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四十六章 最在乎什么?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百四十六章 最在乎什么?

    青云被笑的满脸通红,这得幸好是爷,要搁其他人,他准弄废他!

    楚澈依旧很不安的紧抓着他的手,双眉越锁越紧,他浑身冒着热汗,不一会儿就像从水里捞出一样。

    阿夙阿夙……

    楚澈不停的在呼唤着阿夙,但一遍遍的只有回音,只有回音!

    他的心头隐隐不安,总觉得会出事,但这该死的身体却像是被定了穴,如何也无法控制。

    “行之,行之……”

    很浅,朦胧的声音,格外的清冷凛冽,就像是在回应他的绝望一样,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

    “阿夙,我在这里。”

    不需多加分辨,他就听出了这是凤不悔的声音。

    力气,就像在一瞬间回归了身体一样,突然体力充沛。

    随着他的呼唤,凤不悔在眼前缓缓的现身。

    素白色的身影几乎都要和这场景合二为一。

    见她出现,一眨眼的移动,他就到了夙不悔的面前。

    目光眷恋的看着眼前的女子,不舍得眨一下眼睛,生怕睁开的时候,她就消失了。

    葱葱玉指划过他英俊的脸庞,认真的模样像是要把他的一眉一眼都刻画下来。

    她指尖微凉,浅浅的触感,有一下没一下的撩拨着他的心弦。

    “行之,我要走了。”

    “去哪?”

    “不知道,只知道很远、很远。”

    “本王不允!”

    凤不悔没有在说话,十分复杂的感情满上她的眼眸,那是他在她的眼里从未看到过的东西。

    “阿夙?”

    他的手,想要去碰她的眼角,却被她半路拦截了下来。她反握住他的手,磨砂着自己的脸,带着万分的眷恋。

    “再见……”

    听到她浅浅的声音,他才猛然惊觉,凤不悔素白的衣衫上布满殷红,她的身体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逝,他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却如何也无法阻拦……

    阿夙,阿夙……

    不管他怎么呼唤,回应他的都是死一样的沉寂。

    白茫茫的一片,就像从未有人来过一般……

    力量好像被挥发到了极致,从来都没有这么累过,双眼沉重万千,迫切的想要休憩。

    “行之,行之……”

    就在他快要闭上眼的时候,耳边又响起那股声音。他疲惫不堪的挣开眼……

    “行之……”

    随着这一声十分遥远的声音,他彻底的闭上了眼睛,陷进一片黑暗。

    ……

    “这都几天了,爷怎么还没醒?”

    青云忧心忡忡的看着被泡在药筒里的楚澈,他的脸色已经好了一些,不似之前那么白了,但依旧没有转醒的样子,让他十分的担忧。

    “这,我也不清楚。”

    莫灵抓了抓头发,有些懊恼,她已经用了足够多的灵药,但依旧没有转醒的征兆,这是对她灵药的侮辱,更是对她医术的侮辱!

    青云皱了皱眉,对这个答案很是不满,“爷要是出了什么事,宁十九就再也找不着了。”

    “人家已经在尽力了,我只能确定他现在已经活过来了。但可能因为什么所以才无法彻底醒来吧,你家爷平时最在乎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