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62我回来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珠尧,小心这里。”

    店门口,宁世勋体贴地缠着金珠尧上台阶。

    与此同时,已经将包好的婚纱抱在怀里的裴玉尧正好在这时也走了出来。

    擦肩而过的那一刻,金珠尧和裴玉尧两个人心里都惊了一下。那种心悸的感觉,就好像冥冥中某种东西把她们的心牵动了。

    那是谁?

    裴玉尧顿住脚步,缓缓回头,看着在眼前那个有些熟悉却有些陌生的女人的背影,心里莫名感到一丝慌张。

    是她看错了吗?

    那个女人,难道会是失踪已久的金珠尧?

    不,不会的……

    想到这,裴玉尧马上就自顾在心里否决了这一点。

    呵,呵呵,怎么可能会是金珠尧?她早在三个月前就已经死掉了,怎么可能还活着回来?就算她还活着,那又如何?从那么高的空中摔下来,不死也残废了。

    这样想着,裴玉尧心里也就放心了很多,带着她的婚纱便上了车往回家的方向赶。

    明天便是她和叔叔裴七的婚礼,叔叔说了,他年纪大了,想在晚年有个家,想要她陪着他一辈子,一切都会好的,即便金珠尧真的出现了,她也相信,她的叔叔,她的未婚夫,眼里也只会有她自己。

    ……

    “金珠尧,还不赶紧接电话,快点接电话啊,人都到哪去了!”

    酒店里,江火炎醒来后,本想叫上金珠尧先去外面吃点东西,没想到敲门敲了好一会都没人应,他担心她会因为腿脚不便摔倒了昏厥了,于是又去前台拿了她房间的备用钥匙,结果没想到人都不在。最后当他记得火燎急撩的时候,门口的迎宾告诉他,金珠尧于一个多小时前就出去了,至于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

    江火炎急得要命,打了好几通电话都没人接,最后他是满大街的跑,找得满头大汗,找得心急如焚,就连他老娘打来的电话,他也没这时间去接。

    最后,他是在一条商务街的一家婚纱店里找到的金珠尧。

    当时,金珠尧在宁世勋的搀扶下从店里出来。

    “珠尧,你家在哪啊?要不我送你回去?”眼看着就要分别了,宁世勋十分不舍。

    “送什么送?用不着你来送。”江火炎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拍宁世勋的肩膀,拉起金珠尧的手,“珠尧,你一个人别瞎走,要是遇到坏人了怎么办?”

    “江…江火炎?你醒啦?”

    金珠尧有些惊讶地看着江火炎握住自己的手,她还以为这家伙最早也要到半夜才能醒。

    “我要是不醒,你都要被坏人骗走了。傻瓜。”江火炎将宁世勋往边上一推,便牵着金珠尧往回酒店的方向走去。

    最后“傻瓜”二字,是带着多么宠溺的语气,宁世勋一脸惊愕:“珠尧,我……”

    可惜人家眼里根本就没有他,不到一会,便走远了。

    宁世勋站在原地垂头丧气,心理阴影面积不断扩大。

    ……

    回到酒店后,金珠尧陪着江火炎去了西餐厅陪他吃饭,吃完东西后,又各自回了房里。

    明天,将会发生什么事情?金珠尧很期待,同时又感到害怕。

    她不知道自己过去会是什么样,不知道过去的那个自己是好还是坏,心里又期待又忐忑。如果出现她意想不到的事情,她该怎么去化解?

    这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

    梦见她进了一幢十分古典简约的巨宅,宅子里有着许许多多的蔓藤,还有一条黄金色的大蟒。她走进去,看到大蟒的旁边,坐着一个人,可是她却没办法看清那个人的脸。

    只是模糊地看到,那个人,有着一头长长的银色发丝,很美,很美……

    ……

    婚礼设在Y市人气最旺的一个中大型教堂。

    这一天,豪车满街,路边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教堂里两边的见证席上,早已经坐满了人。这些人中,有裴玉尧在警局里认识的同事和领导,也有国内知名企业家以及国家许多重量级的官员。

    “请问美丽的新娘裴女士,你是否愿意此刻站在你身旁的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贫穷还是康健,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的尽头?”

    当神父转向一袭美丽婚纱的新娘子时,新娘子深情地望着眼前那绝美馥丽的男人,重重地点了头:

    “我愿意!”

    一时间,教堂里登时掌声雷动。

    “我愿意!”

    这一声回应,清脆响亮,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从这句回应中所有人都知道新娘子对新郎感情有多么的深厚,有人赞许却也有人质疑。二十岁的新娘嫁给四十岁的新郎,如此大的年龄差,这桩婚姻,日后真的不会出现问题么?

    更令人感到担心的是,新郎明显心不在焉。

    戒指交换的那一刻,裴玉尧激动极了:“叔叔,玉尧终于嫁给你了。”

    “是啊,终于到这一天了。”

    裴七皮笑肉不笑,就算到了这天,那个女人还是没出现。她、真的在逼他是吧。

    他赤色的瞳孔里闪烁着一丝丝不易察觉的阴狠。

    这场婚礼,本就是为了引她出来,可是如今,她却是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不要了,他心中又瞬间涌起了一股又一股的仇恨。

    金珠尧……他轻轻张合着嘴唇,念着这个名字。她若再不来,他真的不会再留情了……

    “等一下!”

    就在两个人戒指要交换过来的那一刻,门外,突然响起了一记洪亮的声音。

    所有人循声望去,见竟是出了名的黑社会老大宋清池,不禁唏嘘一片。这黑社会老大来干什么?一个混黑道的,他怎么敢来?

    裴七本心里原本是惊了一下的,他以为会是金珠尧,可是当他反应过来那是个男人的声音时,看都没看一眼:“把这个人给我请出去。”

    宋清池,那是他的仇人,要不是宋清池早年帮着金时御,他这些年所受的苦都不会有。

    在来人将宋清池请出去之前,宋清池抬了抬手:“慢!”

    几个人收住脚步,没再近前,回头看向裴七。

    宋清池不管裴七怎样,在众人疑惑的视线里,他大步朝着教堂高台上的人迈去。走到台下时,他突然将手中一盒东西递到新娘子面前。

    “玉尧,这是你妈妈当年穿过的婚纱,本来是要给你姐姐的,但是现在你姐姐也不知道人在哪里,这个就交给你了。”

    看着眼前那精致的盒子,裴玉尧面上爬上一丝疑惑,但还是伸手去接了过来。

    宋清池没有多说什么, 他转身就走,不多做停留。

    这个婚礼,他确实痛心。然而他明白,他除了痛心,什么也做不了,这是裴玉尧自愿的,用不着谁去救她。

    看着宋清池消失的背影,裴七心底燃起一丝质疑。就这样?那老头真的不是来捣乱的?

    宋清池走后,教堂里又恢复了原来的气氛。

    如了裴玉尧的意,婚礼顺利进行着。

    而,另一边,金珠尧和江火炎早已离开了酒店去了宋家。巧的是,去到宋家后,宋无学和宋清池却不在家,只有两个看门的保镖,更巧合的是,这两个看门的保镖是新来不久的,根本就没认出金珠尧。

    金珠尧心里失落极了,就跟做了一场梦一样,心里面空落落的,特别难受。

    “现在我们该去哪?”

    车子里,江火炎没了主意。

    “我也不知道……”

    金珠尧低下头,想着这些天自己心情那么压抑,以为来这里就可以解开,没想到却扑了一场空,她甚至都怀疑了,江火炎之前对她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她的名字真的叫做金珠尧么?

    若非昨晚遇到的那个叫宁世勋的男人,她真的连自己的名字都会感到不信。

    可是……该去哪呢?

    脑子里突然回想到这些天手机里一直看到过的那条新闻,下一刻,她猛地抬起头:“江火炎,那场婚礼在哪?今天不是有个很重要的婚礼么?我们去那里吧。”

    兴许她去了还能找出些什么蛛丝马迹。她想。

    江火炎没废话,一踩油门就上了路,路过一个报刊亭,买了当天一份报纸,照着报纸上面写的地址就去了。

    然而等他们到了教堂的时候,宾客们已经散去。

    “今天在这里举行婚礼的人呢?”

    教堂里似乎没人,江火炎拉着一个人就问。

    这时,金珠尧没去顾江火炎,她往教堂里望了望,虽然知道里面已经没了人,却还是忍不住抬起脚往里面走去。

    教堂里静悄悄的,看上去好像并未举行过婚礼一样。

    她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

    心里越来越觉得奇怪,那种感觉,就好像在暗处有一双眼睛从头到脚盯着她。

    咯噔——

    当她的拐杖敲在教堂中央的地上之时,一抹颀长的身影忽然从教堂内的偏门出现。

    “金珠尧?”裴七从偏门走出来时,当他看到教堂中央的那抹身影,心头惊了一下,看清她的脸时,那赤色的瞳孔里更是十分明显地闪过一抹异色,“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可惜,已经晚了。”

    是谁在叫她?

    金珠尧循声望去,见是一个身着白色西服五官绝美的男人向自己走来,她疑惑地看着他,心里不断惊嘘:这个男人会是谁?看他穿着如此正式,会是新郎么?

    更令她感到惊讶的是,如今这个时代,竟有男人有着如此一头漂亮的银色头发!

    “金珠尧,三个月不见,你不会不认识我吧?”见金珠尧眼里只有惊讶却没有别的,裴七只觉得她是在装,他一步步朝她走近,朱色的唇间轻微扬了扬,“想救你妹妹,就跟我过来。”

    妹妹?那个人认识她!

    金珠尧确定自己过去肯定跟这个男人有过什么瓜葛,可是他说的话她还是听不太明白:“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听不懂?那你来这里做什么?”裴七嘲讽地笑道。如果不是为了玉尧,他还真想不到她来的目的。

    可是接下来金珠尧的反应却让他感到一丝意外。

    “我猜你就是今天的新郎裴七吧?”这一次,面对外人,金珠尧没有逃避,她拄着拐杖一瘸一瘸走向裴七,眼里没有一丝畏惧。

    裴七这才注意到金珠尧瘸拐着的腿,不禁蹙眉:“你的腿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醒来的时候就是这样。”金珠尧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右脚。

    “……”闻言,裴七眯起眸子,她似乎不认识他?认出他叫裴七居然还是靠猜的。

    突然想到什么,金珠尧又道:“今天不是你结婚的日子么?你的新娘呢?”婚礼这么快就结束了么?

    江火炎问完人,得知婚礼已经结束,想叫上金珠尧离开,却发现金珠尧已经不见,他着急了,到处喊金珠尧的名字。左右走了几十米远找寻了番没看见人,最后才将视线定格在不远处的教堂里。

    “珠尧,你在哪里,婚礼结束了,我们走了。”

    他以为金珠尧应该是在教堂里,可是当他走进教堂里,却发现教堂里空无一人。

    “奇怪,她到底跑哪去了?”

    他拿出手机打算给金珠尧打个电话过去,第一次没人接,第二次却直接被挂断,心里更着急了。

    再打过去,直接关机。

    ……

    “你要带我去哪里?”

    从偏门出了教堂,裴七将金珠尧带上了一辆车。耳边响了好一阵来电铃声,金珠尧想接,可手机却被裴七一把夺了过去,先是直接挂掉,然后便是直接关机。

    “你不是想见我的新娘么,我带你去见。”手机被裴七卸成几半,随后便被他从车窗扔出。

    见状,金珠尧有些着急,“喂,你怎么能这样?我是很好奇你跟你的妻子,可是我可没让你把我手机扔了啊,停车,快停车……”

    她不断拍打着车门,想要下去捡回手机。

    “停车?”怎么可能?“好好呆着,马上就要到了。”

    裴七才不愿意放她下去,趁她朝外不停拍打着车门之时,他突然扬起手掌,朝着她的后劲猛地敲打了下去。下一刻,金珠尧昏厥过去,没了意识。

    ……

    裴玉尧被绑在了婚房里。

    所谓的婚房,事实上,除了名字从“卧室”改成了“婚房”,其他什么都没有改变,相反,反而比往常更加可怖。

    金珠尧醒来的时候,睁开眼的那一刻,裴七就在她的眼前。

    “我在哪?”她刚醒,发现自己睡在了一个昏暗的卧室里,加上裴七近在咫尺,心莫名慌了一下,她连忙挣扎着想爬起来。

    然而……

    “你在我和你妹妹的婚床上。”

    裴七凑近了她,笑着说道。

    “我妹妹?”金珠尧愣了,她妹妹是谁?

    “你看,你最亲爱的妹妹在那里。”裴七好像知道她在想什么,他抬手指了指大床正面不远,笑说,“如果你不记得的话,那我来告诉你好了,那个就是你的妹妹,三个月前,就是她瞒着我,把你送走,甚至,策划了一出空难。”

    床的正面所对的墙前,还未来得及将婚纱脱去的裴玉尧,此时此刻她的四肢竟被绑着靠在那里一动不动,可是那双憎恨的眼却是雪亮雪亮的:“叔叔,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金珠尧她根本就不爱你,爱你的那个人明明是我,明明是我!”

    是了,裴玉尧到现在,依然傻傻地做着美梦。如果不是金珠尧的出现,现在她该是和叔叔洞房之时。可是一切都是因为有了金珠尧!她恨,她悔,恨自己没有多留意昨天见到的那个女人,才让自己所爱的人一次又一次将她拒绝,甚至在完成结婚仪式后,她也没办法跟他真正在一起。

    “金珠尧,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是你抢走了我的叔叔,是你……”

    仿佛这样就可以将金珠尧杀死,裴玉尧喊得面色铁青,她像疯了一样,若是此时将绳子解开,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是谁?为什么那样疯狂地说要杀了她?

    看着不远处那个身着婚纱的女孩一脸疯狂叫嚣的模样,金珠尧心口没来由地痛了起来。

    难道那个女孩,真的是她的妹妹?

    要疯掉了!她竟然什么都记不起来,除了头痛就是心痛,她好想弄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是越想弄明白头就越痛,心口也如刀绞一般。

    “心疼吗?”看着金珠尧似乎很痛苦的模样,裴七满意地勾着唇角,“可惜,你心疼她,她不认你。你的这个妹妹,早就已经不是十二年前那个单纯善良的金玉尧,你别忘了,她现在姓裴,她说她要杀了你。”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放开我,我要去找江火炎,他找不到我他会着急的……”金珠尧脑子里乱急了,这个时候她除了想到江火炎时能冷静下来,无论是脑子里还是心里,都早已被裴玉尧的吼叫搅成了一锅粥。

    她想到江火炎这个时候找不到自己有多心急,她用力想要睁开裴七,可是,越是挣扎,就越是被他禁锢得厉害。

    “不知道我说什么,那你说说你为什么突然跑到我床上来?”裴七沉重的身体很快覆上金珠尧,当着墙头裴玉尧的面,下一刻,他竟一把将金珠尧的衣服撕开,“金珠尧,我是不会再放你离开的,一秒、都不可能!”

    一口炙热的气暧昧而危险地吹向金珠尧,与此同时,他俯下唇,狠狠地朝着她啄去。

    “不,不要……”金珠尧拼命躲闪,可是她如今腿脚不便,双手还被禁锢,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无论她怎么躲闪,最终他还是得逞了。他的wen疯狂而肆意,像一场无声的狂风暴雨狠狠吞噬着她。她感觉到身体的遮挡物被他大力撕开,摞露的肌肤很快被他强健的身体零距离拥住。

    “金珠尧,你知道么,其实你,比你妈妈还要美,尤其,是在这个时候。”

    最后关头,他突然抬起眸子邪魅地看着她。

    “叔叔,你放开玉尧,你不能跟那个女人,叔叔,快放开玉尧好不好?玉尧会乖乖听话的……”

    另一边,眼见自己的新婚丈夫,她的叔叔,此时此刻竟在那张大床上再一次压着那个她视为仇敌的女人,裴玉尧叫得更疯了。

    裴七丝毫不理会裴玉尧的疯叫,更不会理会金珠尧的万般挣扎。

    他将最后一层阻挡物撕开,这一次,他猩红着眸子,眼前的金珠尧与记忆中的那个人重重叠叠,但不管怎么重叠,那都是同一张脸。

    “金珠尧,你要为你妈妈当年的行为付出代价!”

    他说,毫不迟疑。

    “不,不要——”

    在他进入的那一秒,金珠尧眼瞳睁大,不可置信地望着天花板,身上被索求了多少遍她不知道,在长达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她表情呆滞,就像是一个被玩坏了的洋娃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