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四十一章 很有意思吧?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百四十一章 很有意思吧?

    不加掩饰的嘲讽,令燕皇脸色顿时难堪。

    “把牢房给朕打开!”

    燕皇眸中揉入暴虐,他声音瞬间冷了几个温度。

    牢房门被打开的刹那,燕皇脚下浮掠,一个闪身,眨眼来到了燕云狂的面前,“啪”的一声巨响惊起。

    一巴掌狠狠的甩在燕云狂的脸上!

    力量之大!

    “贱女人?!你也配说清儿贱女人?要论贱,你母后敢说第二,谁敢说第一!”燕皇冷冷一笑,拿过鞭子,一鞭一鞭的朝燕云狂抽去。

    燕云狂伤上加伤,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他不怒反笑,好似感觉不到一丝疼痛,“对,就是贱女人。”

    话语刚落,燕云狂艰难的抬起头,阴佞的目光对上燕皇的龙目,他唇角邪邪一勾,漫不经心道:“哦对了,忘了告诉你……那个贱女人早已为别的男人生育了一个女儿。”

    “什、什么?!”燕皇怔了一下,他的面色,一刹时地变了灰色。

    手中的鞭子“啪嗒”一声落地。

    一个踉跄,他身形不稳的朝后退了两步。唇瓣微不可见的颤抖了一下。

    为别的男人……生育了女儿……?

    燕皇耳朵里哄了一声,如同被尖针刺了一下,全身都有些麻木了。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又好像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全身麻木。

    一霎时,他的心沉坠得像灌满了冷铅。

    铺天盖地的怒意疯狂的从心底以迅雷之势滋生起来。

    燕皇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

    他怒睁着眼,额角的青筋随着呼呼的粗气一鼓一张。

    怒火和嫉妒将燕皇的所有理智侵蚀,他猛地上前两步,双手不受控制的捏住燕云狂的双臂,疯狂的摇晃起来,“你说什么?清儿没死?清儿为别的男人生育了孩子?!”

    “不可能!朕不信!”

    “你在撒谎!你休要欺瞒朕!”

    “不可能……清儿怎么可能会跟除了朕以外的男人在一起!”

    “孽障!跟你母后一个德性!害死清儿还不够!现在还胆敢污蔑清儿!来人啊,给朕打!打死这个孽障!”

    燕皇怒不可遏地吼叫着,这声音像沉雷一样滚动着,传遍整个监狱。

    随燕皇而来的心腹,擦了擦额角的冷汗,多少年了……都未见燕皇这般喜形于色了。

    心腹不敢耽搁,卖力的朝燕云狂抽打过去。

    “噗嗤”一声,燕云狂喷出鲜血,他薄薄的唇瓣被鲜血染的殷红,桃花眸中划过阴鹜,他阴邪的看了一眼心腹,讥讽道:“呵,父皇,你以为打死我可以改变这个事实么?你还想自欺欺人那个贱女人没有背叛你,而是被母后害死了?”

    “闭嘴!闭嘴!”燕皇失控的大吼,双眼腥红。

    燕云狂欣赏着燕皇越来越难堪的脸色,他心里病态的有种报复的快感,他突然朝燕皇大吼出声,“你不想听?我偏要说!那个贱女人就是背叛了你!你活该被背叛!你活该!”

    言罢,燕云狂唇角勾了勾,“哦对了,那个贱女人的女儿,名字很有意思呢,夙不悔这个名字,你也觉得很有意思吧?”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