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71天君垮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天君垮了。

    垮的太过突然,整个天界都乱成了一团。

    司玉幽因为生出了神格的原因,被天后下令接入了栖凤宫,待得神格完全和他融合之后,才会醒来。欢颜也在昏迷中,两人紧紧拥着无法分开,自然陪在他的身边。

    君不夜也因为禁术反噬而身受重伤,进入天界之后便陷入了昏迷,玄女带着他回了不夜宫,天后也匆匆赶了过去,他疗伤。

    而天君则闭了死关,就在瑶池后的奉天宫。

    而天界的所有人几乎都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天界与人界的屏障已经破碎,金光将整个人人界照得分外清明,那些从未经历过这些的小仙娥们一低头就能看到金色雾气下,满目疮痍的人界,她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魔尊还在结界外站着,他胸口的伤口早已经愈合,但斑驳的血迹还存在。他的紫发紫眸在金光照耀下显得十分绚丽。

    萧漓站在他的身边,也仰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天界,眉头深锁。

    难道就这么功亏一篑吗?

    在他们的身后,数十道幽暗的身影静静伫立在半空,等候着孟星璇下达命令。

    良久,孟星璇都不曾开口,他凝视着被结界封印的天界,嘴角浮了一抹讥诮的弧度:“天君以为这个乌龟壳很安全,但是——”

    说着,他挥手,一道紫光冲着结界击去,只听的轰隆一声闷响,结界毫发无损,而紫光却已经散去,见此状况,孟星璇非但没有失望,反而一脸兴奋道:“正好让本尊试试,本尊的极限到底在何处!”

    “若是本尊击碎了这个乌龟壳,天君会是什么表情?”他越想越开心,一边摇着骨扇,一边放肆的笑了起来。笑声传的很远,透着让人心惊的疯狂。

    天界,混乱中的宁静。

    床榻上,两道身影紧紧的拥着。欢颜尚在昏迷,额头抵在司玉幽的下巴处,每一次呼吸都能闻到他身上熟悉的香气,让她分外心安。

    而司玉幽也露出了轻松满足的神情,紧紧的拥着欢颜的腰,牢牢的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怀中。而他的眉心处,一滴金色的水滴状印记正在慢慢凝结。那是他体内神格与他的身体在融合的过程,一旦融合成功,他的地位将今非昔比。

    而他的思绪此刻正在遥远的从前,随着时光的水流静静的飘着。

    他的手轻轻抚上了那铺天盖地的火焰,没有想象中的炙热难耐,反而温暖柔软,就像是抚上了最上等的棉花,触感极好,令人心神都跟着放松了下来。

    他眸光深邃了几分,慢慢走入了那火焰之中。让他惊奇的是,火焰的背后是另一片天地。遍地火红色的花朵怒放着,那些花他从来没有见过,只觉得美得惊人。

    而在那红色的花海中央,一只火红的凤凰静静的趴在地上,修长而绝美的羽毛泛着令人惊叹的光泽,仿佛是世间最完美的艺术品,让人一见便移不开视线。

    那只凤凰似乎已经死去,它紧闭着双眼,柔和的线条被货色光泽衬得绚丽多彩,司玉幽竟然无法挪开视线。他想着,若是它睁眼之时,会是怎样的绝美惊艳。

    但他等候了许久,那只凤凰都未曾有过任何反映。他隐约知道凤凰浴火重生的传说,便期盼着这只凤凰还会重生,便盘膝在地,等候起来。

    这一等,便是足足百年。

    似乎只是睡了一觉,做了一个简单的梦。司玉幽就这么轻描淡写的看着那只凤凰百年。这百年来铺天盖地的火焰渐渐熄灭,到最后消弭无踪。

    那遍地火色的花朵也慢慢枯萎,化作了泥土再也看不见。唯独那只凤凰依旧静静的趴着,没有呼吸,没有生机。他终于站起身,走到了凤凰的面前,它并不大,只有一人多长,半人高的样子,看样子是只幼凤!想来是因为太过幼小,所以才没能浴火重生!

    犹豫了片刻,他的手终于落在了那让他心颤的凤眸上,轻轻抚摸,似还带着温度。那柔软的触感仿佛下一秒就会睁开眼来,他的心跳莫名的乱了。

    他见无数的绝色美人,也见过无数瑰丽的珍宝,奇珍异兽更是数不胜数。但他从未见过任何一人一物能有着只凤凰美丽。

    他叹息它的早逝,叹息自己来的晚了没能见到它睁眼的绝丽。

    或许这便是所谓的缘分天定,不然何以解释他一看到这只死去的凤凰变会觉得心酸可惜,为何他在抚上它的羽毛时,会悄然落下了一滴泪。

    也正是这一滴泪,产生了一个奇迹。

    当着滴泪落到凤眸上时,那只死去的凤凰突然迸射了炫目的红光,司玉幽下意识合上了双眼,再次睁开时,凤凰已经消失不见,只一架造型奇美的古琴静静的漂浮在他的面前。

    那便是他视若珍宝的曦凤古琴,也就是后来的琉璃,如今的欢颜!

    自此以后,那古琴便成了司玉幽唯一的朋友,唯一的家人。他们日夜相伴,不知不觉间,产生了深厚的情谊。而那古琴也十分有灵性,除了司玉幽,谁也不能弹奏它。

    而司玉幽也沉浸在这段回忆中,心也跟着柔软了下来。

    这种感觉似乎已经许久没有感觉到了,他只想就这样静静的陪着曦凤古琴,静静的陪着他珍视的凤凰,再不管其他。

    时间仿佛就这么沉淀了下来,欢颜和司玉幽陷入沉睡。

    君不夜重伤昏迷。

    天君闭了死关。

    天界的结界牢固至极。

    似乎这一场危机就这么过去了!但事情怎会如此轻易结束。就在三日后的傍晚,欢颜醒来了。她一睁眼便看到了司玉幽沉睡的容颜,心底一软,便轻轻靠着他的怀中,舍不得离开。

    还活着!她和师尊都还活着,真好!

    就在这时,一个容颜秀丽的仙娥出现在床榻旁,垂首道:“仙子,天君有请。”

    天君?

    欢颜猛然想起了天君闭了死关,难道天君的伤势已经恢复了?容不得欢颜多想,她颇为不舍的离了司玉幽的怀抱,随着那个小仙娥去了奉天宫。

    奉天宫十分古朴圣洁,没有多余的装饰,处处金光闪耀。那是因为清灵之气常年浸润造成的。小仙娥一直将欢颜领到了正殿之后,才退了出去。

    这时候,走出来的女子容颜华丽,一身金色的华服肃穆而雅致,行走之间气质卓绝,看向欢颜的双眸则带着淡淡的上位者的气息。

    “给天后请安。”欢颜连忙行礼。

    天后的眸光微冷,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淡淡道:“天君要见你。”说完,转身就走,欢颜便乖巧的跟在了天后的身后。

    她知道,因为君不夜的缘故,天后对自己成见很深,但她并不介意,她对君不夜无意,自然不会在意他的母亲如何看待自己。

    天后似乎也感觉到欢颜很坦然,并不敬畏自己,不觉更为不满了几分。但表面上却并未表露出来,只平静的将欢颜引到了后殿,并嘱咐了一句:“天君他老人家身子不太好,莫要耽搁太长时间。”

    欢颜点头应了一声,天后又深深看了她一眼,这才转身离去。

    后殿的门紧闭着,隐隐透着几分金光。欢颜推开了殿门,一抬眼便看到了端坐在大殿中央的天君,她的瞳孔猛的一缩,面色微变。

    这是天君?

    不过短短三日,他竟然便苍老了数十岁,金色的须发尽皆发白,原本红润的脸也布满了沟壑,那双原本精明慑人的眼睛也变得暗淡无光,在看到欢颜之时,眸光微微亮了几分,露出了一分温和的笑意。

    “本君该叫你曦凤古琴,琉璃,还是宁欢颜?”

    欢颜上前行礼,跪在殿中,听闻天君这话,她沉吟片刻,抬头道:“天君称呼小女子欢颜即可。”

    宁欢颜?

    她竟选了这个名字,这个身份?

    天君微微叹息了一口气,神色仿佛更苍老了几分,深深看了欢颜一眼,而后摇头道:“好,欢颜。如今天界的情况你也看到了。魔尊势大,本君也无力抗衡。”

    说着,他眼中有十分落寞,微微垂眸道:“说来惭愧,我天界为三界之首,数万载来养尊处优,早已没了任何危机感。你也看到了,天界之人,几乎没有几人能抗衡魔族,非但如此,只怕连抗衡之心也没几人能有。”

    “我身为天君,也一直以为凭借自己的能力,能够守护整个天界。可如今我才知晓,什么叫坐井观天,固步自封。这一次,魔尊是铁了心要吞噬天界,而我——”

    他顿了顿,看着欢颜,那双黯淡的眸子瞬间变得晶亮起来,只是却不能将他显得神采奕奕,反而更显得苍凉无助。

    他再度开口,语气中却充满了悲凉与不甘:“这一次,天界恐怕在劫难逃。”

    欢颜怔住,看着天君如此失态,不觉也跟着心慌:“怎么会?您是天君,天界更是三界之首,即便魔尊来势汹汹,却不一定真的能将天界怎么样,天君是不是太过——”

    不待欢颜说完,天君便无力的摆了摆手,低声道:“本君——神格已裂,支撑不了多久了。”

    神格已裂?

    欢颜怔住,心跳急剧加速!神格对天君来说意味着什么,对天界来说意味着什么,她很清楚!若是天君真就这么垮了,那整个天界可就真的完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