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4:为爱弃一切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言惜我为什么会不告诉你跟别人成亲的事我都会告诉你的,我是为了你好才不告诉你的。你要相信我。”

    你趴在我肩上哭,泪水濡湿了我的喜服,冰冷的似乎刺进了我的心。

    我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在你耳边说:“你要相信我。”

    金平恶毒着一张脸,嫉妒得看着被你抱着的我,气急败坏道:“慕暄澈,你会为你的选择付出代价的!”

    皇帝这时终于坐不住了,本来他以为我会跟金平顺利的大婚,没想到中间出了你这个插曲,而且还成功的终止了这场皇室的婚礼,他气恼不堪,一声厉喝。

    “把暄王和这个妖女抓起来!抗旨不尊者,死!”

    皇帝一声令下,周围站的卫兵就过来想要绑我和你。

    而你一个闪身就挟持了金平,那把锋利的匕首放在了金平嫩白的脖颈间,金平丝毫不敢乱动惧怕的说:“慕暄澈,我们可是差点就成了夫妻的人,你当真要这么狠心?”

    “闭嘴!”慕暄澈一声大喝,然后对皇帝说:“撤兵!现在放我们离开!”

    皇帝倒还是有些处变不惊的样子,只是语气稍显急切的说:“你可要想好,你今日这一走,就再也没有麒麟草了!”

    金平不住地哭喊着“父皇救我!”

    没有麒麟草?我就不信这世间还就只有皇宫有了!

    要是找不到,那我就和言惜一起死,让她黄泉路上有个伴。

    反正现在投降不投降都免不了一死,那我就没必要在跟你这个昏君客气了!

    皇帝仍是没有安排人退兵,我见状只得手往里收了收,划破了她脖子上的嫩肉,以此作威胁。

    金平急了:“父皇快点撤兵,女儿要被杀死了!救我啊父皇!”

    皇帝见到金平的脖子是真的流了血,旁边金平的生母又一直恳求他救金平,于是他终于松了口:“所有士兵,听朕的命令,都离开暄王,放他们走!”

    我静等着周围把我们围起来的士兵迅速有秩的退开,于是一边拉着你,一边挟持着金平就往后快速离去。

    你是做马车来的,车夫马轿子样样俱全,我们三人坐上马车后,皇帝一时不敢轻举妄动,更因为我的威胁而不敢派人来追踪。

    金平自从被我挟持上车后就老实多了,可能也知道离开了这里就没有人可以庇佑她了。

    她嘴上不说话可不代表她不会用眼神来表示她心中的嫉妒和愤慨啊!

    她睁着刻薄狐媚的的眼睛不住地看你,我本身就很在意你,当然受不了他这样的眼神,于是一个手刀劈在她后颈,她昏迷了过去……

    车夫有些惶恐,他不看到了我挟持金平出来的场景,现在驾车也不是很稳了。

    于是我当即叫他停下,给了他一锭银子,说:“你这整辆马车我都买了,你速速离去吧。”

    马夫早就害怕了,此刻能走都高兴更别说还得到了一锭银子。

    就这样拿着银子欢天喜地的下车离去了。

    金平已经被我打晕,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于是我放心的留你和金平在车厢内,然后我出去驾车。

    不知道行驶了多久,天色渐暗了起来,周围已经隐约可见炊烟。

    突然车厢里传来一声女子的娇呵:“慕暄澈,你想要这个女人好好的就马上停车随我回去!”

    是金平!

    不好,我只顾着驾车忘记了时间。

    我当机立断拉了缰绳停下了马车,一把掀开帘子,金平好好的坐在那里,你却昏然倒在一边,我进去想叫你,却叫不醒。

    我抬头皱眉,对金平说:“你到底干了什么?为什么言惜叫不醒?”

    之间金平得意地笑了,然后说:“我就是不说,你有本事杀了我?杀了我她就永远沉睡下去。”

    我意识到金平可能想与我谈条件,于是我冷静的回道:“你想要我做什么?”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