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七章 谢谢,还有……保重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还好,袁志担心的那些情况并没有发生。

    听到袁志着急且关切的询问,电话那头的声音终于是再度响起,带着重重的鼻音,哽咽着,断断续续的说:“我还好,谢谢你的关心。还有,你们不必道歉,对于我母亲的病情,我还是很了解的。她本身就有心脏方面的问题,在入院之际,呼吸状况已经很糟糕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说实话,她能够拖到现在,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你们是真的竭尽全力在救治。所以,你们不仅不需要道歉,反倒是我,还应该要对你们的辛苦救治说一声谢谢……我能问一句,我母亲她是什么时候走的吗?她走的时候,有留下什么话吗?”

    从电话中传出来的声音很沙哑,带着明显的颤音和强行压抑的哭腔,语速也很缓慢,似乎在害怕自己把话讲快点,就会让情绪失控。

    家属如此的通情达理,是袁志没有想到的,也让他准备的很多解释沟通的话,都派不上用场,只能是在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后,回答家属的问题:“你母亲是在昨天清晨的时候,血氧饱和度突然骤降,呼吸功能受制,并且伴发了心脏室颤等情况……我们当即展开了抢救,可惜没能把你母亲救回来,她是在昨天上午的十一点左右,与世长辞的。她在去世的时候,状况很差,已经无法再出声了,所以并没有留下什么话语……”

    “昨天上午十一点么……”电话那头,家属轻轻的念叨着,似乎想要将这个时间牢牢记住。

    袁志却想到了一件事,急忙为管床医生解释道:“昨天在你母亲去世后,管床医生便给你打过电话,后来还打了几次,但是都没有被接听,所以才给拖到了今天通知你。”

    家属‘喔’了一声,解释道:“昨天我在病房值班,手机没有带在身边,所以才没有接到你们打来的电话。都是到了今天我轮休,才看到你们打来的这些个未接电话。”

    袁志在对方的这句话里,听到了‘病房值班’四个字,不由的一愣,迟疑了片刻后,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也是医生?”

    电话那头的家属‘嗯’了一声,回答说:“没错,我也是医生,和你们一样,也在一线跟这个该死的新冠病毒作战!”

    袁志在弄清楚了对方的身份后,顿时感觉之前的一切疑问都解开了:为什么从昨天到今天,他们打了好些电话对方都没有接;为什么对方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的疲倦与沙哑……只因为对方和他们一样,也是奋战在抗疫一线上的医生。这些天里,一直没日没夜的待在医院里面与病魔搏斗。

    一时间,袁志的心中百味杂陈。

    虽然之前就有猜测王桂芳的家属会不会是在抗疫一线工作,可就算是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但在知晓了事实,知晓了电话那头极力压制着痛苦与悲伤心情的人是同样在与新冠病魔搏斗的医生后,袁志还是觉得很难受。

    难怪对方那么的通情达理,因为对方也是医生,知道新型冠状病毒的狡猾与可怕,知道医护人员的辛苦与难处,甚至在这些天里,对方也有打过类似的报丧电话,所以才能在第一时间,在袁志还未讲出情况之际,便猜出了他母亲已经去世的噩耗……

    袁志想要说一些安慰的话,但是他从来不擅长这个,一时间有些词穷,最终只能干巴巴的讲了句:“节哀,保重身体。”

    “谢谢,我会调整好状态的,毕竟还有病人等着我治疗,而且家里面还有妻女在等着我回去……”电话那头,同为医生的王桂芳家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需要控制情绪,可声音依旧颤抖。

    顿了顿,没等袁志问,对方又主动讲述了起来:“从这场疫情刚发生的时候,我就留在了医院里面值班,这些天都住在医院里面没有回家。我父母被查出来感染了****,我也没有陪在他们的身边,都是我妻子打电话告诉我的,我父母还让她不要给我说,怕我担心。现在我的母亲去世了,父亲还在另外一家医院里面接受治疗,妻子和女儿则是居家隔离。我只恨自己,没能在这种特殊时刻,陪伴在他们的身边……”

    他絮絮叨叨的讲了很多。

    袁志没有打断这位同行的话,因为袁志知道,这位同行此刻正处在无比悲痛的情绪中,他不是在找人倾述,而只是想讲出来自己的经历,用一种不那么激烈的方式来宣泄亲人去世的悲痛。袁志要做的,就是当一个合格的、安静的听众。

    不过,这位同行的话,也给了袁志很大的触动。

    作为医护人员,尤其是身处在疫区、身处在一线的医护人员,在这种特殊时期,都是舍小家为大家。他们以医院为家,以病人为家人,冒着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危险,与新冠病魔做抗争。

    至于他们自己真正的家人,只能是在休息的时候,通过电话、视频联络一下。

    就是这短暂的联络时光,成为了他们的心灵港湾,是让他们能够扛住辛苦与压力,坚持下去的动力来源。

    可是当自己的家人也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自己却不能陪伴在他们身边,一点儿忙都帮不上时……心中的无力感与愧疚感,又要比普通人不知道强上多少倍。

    电话那头的同行,在娓娓讲了一大堆的话后,终于是从悲痛的情绪中缓过劲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浪费了你的时间听我讲这些废话。实在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不会。”袁志放缓了语气,好让电话那头的同行能够感觉舒服点,关心的问道:“这些话讲出来,你好点了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