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9神格破碎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破碎的天空洒落了刺目的金光,让人不敢直视。

    在那被金光染了金色的云雾背后,影影绰绰,出现了无数的人。欢颜看不真切,只看到当头那人身材高大,似乎戴着金冠,隐约可见一双金色的眸子,威严慑人,仅一眼就让人心神震颤。

    那个人,是天君?

    欢颜的脑海中隐约浮现了一道身影,却不太清晰。她虽恢复了记忆,但是她的记忆中对于天君的部分是极少的,甚至她从没见过天君的真面目。他是高高在上的天界之主,受万民敬仰,而她不过是个小仙,从没有单独见过天君,即便君不夜曾经对她那般上心,她也只远远的被天君看过一眼,那种一眼被人看穿,深入灵魂的感觉至今让她记忆犹新。

    而她还来不及回忆,便突然感觉司玉幽浑身一颤,气息急剧衰弱,几乎瞬间就到了濒死的地步。她神色大变,猛然看向了那炫目的金光。

    不好,师尊的封印——

    她忙搀扶住师尊,带着她飞掠到别处,可是重华宫上空的天空已经完全破碎,竟让她一时间找不到落脚之处!而司玉幽被这金光照耀之后,整个人便仿佛失神一般,双眸变得空洞起来。

    她大急之下,只得用混沌之气拼命将他护住,可是那金光无孔不入,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司玉幽陷入了昏迷。

    这是一个梦,模糊不清的梦境中,他静静伫立,白雾在他身周围绕。他慢慢朝前走,仿佛前方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他一般。

    红色,火一般燃烧的红色。

    他微微一怔,看着那几乎燃烧了天际的火焰,头有些隐隐作痛!

    那是什么?为何这般熟悉?他摇摇头,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他犹豫了一下,最终选择靠近!他虽然不记得那是什么,但是他却能感觉到,那里有着他在乎的东西,他必须要知道答案。

    而这时候,重华宫后山,金光灿烂中是遍地尸骸,一朵青莲随风飘动,缕缕清香扑鼻!孟星璇伫立半空,仰头看着天空中若隐若现的人影,嘴角勾起讽刺的笑。

    萧漓赶来之时,便看到了下方抱着司玉幽一脸担忧的欢颜,又看了看天空,目光在远处风雪中跪了遍地的人影中看了一眼,顿时觉得此刻情形不太妙。

    他低声道:“尊上,要属下将所有魔卫和黑甲卫召唤来吗?”

    孟星璇懒懒摆手,淡淡道:“无妨,这是本尊与天君的事。”

    萧漓点点头,往后退了一步。

    “魔尊!”这时候,那金光中的人影突然动了,云雾缭绕间,那双金色的眸子光华璀璨,如同阳光一般炙热而炫目!

    天君并未露出真容,也并未多说什么,他在叫了魔尊一声之后,便将目光落下了人间。那满目疮痍的场景让他眉头忍不住摇了摇头。

    “天君,是天君——”妙华镜的族老突然激动的大喊起来,老泪纵横,因为情绪过于激动而不断颤抖。

    月姑等人也跟着大喊起来给个个神情激动。

    “求天君赦免我等,我等已在妙华镜苦等上千年,我们的儿孙甚至都忘了自己乃是天族之人,求天君恩赦,让我们回家——”

    “求天君恩赦——”

    “求天君恩赦——”

    那呼声一声高过一声,震耳欲聋。天君低眸看了一眼那些被放逐的天族之人,眼中划过一抹怜悯!沉吟片刻后,他缓缓呼出一口气。

    旋即,他抬起了一只金灿灿的手,慢慢压下整个人界,只见金光点点,那本已变成灰色的地面突然浮了一丝丝浅绿,那是一株株嫩草正在发芽,一片绿接着一片绿,犹如泼墨一般,绿色慢慢浸润了整个世界,空气中弥漫的血腥气与死气也慢慢被驱散。

    孟星璇微微一怔,而后冷笑了起来。

    欢颜看着脚下一株株嫩草发芽,那是生的希望,心中不觉一片温暖。她的怀中,司玉幽仍然沉睡着,他的眉头微微蹙着,仿佛有些痛苦,可是神情又有几分安宁。

    她知道,他的记忆也在觉醒,封印在不断的崩毁,只剩下一丝。但这一丝却并不是这样容易挣脱!她能解除封印,是因为她并不是完全的天族之人,她的体内有着一半的魔族血脉,这封印原本就不牢固。

    可是师尊他——

    欢颜紧紧抿着唇,又有些担忧起来。她轻轻握住他的手,他袖口滑落了一截,她的目光落在他手腕上缠绕的手链。

    她的心仿佛被一只温暖的手轻轻拂过,暖暖的,软软的,眼眶便禁不住红了起来。那手链上的珠子圆润晶莹,在金光中散发着醉人的光泽。她用指尖轻轻拂过带着他体温的圆润,心便更加柔软了起来。

    那是她的眼泪,他每一颗都珍惜的留着。

    她的指尖慢慢划过他的掌心,然后紧紧的手指相扣,眼神中满满的都是温柔与坚决。

    就在天君用自己的灵力复苏世界之时,孟星璇突然也抬起了一只手,那天际尚未散去的紫色云雾渐渐变得浓郁起来,紧接着,便是铺天盖地的紫色光点,宛如雨下一般,顿时,天地间紫色与金色交锋,气氛骤然变得诡异起来。

    欢颜低眸看着脚边一株刚刚长成的嫩草,在被那紫色光点碰到的时候,急速枯萎,眨眼间便成了一堆黑色的灰。

    欢颜一怔,抬头朝空中看去。

    只见孟星璇笑盈盈的摇着骨扇,抬头凝视着金色雾气中的人,淡淡道:“天君还真是悲天悯人啊。”

    天君冷哼了一声,再度挥手,整个天地间便下了一场温和的光雨,适才枯萎的草芽顿时焕发新生,重新开始萌芽,整个世界顿时变成了一片鲜嫩的绿色。

    见此情况,孟星璇并没有再度出手毁灭,而是笑意更浓,他看着天君,语气中有几分调侃:“大敌当前,天君首先做的竟是这些无关紧要之事,难道天君真有把握可以赢得了本尊?”

    说完,他轻摇着骨扇,嗤笑道:“本尊沉睡多年,甚少露面,看来天君——也身居高位多时,过的太过安逸了。”

    天君蹙着眉头,听得他话中的威胁之意,他眸光微闪,却仍然先将整个人界的死气祛除干净,然后才收手。

    这足足耗费了半个时辰。

    孟星璇一直静静的等待着,天族流放之人也都静静的跪着,他们跪在风雪中,虔诚的朝着天君不住的磕头,那时他们的信仰,是他们的天神。

    随着天君的动作,妙华镜的风雪渐渐消散,遍地金光灿烂中,那些流放之人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神色!虽然他们之中很多人都被死气侵蚀,死去了不少,重伤的也有不少,但在天君清灵之气的作用下,受伤之人都恢复了,他们的精神更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他们本就是天族之人,最适合他们的并不是人间的灵气,而是天界的清灵之气。他们期盼了多年,渴望了多年,终于能得到清灵之气的沐浴,他们从灵魂深处得到了新生,面色都变得红润起来,双眸中也有一分淡金色,那是他们引以为傲的身份的象征。

    “多谢天君恩赐——”

    “天君在上,受草民等一拜——”

    流放之人不住的高呼,神情激动,满面泪痕。欢颜看着这一幕,心里却隐隐有些不安。以她对魔尊的了解,他不可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天君施为,必定还有后招。

    果不其然,孟星璇听得那些流放至人欢呼,他嘴角勾起,露出一抹邪魅的笑,他斜睨着隐藏在云雾后的天君,笑着道:“如此尽力施为,即便是天君你,只怕也——会觉得吃力吧?”

    一直沉默的天君微微叹了一口气,他面前的云雾忽然三开,金光四射中,他挺拔的身影负手而立,须发皆是金色,不怒而威,颇有气势。

    但当孟星璇看到天君的摸样时,双眸微微一眯,眼底划过一抹深邃的光。

    “魔尊,你我之间,何至于此?”天君说话了,声音威严而深沉。

    孟星璇勾起嘴角,轻轻一笑:“你我之间,为何不止于此?莫非,你我还有交情不成?”

    天君再次叹了一口气,沉声道:“天,人,魔三界本和平处之。人界更是我天界与你魔界之间的屏障,更是该受你我保护之处,可魔尊今日所为,让整个人界生灵涂炭,若我不及时出手,这死气的蔓延,便会毁了整个人界,而人界若消亡,于魔界又会有何好处?”

    说到这里,他微微蹙眉,摇头道:“既然能和平处之,为何魔尊非要挑起战争,彼此削弱呢?”

    孟星璇敛眸静静的听着天君的话,嘴角的笑一直未曾散去。但是,他眼底的光却更加冰冷了几分。

    “魔尊,听我一句劝,此事到此为止,我会帮助人界恢复,你只要做到回归魔界,再也不要——”

    “天君。”孟星璇忽然打断了天君的话,抬起双眸,冷冽的气息几乎冰冻了空气:“莫非天君真的久居高位,连说话做事都习惯性颐指气使,人任何人都该听从的你安排,包括本尊?”

    天君一滞,正欲解释,孟星璇却根本不给他机会。

    “这人界与我魔界无关,听本就是脆弱的存在,既然脆弱,便应该习惯这个世界的弱肉强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