,对宋无学的闯入,他连头都没有抬一下。外面的吵闹声他不是没有察觉到,只不过,宋无学还太嫩,他根本不屑将宋无学看做是种威胁。

    “姓裴的,珠尧在哪里!”已经从外头进来的宋无学见裴七竟还悠然自得玩着金莽,登时气不打一处来,气冲冲地就朝裴七的方向大步过去,“我知道是你把珠尧藏起来了,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

    宋无学情绪比较激动,十几个身着黑衣的警卫从两边过来,想要将宋无学控制住。

    这时,却听裴七沉声开口:“全都退下。”

    “少,少将……”

    警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看满面怒气的宋无学,杵着,不太敢离开。

    “一,二……”

    还未到三声,警卫们连忙手忙脚乱地往外走去。千万别听到第三声出来,否则要吃什么苦头谁都不知道。

    “把珠尧交出来!”宋无学狠狠瞪着裴七,怒道,“我知道她一定在你这里,你也别再装模作样了!”

    “你凭什么确定金珠尧在我这里?”裴七绝美的脸上微微笑了一笑,他将黄金蟒放到一旁,随后站起身,朝宋无学走去。

    他是那样的完美,不论是他的身形,还是他的容颜,都完美到令人嘘叹。

    无可置否,在他起身面向自己的那一刻,宋无学那对狭长的桃花眸里,那双黑色的珠子睁了睁,那里确确实实闪现过一抹惊艳:这世上竟还有如此惊艳的男人!他到底是什么人?

    但随之而来的是狂风暴雨一般的对峙。

    “除了你,还有谁有这种权利!”收回眼里的惊艳感,宋无学一身正色,往前走去,“你说,还有谁会像你这么卑鄙,还不快把珠尧还给我!”

    此时,两个人离的已经不到两米。

    “呵……还?给你?”裴七精致的唇角勾起一丝讽刺的弧度,双手插在兜里,十分平静地看着比他矮了半截头的宋无学,“你说的没错,金珠尧,她是在我这里,可是她……不想见你。”

    “我就知道是你在作祟!”闻言,宋无学更气了,他的拳头已经忍不住了,扬起的同时,愤怒嘶吼,“她想不想见我跟你没关系!你他妈少给我在这瞎废话,快把珠尧交出来!”

    宋无学的拳头迅速朝着裴七的脸抡了过去。

    一直在楼上偷看的人,见状,连忙担心地尖叫出声:“宋无学,你敢对我叔叔怎样,我就打死你!”

    与此同时,小手枪火速掏出,对准了宋无学。

    然而,在她扣下扳机之前,却惊住了。

    “嗷……”

    宋无学的拳头没有抡到裴七的脸上,反而在危急的那一刻,被裴七迅速握住了他的手腕,一秒的功夫,宋无学便被裴七不费吹灰之力甩到一旁,倒在地上。

    蔓藤上攀爬的黄金蟒这时很快窜了过来,将宋无学的双腿紧紧缠绕住。

    “给本大爷走开……!”宋无学被黄金蟒死死缠着腿,想站站不起来,气得他拽起蛇尾就死力拉扯,一边怒骂,“一坨屎还想缠住本大爷,看本大爷今天不把你弄死就不叫宋无学……”

    黄金蟒受到惊吓,张开大嘴就往宋无学的脸咬去。

    眼看着那长长的蛇信子朝自己快速过来,宋无学也是急了,一把将黄金蟒的尾巴抓住,说时迟那时快,当黄金蟒的獠牙大嘴就要咬上他时,黄金蟒的尾巴十分及时地代替了他的脸,进入了那张獠牙大口中。

    金蟒起先未料到那是自己的尾巴,只当是宋无学的身体一部分,硬是将自己的尾巴死命往腹中吞去,反应过来时它已经不能自己去弄开,且十分痛苦地剧烈晃动着身体。趁这时,宋无学连忙迅速将双腿挣脱了出来。

    好险!差点就成了这条该死的金蟒的盘中餐了!

    宋无学站起身,因刚才腿被金蟒缠得过紧而有些瘫软颤抖不已。

    那边,见着宋无学死里逃生,裴七眸子里闪过一丝异样,面上却再平静不过:“趁我心情还不坏,赶快滚!”这个叫宋无学的小孩,他真是回回见了心情都不痛快!更何况,这家伙居然还是宋清池的后代!

    若是换在从前,他一定毫不犹豫掐死他!

    “你如果不把珠尧还给我,我就不走!”宋无学一副无赖的样子,回头走到沙发前一屁股就坐了下来。

    “还给你?好笑。”裴七眉头挑了挑,“金珠尧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了?她是你老婆,还是你女朋友?”

    “我……她是我……”女朋友老婆好像都不是……宋无学语塞,极力在内心找着理由,“她是我姐,我是她弟,怎么了,我来把我姐带回家关你什么事啊?赶紧的别废话了!”

    “你姓宋,她姓金,哪来的你这么个弟弟?”看着宋无学耍赖的表情动作,裴七心头愈发生恨,他突然扬起手掌,拍了三声,很快就有几十个警卫从外面进了来,“把这野小子丢出去!”

    语毕,他绕过宋无学,朝楼梯走去。

    “姓裴的,你敢!扔我?你没资格!”这时,宋无学眼见这么多人朝自己走来,他知道自己是躲不过去了,人还没起来,就被几个人架起来了。气得他怒火中烧,“姓裴的,今天你把我扔出去,明天老子还会过来,你有本事就把我也藏起来。”

    “宋无学。”这时,裴七骤然顿下脚步,他缓缓侧过头来,讽刺地道了句,“不是你要我如何如何我就该如何如何,不是你以为我如何如何我就真的如何如何,我藏金珠尧与否,都不是你该管的。下次你要再来,带上宋清池过来,我不想分两次解决。”

    不再管宋无学如何,他再度抬脚往楼梯走去。

    “天杀的,姓裴的,快放我下来,该死……”

    从大厅到外边,宋无学不断鬼哭狼嚎着。

    “叔叔,你,你还好吗?”二楼楼道口,裴玉尧早已经收起了枪,在裴七面前,她总是一副可爱又叫人怜悯的孩子模样。

    一直以来,她都把眼前的这个男人当神一样仰慕着。

    然而对裴七来说,裴玉尧,不过是他拿来逼金珠尧现身的一枚棋子,每一个日日夜夜,她就像宠物一样睡在他的床下。

    裴七无意去理会裴玉尧,加上这几个月来寻找金珠尧的事情已经让他精疲力尽,他甚至连看都懒得看裴玉尧一眼。

    他不说一句话,面无表情地绕过了裴玉尧,从她身边走开,朝楼上抬脚迈去。

    “叔叔……”见裴七看也没看自己一眼就走了,裴玉尧连忙跟了上去,弱弱地用手扯了扯他的衣角,“叔叔,等等玉尧。”

    裴七没有接受她,但也没有拒绝她。

    在回房的路上,他一直只在思考一件事情。

    三个月了!

    他有查过,金珠尧并没有出国。可惜他位高权重,却连金珠尧人都找不到……

    已经不止一次在心里着急,叹息。

    金珠尧,她到底去了哪里?

    裴七心里乱极了。

    这么多年来,他还从未有过自己做不了的事情,也从未被谁搞的如此心慌烦躁。

    他确定金珠尧不是自己离开的,三个月前那天医院的监控录像,很奇怪的,似乎是被人刻意删除了,连备份都没有。那时候金珠尧全身多处受伤,宋清池在拘留所,宋无学还没被放出来,金珠尧并没有帮手能帮她离开医院,更没有去把监控录像删除的时间和权利。

    一定有人瞒着他,帮她离开!!!

    什么事情都瞒不过裴七的眼,包括他身后的这个人。

    卧室里。

    裴七一头倒在大床上。

    床下不到一米的地方,便是裴玉尧的地铺。

    裴玉尧站在床边,看着裴七闭眸躺倒在大床上的样子,想到他一个字都不跟自己说,心里有气。

    三个月了,呵呵!

    她千方百计将金珠尧调离他的视线,没想到换来的结果却是,三个月来,他的心都扑在寻找金珠尧的事情上。为了寻找那个女人,他甚至牵动了全国警力。

    真是讽刺啊!她以为他对金珠尧并没有一丝特殊的情愫,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如果不是太重要,不可能为了一个人如此大动干戈,就像她对他。

    越想,心里那腔怒火就燃得越旺。

    她在床前站了多久,卧室里就安静了多久。

    “叔叔。”

    终于,她忍不住了。她突然脱了外套,爬尚了床,纤瘦的身体半压在裴七的身上。

    她不能再等下去了!爬上叔叔的床,是她多年来一直非常想做的事情。从前,她不敢,现在,她什么也顾不了了,哪怕知道他会生气,会发火。

    然而……却并没有。

    床上的人,似乎一直在等待这一刻的到来。

    “叔叔,玉尧……”

    第一次与裴七的身体如此接触,裴玉尧心跳加速,脸已经烧得通红。

    她刚开口,下一刻,却被身下的人搂住她的身体,翻身过来,转眼两个人就换了过来。

    “告诉叔叔,你喜不喜欢叔叔?”

    那头银发倾泻而下,落在裴玉尧的脸上,身上。他的气息虽然暧昧, 却叫裴玉尧还是感觉到很冷。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他不拒绝她,已经很好了!

    “……嗯。”在裴七“深情”的注视下,裴玉尧红着脸,羞涩地点了点头,“喜欢……”

    “大声一点,叔叔没听到。”

    裴七话里带着宠溺,眸里却闪过一抹阴沉,他有多恨金时御,就有多嫌弃裴玉尧。但即便如此,他也绝不放过任何一个利用她的机会。

    “嗯!”裴玉尧更娇羞了,重重地点头,“喜欢!玉尧喜欢叔叔,真的好喜欢叔叔。很久以前,玉尧就想对叔叔说了……叔叔,玉尧真的好喜欢你,叔叔……”

    她都不敢睁眼看他,一直娇羞闭着眼睛。

    “爱不爱叔叔?嗯?”

    裴七的面上满是嫌弃,他最不喜欢看到裴玉尧如此模样在自己面前出现,看着裴玉尧,就仿佛看到了金时御。他多想掐死这个跟金时御那么像的女孩,但他一直在忍,拼命忍,告诉自己,她的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