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终章 人生若之如初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程晓羽踏上了奈何桥,便觉得周遭的场景又是一变,他坠入了无涯的星空,他感觉自己的脑海中有无数的幻灯片一样的记忆中在消失,其中还有他根本不记得。(BGM——《岁月神偷》金玟岐)

    那些光彩熠熠的画面像电影一样一片片在虚空中褪色,它反照出来的像是没过多久的昔日景象,他成为了一个全球知名乐队主创,和夏纱沫结了婚,生了好几个孩子;他成为了商业大亨和许沁柠在马勒城堡结婚,场面比王鸥的那场盛大的多;他成为了一个古典音乐演奏家,和裴砚晨结了婚,并且他和她结婚的次数还是最多的......

    这一幕一幕如同真实存在的历史,在他的周围像幻灯片一样闪过,然后转瞬他就把这一切给忘记了,但程晓羽越忘记就越觉得不安,他总觉得自己丢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可他已经不知动他为什么不安了。

    程晓羽渐渐进入了安眠,梦中的他还在顽强的做着最后的挣扎,恍惚间他又回到了那间叫他魂萦梦绕的白色家园,那天下着冷雨,箱子里的东西已经装好,除了一些他从美国带来的旧物,他没有什么能带走的,他转头看了看那座庞大房子。

    白色的大理石圆柱,白色的台阶,喷泉和棕榈树,在灰色的天幕下,在绵绵的阴雨里格外的醒目,他将目光投向了二楼的走廊,那扇门紧紧的闭着。

    他是时候离开了。

    他转头上车,他叫司机能开多慢就开多慢,他说他还想看看月湖。

    程晓羽看着停在湖边的一艘白色游艇,棕色的木板搭在湖里像是一个渡口,旁边不远处是许沁柠的小木屋,周围是一片清新的绿,他经常和苏虞兮环绕这里跑圈,他幻想着苏虞兮追上他,叫他不要走,叫他留下来。

    可是没有人叫他,只有冷风中萧瑟的树木,和被雨滴打的沙沙作响的叶子,他回头看那片别墅,如同在雨里移动的船只,离他越来越远,逐渐消失。

    程晓羽觉得很悲伤,可他已经不记得他为什么要悲伤了,他只是下意识的提醒自己一定要记得那盏灯火,他经历了不可思议的道路,他经历了数百年的不屈不挠,去到那个地方,一定不是为了忘记。

    那盏白色灯火燃烧的地方是他的梦,有他想要终其永恒想要抵达的彼岸。

    程晓羽觉得自己必须得信奉那盏灯火,然而他的记忆却一年一年的在离他更远,在从他攥紧的手指缝中不停的溜走,他拼尽全力的想要抓住那些细枝末节,却始终挽留不住。

    他脑子里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似乎要进入了冬眠。

    程晓羽告诉自己,不要害怕,上一次他没有能做的好,但这一次他一定能做的更好,这一次他一定会跑的更快一些,他一定会游的更快一些,抓住那个他看不清楚在永恒向下坠落的白色身影......

    他一定能和她走的更远。

    一定有这样一天。

    于是他奋力的逆着记忆向前,不停的在人生的时间轴上倒退,进入过去.......

    ————————————————————————————

    凌晨两点,程晓羽在苏荷酒吧喝的已经半醉,身边的大飞则已经不省人事,明天年届三十三岁的大飞就要结婚了,当年一起玩摇滚,搞音乐的同志们随着唱片业的衰落纷纷转行,唯有大飞和程晓羽还在做着与音乐相关的工作。

    大飞在大学城附近开了家琴行,还顺带办了各种音乐培训班,而程晓羽则在省城的电视台做音乐总监。程晓羽明天要做伴郎,但下了班就去都府街的私房菜馆和大飞他们汇合参加七八个兄弟为大飞搞的单身派对,还没来得及回家拿西装。

    程晓羽掏出手机点亮屏幕喵了眼,见时间不早,决定回家拿西装,他迈着虚浮的脚步往酒吧门外走,抛开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走出酒吧正门,BIGBANG的BoomShakaLaka低沉的颂吟声就消失在脑后。

    程晓羽的二手奥迪A4停在沿江路,离酒吧还有大约一里路。

    左右看了看,凌晨两点多的沿江路车并不多,于是疾步朝对面走去。这是一条标准的双向八车道。短短的25米,不够博尔特三秒消耗的距离。此刻却是我们男主公偏离人生轨迹的导火线。

    正当程晓羽越过双黄线几步时。不远处传来了引擎低沉的轰鸣,整个沿江路都被炸响,程晓羽似乎感受到了四面八方聚集的视线,茫然的抬头左望,牛头标志的橘色跑车已经塞满了他整个瞳孔。意识的最后,就是这是一辆LP700,。对了,旁边还有一辆红色的法拉利599GTO。

    2015年11月7日凌晨2点47分,程晓羽握在手上IP6,奇迹般的没有脱手而出。但却莫名其妙的永久定格在了这一时间。

    ——————————————————————————————

    程晓羽再次恢复意识,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时间的长河里沉眠了多久。他感觉脑子里面一片混沌。感觉有两种记忆在脑海里并行,像是自己活过2次。程晓羽很用力的想睁开眼睛,却怎么挣扎都做不到。

    耳边隐隐约约传来说话声,却什么也听不清楚。说话声消失以后,又响起了钢琴曲,程晓羽依稀能分辨出这是肖邦的降E大调夜曲。然后程晓羽被这舒缓的琴键声,刺激的脑海里回荡起了旋律。

    这首曲子显然他非常熟悉,突然间脑子里闪现出他年幼时学琴的经历,一时间无数的画面奔涌而来。母亲严厉的目光,自己弹错音符以后背后被衣架打起得青色伤痕,母亲偏头痛发以后难受的表情和自己流着泪弹肖邦试图安抚她的琴声。

    然而这些记忆,是音乐总监的自己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程晓羽在各种令人纠结的画面里,蓦然惊醒,睁开眼睛自己正系着安全带,趴在从方向盘里爆出的安全气囊上面。

    头上湿漉漉的难受,程晓羽伸手一摸全是殷红的血。

    在一看挡风玻璃上布满了蛛网般的裂痕。程晓羽摇摇浑浊的头脑,国骂脱口而出“我艹,老子不是被撞了吗?怎么他妈被撞到车里面来了。”

    还来不及回忆,就看见了在车灯的照射下,前面还躺着一个人,仔细一看是个穿长裙的姑娘。

    程晓羽也顾不得仔细思虑到底怎么回事,只能解开安全带下车去看看情况。走下车的时候,腿疼的要命,强忍着钻心的疼,一瘸一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