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五十九章 蝼蚁与皓月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唐静芸已经很久没有接到艾维尔尼克的电话了,自从上一次在港都的事件发生过后,唐静云就和艾维尔只有过电话交流,并且次数非常的稀少。

    她在接到艾薇儿的电话的时候有一点震惊。

    “唐静芸很久不见了。”艾维尔带着几分外国强调的中文口音从电话里响起,而他的声音有几分低沉沙哑。

    “确实很久不见了。”唐静芸淡淡地回道。她看着栏杆外面的天空,有些灰蒙蒙的,也不知道等会儿是不是要下雨。

    “唐静芸,我真的没有见过比你还要冷酷的女人,几年的交情说断就断。”艾维尔声音里依旧几分玩世不恭的,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显得有些沉痛。

    唐静芸淡淡的道,“你倒是学会了恶人先告状,也不知道是谁最先作出对不起彼此的事情的。”

    “唐静芸,你有完没完?”艾维尔的声音在电话那头略显烦躁,“那件事情我不是已经跟你道歉过了吗?你到底还想怎么样?”

    唐静芸挑眉,“不想怎么样啊,就是想要提醒你一下而已。”

    艾维尔沉默了很久,有一种窒息的氛围,从电话的这头蔓延到那一头。

    这一次的艾维尔突然无比怀念起当初那些时光,那时候他刚刚认识唐静芸,还没有经历那么多,唐静芸对他不算太热情,却也绝对不如现在的冷漠。那时候,他把她当做朋友,他以为那样的友情会持续很久,就像是中国人的一个成语说的那样,地久天长。

    可是后来他发现,一切,都变了。

    有那么一段时间里,艾维尔曾经想过,如果,时间倒流到友谊破碎之前,他还会做同样的决定吗?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再也无解。

    岁月那么长,时光那么无情,当时光的洪流冲击着你,让你不断往前走,往前走,连河床都被磨平,让你再也没有回头的理由,也无法回头。

    “唐静芸你出来,我们见个面吧。”艾维尔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唐静芸忍不住惊讶,“你说什么?”

    “低头看,我就在你下面。”

    唐静芸从栏杆处探出半个身子往下看去,发现,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男人长的很高,有着外国人典型的特点,金发碧眼,一身随意的衣服,看上去有些浪荡不羁,正在跟她挥着手。

    唐静芸嗤笑一声,这家伙什么时候也开始会打突击战了?

    她走下去的时候,男人正靠在车身上抽着烟,挑眉,“终于肯见我了?”

    “为什么不肯?”

    “呵,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之前明显就是在躲着我。”艾维尔开口,“我知道的,你不是那么小气的人,至少在你没死成的情况下,你不至于对我这种真的这儿冷漠。你这是在避嫌,我和你的身份有点敏感。”

    唐静芸沉默。

    “什么时候想通了?”

    “没多久,不然也不会偷偷的过来见你了。”艾维尔耸耸肩,“说真的,如果不是因为恰巧知道了一些我母亲的母亲的那个家族的事情,我压根就不会做这些联想。”

    艾维尔的祖母所在的家族,是个庞然大物,如果一定要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的话,那大概说和姜家类似了。

    而据他所知,那个家族和姜家关系不太好。

    而唐静芸这么做很明显是为了避嫌。这个避嫌大概还是为了艾维尔好,因为她自己本身的影响倒是不太大,反倒是艾维尔,身在群狼环饲的黑手党内,如果因此被刻意打压,恐怕会因为日子不太好过。

    “我早就应该想到的,你这样的女人心眼多的跟上什么似的,又怎么会轻易放弃一个朋友呢?尤其是这个朋友的心里还对你产生着很浓的愧疚。”艾维尔道。

    “那你又是怎么肯定我不是为了今天这一天?等你发现我的良苦用心后,你不就对我歉意更深了?”唐静芸挑眉冷笑。

    艾维尔不说话,因为他才懒得和这个女人做口舌之争,反正他也从来没有赢过。

    “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没空。”

    “为什么?”

    “你没看见我马上还要回去上课吗?这才上过几次课就撺掇我逃课?”唐静芸翻了一个白眼。

    艾维尔讪讪一笑,“那行,你去上课,我在这里等你,回头再说。”

    在两个人交谈的时候,正好从教学楼的另一侧拐过来两个人,细细看去,其中一个正好是那贝佳晴,走在她前面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者,两人似乎在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