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四十三章 他在哪里?!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百四十三章 他在哪里?!

    少女冰冷的脸庞停滞的情绪落入晋宁溪的眼中,晋宁溪眸光微闪,好似发现了有趣的事情,她勾了勾唇。

    挑起少女下颚的手指朝上抵了抵,轻微的动作却似有千万斤的重量,夙不悔的头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抬了抬下巴。

    “本宫从来不屑说谎。”晋宁溪眯了眯眼,眼角勾了勾,眸光潋滟,隐有危险光泽闪烁。

    夙不悔僵了僵,脑中一片空白,拳头下意识的紧了紧,就连指甲深深陷进掌心肉中都没有发现。

    她眼睛瞪大,凤眸中布满血丝,小脸神色狰狞,疯狂的挣扎着,想要脱离晋宁溪的桎梏,失声大吼道:“他在哪里?”

    “他在哪里?”

    “快告诉我,他在哪里!”

    清冷寥寥无人的子溪宫只闻少女歇斯底里的声音。

    声声回荡。

    她就像一只发狂的野兽,凤眸里满是原始野兽的疯狂,仿佛要将所有人撕碎一般。

    清冷的眼睛此时变得凶恶无比,嗜血的狠意令人心惊。

    晋宁溪挑了挑眉,眉眼涟漪,下一秒竟是吃吃的轻笑出声,小舌诱人的舔了舔红唇,“你这副模样,本宫真喜欢,真想将你收藏起来,小野兽。”

    晋宁溪好整以暇的看着夙不悔此刻的模样,她的眼神就像欣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一般。

    她啧啧了几声,勾人的丹凤眼中划过几抹意味不明的暗光。

    忽的,她抬起另一只手,手指戳了戳夙不悔的额头,笑道:“以后就叫你小野兽罢。”

    “本宫还没说完话,你急甚?”晋宁溪声音很是愉悦,她视若无睹少女疯狂的神色,玉手捏了捏少女的脸颊,启唇又道:“又不是本宫掳走了你家夫君,你问本宫,本宫怎的知道他在哪里?”

    然而此时夙不悔眼睛猩红,一点也没把晋宁溪的话听进去,她挣扎的动作越来越疯狂,那架势就像是要将晋宁溪撕成碎片。

    一股惧意在少女的胸腔滋生,蔓延。

    夙不悔不懂这是一种怎样的情绪,她也顾不得那么多。

    她的脑海不受控制的疯狂的挤入母狼被剑齿虎叼在嘴里的记忆,一遍遍鲜活的重现在她的脑中。

    此时此刻她心中蔓延的情绪也如同那个时候一般!

    而就是那个时候,她永远的失去了她的母亲!

    胸腔里疯狂翻滚突如其来的异样情绪,它的存在是不是代表着,楚澈也要如同母亲一般,永远的离开她?

    不可以!

    绝对不可以!

    她甚至一点都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害怕楚澈会和母亲一般永远的离去,她只知道她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的叫嚣着不可以!

    万千陌生的情绪争前恐后的朝她袭来!

    就像是黑暗之中的罪恶源源不竭的朝她压来,她的头一瞬间就像炸裂一般的痛了起来。

    星星点点猩红忽的乍现,在夙不悔的眸中交替闪烁,墨黑的瞳仁一点点被猩红腐蚀。

    晋宁溪察觉到夙不悔眼睛的变化,脸色猛变,原本饶有兴致的神色刹那变得肃然庄重起来,失声道:“这是……”

    晋宁溪的眸子沉了沉,她风驰电掣没有半分犹豫的一掌朝夙不悔攻击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