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7真正的对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欢颜依旧在沉睡,她周身浸泡在紫色的光柱中,身子隐隐透明。

    她不知道自己如今的情况,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

    她的思绪全然变成了那个穿着一身白衣,黑发黑眸,赤脚踩雪的聘婷少女。梦中的她,好奇的站在栖凤宫的门口,朝里面在张望了许久。

    最终却没能见到一个人。

    这里好冷清,竟比那不夜宫还要冷上三分。

    不夜宫正下着雪,这栖凤宫却是清风朗月光是站在门口她都闻到了一丝沁人心脾的暖香。勾起嘴角笑了笑,她悄悄的钻了进去。

    这里便是凤卿的家吗?

    她对这里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抚摸着那古朴的雕梁画栋,她脑海中浮现了一身素白的悠然身影!那么熟悉,那么亲切。

    她忽然就生出了浓烈的思念。

    她赤着脚,一步步朝栖凤宫中走去,却始终没有看到那白色的身影。听那些小仙女说,凤卿已经不在天界了,她日日来寻,却是没见着,想来是真的了。

    那么,他去哪了?

    栖凤宫很大,也很空,处处不染一丝尘埃,却十分清冷。欢颜的足迹遍布了整个宫殿,却一无所获。最后她在一间空荡荡的房间内看到了一架古琴。

    那古琴形状很是奇特,就像是一只滕飞的凤凰,琴身呈暗红色,琴弦则晶莹剔透,隐隐散发着光泽。

    她一看到这琴,便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一般,竟是不受控制的走到了琴旁,抬手就抚上了琴弦,那一刻,她忽然怔住了。

    然后便是撕裂般的头疼,她抱住头蹲在了地上。脑海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往外冲,偏又被什么东西挡着,两相对撞之间,几乎让她疼的昏厥过去。

    这是梦,还是现实?

    她眼前仿佛看到了一道素白的身影,垂眸抚琴,淡雅清润得没有半点人间烟火气息。凤卿,是凤卿!

    虽然看不清那人的容颜,可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还来不及欣喜,便只觉得眼前一花,那白色的人影已经消散,她的眼前又出现了另一道身影。

    他穿着一身竹色的长袍,身姿翩然如仙,他正看着她,那张脸既熟悉又陌生,她不由得怔住了!恍惚间,她看到了细雨蒙蒙间,那竹色身影蹲在她的面前,递给她一个热腾腾的包子,笑盈盈道:“饿了吧?”那声音宛如天籁,是她听过最温暖的声音。

    画面一转,便是她瑟缩在那竹色身影的怀中,那清冽而温暖的竹香让她没来由觉得安心,只听得他沉着而坚决道:“我的弟子,自有我来守护。”

    弟子?

    他是谁?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关于他的记忆?她又是谁?是琉璃?还是欢颜?

    “欢颜,跟我走——我会护你一生一世。”大雨中,他面色苍白,冲着她伸出了一只手,那一刻,她泪流雨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看到他这样虚弱的样子,她会悲伤至此?

    她想知道前因后果,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凤卿去了哪里,那竹色身影有是谁?她——到底是谁?她头痛难忍,忍不住低声呜咽起来,甚至将头重重的叩在地上,以求能暂缓痛苦。

    画面再次一转,仍然是雨中,竹色身影站在她的面前,神情清冷,眼底有着浓的化不开的心疼和矛盾。他手中的剑指着她,他在说话,可她却听不清他到底说了什么。

    而她自己,则笑了,她仿佛成了第三者,看着自己露出了让她浑身发寒的笑容,然后递给了他一株紫色的小草——

    画面渐渐变得模糊,不只是雨水还是眼泪,她看到一道剑光刺入了自己的眉心,然后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她最后看到的是他震惊而惶恐的眼神。

    她的心里忽然涌起一抹难言的满足感,甜甜的,涩瑟的,却让她迷恋到了极点。

    她仿佛清醒了过来,从地上爬起来,看着那架古琴,恍惚间仿佛明白了什么。她素手轻轻抚摸着柔软的琴弦,清越的琴声从琴弦跃起,在她的耳畔萦绕不绝。

    这琴——

    和她有着血肉相连的感觉,仿佛这琴便是她,她便是这琴!

    凤卿的身影恍惚间又出现了,就站在她的面前,隔着那架古琴,冲着她微微一笑,刹那间天地间只剩下了他的笑容,她迷醉般伸出了双手,喃喃道:“凤卿,是你对吗?那个人是你——对吗?”

    凤卿没有回答她,只轻轻握住了她的手,眸光温暖如初。

    她的呼吸仿佛在这一瞬间停滞。她抬头看着金色的宫殿,仿佛看到了那一片片金箔在剥落,她仿佛听到了倾塌的声音,震耳欲聋。

    她仿佛听见了仙鹤紧张的鸣叫声,还有那些小仙女脆生生有些刺耳的惊呼声。

    她还仿佛听到了有人在叫她的名字,一声又一声,越来越急切,越来越清晰。

    “琉璃——”

    “琉璃——你在哪——”

    “琉璃——”

    琉璃?

    她一个晃神,面前的凤卿已经消失不见,她悬空着手,呆呆的站在原地。这是梦,是她自己构筑的梦境,对吗?

    但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是她记忆的碎片在重组。这不是幻觉,是真真切切属于她的。

    恍然间,她明白了一切,也就在她明白之时,她眼前看到的所有一切都崩塌了,就像是融化的雪花,一点点消融,一点点消失,最终她看到的层层白雾,能感觉到的只有自己悲凉而懦弱的呼吸。

    原来,如此!

    紫色的云霞中,那紫色的光柱内,欢颜的双眼慢慢睁开了,是前所未有的清明雨澄净。她微微动了动僵硬的手脚,这一动,紫色的光柱便骤然消失,而她也落在了紫色的云霞上。

    她轻轻的呼吸着,嘴角浮起一抹深邃的笑意。

    也就在这一刻,孟星璇的眸光微微一凝,笑着低声道:“这一天总归是来了,她总是能出乎我的意料!只是这么快就想起来了,会不会太无趣了些?”

    他这莫名其妙的话让与他交战的几人莫名所以,只隐约感觉到他似乎心情不大好。

    果不其然,孟星璇失去了和他们玩闹的意思,只几个眨眼间,半空中便只剩下司玉幽一个人。通天老祖,风岚谷主,洛诚斋,上官清,还有后来加入的落惊竹等人都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口吐鲜血不止。

    司玉幽面色清冷脸色却苍白的吓人,他冷眼看着似笑非笑的孟星璇,琉璃色的光芒从他眼前划过。而孟星璇面色微微一沉,一抬手,紫色的光华便于那琉璃色光芒碰撞在一起,只听得“碰”的一声,司玉幽连连后退,而孟星璇却如同没事人一般,仍然伫立半空,只是脸色已经有些难看。

    “本尊沉寂多年,太过寂寞无聊,所以才会生出了和你们玩耍一二的意思!如今,本尊已经没有耐心了,你们——统统都得死。”孟星璇一直如春风般的笑脸终于消失,露出了他本来的面目。

    他的心情很不好,好像原本属于他的东西突然被抢走了一样,而且抢走的很彻底,他心中生出了一股怒火,只恨不得将所有人都杀光心里才能舒服些。

    司玉幽擦去了嘴角的鲜血,他垂眸看了一眼地上重伤的师长们,还有面色惶恐的重华宫弟子,他眼底划过一抹浓浓的悲凉。

    他没有说话,只将浑身修为催动到极致,甚至主动崩毁已经支撑不了多久的封印,他的修为再度硬生生的拔高了一截,而换来的结果便是他张口连吐了几口鲜血,神色顿时萎靡了下去。

    “玉幽——”瑶光仙子一边替风岚谷主疗伤,一边注意着司玉幽的情况。他吐血时,她便已经知道他做了什么,当即面色一白,忍不住哭喊出生。

    通天老祖一边恢复伤势,一边急声道:“玉幽,切不可做傻事!魔尊欲要杀光我们不是容易的事——”尚未说完,便只听得他剧烈咳嗽起来,嘴角不住的淌落鲜血。

    洛诚斋和上官清也和他一样,面色如金纸,伤势十分严重。风岚谷主更是昏迷了过去,伤上加伤,短暂时间要恢复战斗力是不可能了。

    孟星璇是特意照顾了他们几人,唯独留下了司玉幽。因为在他的眼中,司玉幽是这里所有人当中唯一有资格和他交手之人。

    看着司玉幽催动封印,他没有立即出手,反而选择了等待。

    他在等他的封印完全崩毁的那一刻,等他修为恢复真正的巅峰,然后再狠狠的将他踩在脚下,让他知道什么叫做云泥之别。

    他是魔尊,高高在上,终将成为三界霸主的魔尊。

    “师尊——”求死禁止的看着司玉幽,正欲冲上去,却忽然听的云朗惊慌失措的大叫了一声,他转头看去,只见求生不知何时逃脱了出来,云朗的剑刺入了求生的胸口,而求生正狠狠的咬着云朗,鲜红的血液从云朗的脖颈处不断滑落。

    求死看得呆住了。

    这突生的变故,也让在场所有人都呆住了。

    孟星璇则微微一笑,看着求生疯狂的吮吸着云朗的鲜血,嘴角慢慢上翘,弧度越来越深。司玉幽在听到云朗惨叫的一瞬间便转头看去,眼底是满满的震惊于后悔。

    求生竟疯狂至此!

    他不该只将他困住,将他体内魔尊赐予的能量消耗干净。他原本只是要让求生之道,他并不是真正的复活,这一切都不过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