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风师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ps:看《征战洪荒》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华夏神州东北,盘山。

    莺飞草长,鸟语花香,正是昂然春意时。

    碧空如洗,阳光倾洒,天地一片清宁,美不胜收。唯有一处山谷间浓雾弥漫,经久不散。

    这是盘山迷雾谷,本地远近闻名,一旦误入其中,便无法走出,而让人称奇道玄的是,这山谷并不要人命,每过十天后,误入其中者便会被一阵狂风送到山谷口。

    虽然不会有半点损伤,但一顿饥饿却是免不了的,加上造成的心神震惊,难以平复,久而久之,此地百姓都是将这里当做了禁地,绝不靠近。

    迷雾谷深处一处山洞,里面却是一片世外桃源。

    阳光明媚,百花缭绕,遍地青草,让人不由自主的感觉心境安宁,意兴阑珊。

    一间草屋,一方鱼塘,截取溪流而成。上有溪水不知道来自何处流入其中又从下方流走,一个黑发中年男人坐在鱼塘旁石头上,手中钓线垂落鱼塘之中。

    一旁的草地上,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手拿一根木棍不断的舞动。

    刺、挑、扫……虽然是木棍,但施展的却皆是长枪之法,颇为奇特。

    木棍舞动激起一阵阵旋风,卷积断草落叶在身边飞舞,犹如一条绿色草龙缠绕周身,极是不凡。

    行功至最后,少年将手中木棍对着不远处一块立着的石头捅了过去。

    “砰!”

    一声巨响,木棍应声而入,竟是将那石头上半截捅了个粉碎,四处洒落。

    “哈!成功了!”

    少年喜不自禁,欢声跳跃。这石头乃是取自盘山之中最为坚硬的花岗岩,莫说木棍,常人就算是拿着铁剑板斧也难以破坏。

    如今自己能以木棍将其击碎,这盘山一带,怕是没有人能打得过自己了。

    这般欢声雀跃之间,突然听见一阵呼呼之声响起,黑发中年男人手中长长的钓竿,犹如长鞭一般抽了过来。

    少年急忙以木棍相迎,舞的风生水起。虽然感觉有如水泄不通,可那钓竿总是以一些诡异的角度避过木棍,不断的抽打在他身上。

    此刻与其说是过招,倒不如说是一面倒的鞭打。

    如和风细雨,力道看似不大却是无法抵挡,被抽打了数百下后,黑发中年男人这才停下。

    “风师父,我都成功了,为什么还要打我!”

    少年摸了摸被抽红的手,有些委屈的问道。

    他乃是盘山中一个普通人家小孩,七岁时迷路误入此处,被这黑发中年男子救下收做弟子,传授武艺,如今已是八九年时间。

    黑发中年男人极为神秘,能隐居在这常人不敢入的迷雾谷中,自然是不凡。

    但近十年过去,少年除了知道他姓风,对于其他的则是一无所知。

    风师父将钓线重新垂落鱼塘之中,慢慢说道:“习武之人,戒骄戒躁,不可因一时之成功而喜出望外,也无需为一时之失败而灰心丧气。你稍有成就,便喜出望外,心神不静。”

    “而且刚才这招枭首枪法,要的是目标上半截粉碎,而下半截丝毫无损。你并没有做到,却自以为得,不打你打谁?”

    “弟子知道了!”少年忙垂下头认错。

    虽然对风师父的事情并不是多了解,但这七八年下来,对他的脾气却是了解了许多。错就是错,对就是对,风师父不喜欢自己强词夺理。

    “真正知错就好!”风师父慢慢放下钓竿,又开口问道:“帆海,门外的艮兑之阵可曾记熟?”

    “差……差不多了!”少年结巴了一下。

    他姓杨,名帆海,名字是其父所取,有云帆飞腾济沧海之意。

    其父本是想让他从文学礼,可为一方辅政,可惜他对书本之事实在没有什么天赋,又是在暗中偷偷学武,更是没有了心思。

    如此也导致他学武天赋不凡,可对于那所谓的阵法就只能绞尽脑汁而不得,学识有限了。

    这般回答自然也是让风师父不满意,很是不悦的说道:“不止一次教过你,行就行,不行就不行,何处不足该说清楚,没有什么‘差不多’这种说法。”

    “弟子知错!”杨帆海忙低头认错:“艮兑阵法掌握了该有六成,迷乱之效已经可以催动,但攻击之阵只是刚刚入门。”

    风师父点了点头:“这阵法若能领悟,帮助甚大,既然知道不足,日后就好好弥补不足,不要只是嘴上说说!”

    杨帆海急忙应下:“弟子明白!”

    风师父站起身来,朝木屋处慢慢走去,边走边说:“我明日有事要离开一段时间,多则一年,少则五月,短时间内你无需过来,自己找机会好生练习就是。”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