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3:兵权和命,选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完了一系列她要做的礼仪后,就由我拉着那条大红的绸布把她牵引到大堂。

    高堂席位我定然是不会让我的亲爹过来,所以那席位上,只有皇帝和金平的生母,只见皇帝和那位妃子喜笑颜开,周围的官侯们在下面不吝溢美之词,我听了只觉反胃作呕。

    在外这么多年,我也早就学会了隐藏情绪,尽管非常恶心婚礼的状况,但是我仍然是尽力维持着一张冷峻的脸,冷眼看待周围人的恭维和谄媚。

    司仪官站在大堂空位的边缘大喊:“吉时已到,婚礼开始。”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

    我如木偶一般按照司仪官的提示做着举动。

    “慕暄澈!!”

    我听到这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登时后背冒冷汗,言惜?你怎么来了…..

    转身一看,身着素服的言惜就站在大堂门口。

    一头秀美的青丝只用一根木簪绾起来,些许碎发掉落在耳边,一张清秀的脸上不施粉黛,峨眉轻蹙,脸上还有点点泪痕,整个人瘦弱的像是风一吹就要倒了。

    “慕暄澈。”

    又是一声凄婉细弱的喊声。

    我看到你这样,真的是心疼的要命,头脑一热,也顾不上仍在高堂席位上坐着的皇帝,当即扔下大红绸布就向你跑去。金平一把掀开华美的红色盖头,气急败坏的向我的背影大声喊道:“慕暄澈你给我回来!我们还没成婚呢!”

    此刻我已经把前世的你抱到了怀里,轻声问:“言惜,你怎么过来了,怎么不好好在别院休息呢?”

    你一听我的温言软语眼泪又似连绵不断的珠子一般落了下来。

    你在我的怀里细声抽噎,我看着心痛却没有任何办法阻止,只好抱你更紧。

    “慕暄澈你是不是不要我了,你嫌我是个麻烦对吗?我就只能拖累你,不如公主能让你平步青云。”

    我一听你的话,急切的解释道:“不是这样的言惜,这件事很复杂,但是你要相信我,我一直都是爱你的,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你要相信我!”

    你抬手擦了自己的眼泪,推开我往后退一步,指着了指掀起了盖头的金平,没想到金平看见你指她还挑衅般的冲你冷笑一声。

    见状你更加愤怒,说:“你要我怎么信你,你和她就要成婚了,却把我安排在别院修养不让我知道,你要我怎么信你!”

    你似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说着不信我。

    在吼完了最后一句话后止不住的咳嗽,我心疼的看着你却不敢上前刺激你。

    现在这个情况一时半会儿还真的说不清楚,此刻我无比懊恼自己没有早一点把真相告诉你,而是选择了瞒天过海的去逃避。

    满屋子的人这会儿一个发声的都没有,都在静静的看着这场大戏。

    啧,皇家的颜面,可算是在这场戏里丢尽了。

    皇帝坐在主位上铁青了脸,一言不发,金平看着我和你的互动追了出来,飞扬跋扈地说:“慕暄澈,告诉她,你要和本宫成婚!你若是不照做,就是抗旨!”

    我心里快速的算计着我不同选择的好处和坏处,只觉得脑子都要炸了。

    之前是麻木不仁无知无觉,现在却是苦不堪言。

    你见我迟疑的看向你的举动,还以为你是真的说对了,只是颓丧的最后问了一句:“慕暄澈,这就是你的选择吗?”

    金平也以为我会选择她,于是更加嚣张地说:“快点告诉他慕暄澈,别扰了我们成亲的吉时!”

    我看见了你眼中的绝望与痛苦,此刻我实在无法说服自己离开你去跟金平成婚,即使抗旨忤逆不尊,我也不能让你伤心。

    于是我一把抱着你,手不住地抚摸你颤抖的后背安慰你。

    “言惜我在,我怎么可能放弃你,你知道我有多爱你的,我们一起经历了战争,那么多的回忆,我怎么可能放弃你。”

    我不住的在你的耳边呢喃,你终于冷静下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