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0第一百五十九章路长一点,再长一点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你想去哪儿?”见池中人神色不对,相思拦臂挡在了岸前“你不要命了吗?才醒过来捡了一条命,这么快就想着再送了去。品 书 网    .      .   你的命是我和那人辛辛苦苦才救回来的,就算你想送,也得看我们同不同意!”

    “这条命,你要,便拿去。否则,立刻给我让开!”他一眼瞥来,眸中红光乍现,邪肆妖娆,勾魂夺魄。

    “央月,你敢!”相思气急,举起双手挡在了眼前“你敢对我用那魅术试试!就算我放了你又如何?你以为你还有和人打架斗殴的精力?别忘了,你现在连踩死只蚂蚁的力气都没有!”

    央月神情一窒,那垂落的双手无力攥紧,整个人仰身跌落在那雾气缭绕的温泉池中,溅起一池水花翻滚。她说的对,他现在根本连踩死只蚂蚁的力气都没有,他又如何去救她的姒儿?

    如何去救?他凄凉一笑,任由温热的池水无孔不入,一点一点地将他淹没殆尽。

    “央月,你疯了吗?”相思猛地睁眼,便看到他越沉越下的身体,急的飞扑进池中将他狠狠地拽了上来“你当真不要命了吗?你要死是吧?好啊,你死啊,就让你那如花似玉的夫人落于敌人之手,日日受其摧残,终生不得自由,老死……”

    一只手狠狠地掐上了她的脖颈“你敢再说下去试试!”央月眸光赤红,狠狠地盯在她的脸上,似只要她再敢说一句,便真的掐断她的脖子。

    他不敢听,更不敢想。只要一想到姒儿如今落在楼寐的手上,他的一颗心都紧紧地揪痛在一起,疼到每呼吸一分便疼的撕心裂肺,痛彻骨髓。

    他竟然要杀她?相思唇角紧抿,眸中泪渍晶莹,却强忍着没有哭出声来。他不是一向如此么,在他的心中,那女人便是他的命。她又不是第一天知道,这又是犯的哪门子傻?

    那般倔强隐忍的表情,那般凄凉哀婉的神情……央月身躯一震,一把松开了手中的钳制。“姒儿,姒儿……”他喃喃轻唤,似是透过那表情看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的人儿,整个人都陷入了极致的痛苦和挣扎之中,挣脱不得。

    相思用力地呛咳出声,一张脸憋的通红。好不容易缓过了一口气,再看一眼那池中失魂落魄的人终是不忍道“你忘了那人让我转达给你的话了吗?你要想姬姒能平安无事的回到你的身边,就不要轻举妄动。否则,害的不止是你自己,还有她!”

    他如何不懂她话里的意思,他如今身受重伤,寸步难行。如果一味的莽撞行事,只会打草惊蛇。可是,要他如何眼睁睁地看着她待在那人的身边?一拳狠狠地砸在波光潋滟的池水中,温热的池水溅了他一脸一身,却没有带来丝毫的暖意。

    “既然那人给了你承诺,必然会救了你夫人与你团聚。你要做的便是好好养好自己的身体,否则同样的事再来一次,你还有保护她的能力吗?”她虽不知道他们具体发生了些什么,但是看到他那样满身致命的伤口和险些没了的一条命,她又如何猜不出事情的严重性。

    而现在,唯一能劝住他的便只有拿出他最在乎的她了。果然,他双眸红光渐退,两手亦缓缓地松了开来。

    是啊,他必须尽快地养好身体。只有养好身体,他才能去救她出来。她还在等着他,等着他带她离开。

    西璃皇宫,御花园。

    “香玲,这边这边,这边再递给我一点雪!”一片冰天雪地之中,一袭绯红的人儿上蹿下跳,忙的不亦乐乎。

    “娘娘您慢点!这大雪天的,你要冻着伤着哪儿了,我有十条命也不够赔的啊!”见姬姒跳的正欢,香玲大惊失色“朱雀姐姐您快帮忙劝着点,这要真伤着哪儿了,可怎么是好?”

    朱雀轻瞥一眼那玩的高兴的人儿,嘴角含笑道“娘娘好不容易这么高兴,便由了她吧,有我在,没事儿的!”

    正捏了一个长长的鼻子安在了雪人身上的姬姒一脸红扑扑地看了过来,笑得咯咯作响“还是朱雀姐姐最好,哪像香玲你这么烦人,你再不帮我拿雪来,我可要砸你了!”说着便真的揉起了雪团朝香玲的方向砸了过去。

    “哎哟喂,我的娘娘,我拿还不行吗?”见朱雀如此说,香玲悬着的心也放了一半。一边躲着姬姒砸来的雪团一边叫嚷着捧了大把的雪送了过去。

    “话说娘娘,你这堆的是谁呢?”看那雪人有鼻子有眼的,香玲便好奇地问道。

    “皇上啊!像不像?”

    “皇……皇上?”香玲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