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8章 狂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188章 狂夫

    听到张献忠的话,我不禁有些愕然。

    他的这些论调,和很多自命大众救星的人完全一样。

    他们都认为自己救了普罗大众,所以便有权决定他们的命运。否则的话,他们早就被别人给弄死了,到哪里去谈权力?

    其实他们的这些论调,在旧社会并不以算是错,毕竟那个时候,人们的生命都得不到保证,真的没有机会去谈论什么人权。

    可是我们现在知道,他的这种说法是荒谬的。

    我摇了摇头对张献忠道:“错,你这样做不但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不管你救了多少人,你也没有权力杀人,甚至你都没有权力自杀!生命是天地间最宝贵的东西,怎么能这么作践?”

    张献忠听到我的话,脸上露出了吃惊的表情,皱眉对我道:“你的身体里,应该有一丝小杜的灵魂吧?你真的这样认为?”

    我还以为自己说动了张献忠,点头对他道:“是的,现在社会,人人都懂得这个道理。”

    想不到,张献忠却是再次举起了张大爷,双眼瞪着我,对我道:“你是说,即使这人是我的后代,他的一切都是得自我,甚至身体里还有我的一丝残魂,我杀了他,也是错的?”

    张大爷的脖子已经被张献忠咬断了一半,从被咬开的伤口里,能清楚地看到他脖子里的气管和食管,白色的气管上面沾着血迹,随着张大爷用力的呼吸一鼓一缩,从他的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他的眼睛里更是射出求生的光芒,似乎在求我们救他。

    我有一种预感,只要我对张献忠说他杀了张大爷是错的,他会毫不犹豫地把张大爷另外半边脖子也给咬断。

    我看着张献忠赤红的双眼,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不,你没错,错的是我。”

    张献忠得意地“嘎嘎”大笑起来,但是他的右手却是像刀子一样飞快地砍了出去,“咔”地一声,张大爷的脖子直接被他给削断了,一股血浆像喷泉一样从胸腔里喷了出来。

    张献忠张嘴一吸,那股血液便飞向他的嘴巴,被他吞下了肚子里。

    一道黑烟从张大爷的身体里飞了出来,仓皇逃窜,张献忠向它一伸手,那道黑烟便飞到了他的手心里。

    我能看到,张大爷的灵魂,竟然是两种颜色,黑色里夹杂着一丝血红色,只见张献忠用鼻子一吸,那道血红色的残魂便被他吸入了身体,而剩下的应该就是张大爷自己的灵魂了。

    张大爷的灵魂化为他的样子,在张献忠的手里扭动着,嘶声求饶:“老祖宗,求你放过我……”

    话未说完,张献忠直接把他塞进了嘴里,两齿咬动,发出“吱吱”的声音,就好像嚼胸骨一样,竟然直接就把张大爷的灵魂给吃掉了。

    我的心里感觉到一阵恶寒,张献忠吃了张大爷的灵魂,和吃人又有什么区别?

    张献忠伸出舌头来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对我冷冷一笑道:“我知道你的心里始终认为我杀人是不对的,但是,那又如何?嗯,那又如何?”

    他的嘴里,重复了两遍“那又如何”,声音如同大钟一样,震得我的耳朵“嗡嗡”作力响。

    杜金对我道:“就算是在我们那个时代,张献忠也被称为狂夫,当时十八路反王,以他最桀骜一驯,就连李闯也无法管制他。当时在北京城里,李闯杀了其他各王,只有张献忠率军逃出京城,此人不但狂,而且极有心计。你不要看他虬髯大脸,以为他是个鲁莽之人,他可比大多数人都精明。”

    狂夫两个字,确实和张献忠的作派很像,只是杜金说他十分精明,我却是看不出来。

    左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