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九章 渐渐揭开的真相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八十九章 渐渐揭开的真相

    无论是谁,在面对死亡的这个时刻,通常都只可能有两种可能:

    一是吓得魂飞魄散屎尿齐流浑身瘫软。闭目等死。

    二是肾上腺激素迅速分泌呼吸粗重奋起一搏!

    卡米尔此时也陷入了这生死一弹指的局面,他直视着那一片荒茫逼近而来的“空白的无”。此时心中也十分清晰的明白,被这看似无害的东西一旦沾上,就是没顶之灾,他的脑海里面也是什么都不去想了,只是按照求生的本能大叫一声,飞掷出了手中的那一柄银色的小刀。

    这把小刀同方林以前获得的“解牛刀”一样,都是十分强悍的特殊道具,只是方林的各种际遇和侧重点都不一样,方林的解牛刀并没有发挥太大的作用,而这把银色的切割之刀对卡米尔来说,几乎就像是愚者之瞳对方林一样重要。

    而卡米尔飞掷出了这把切割之刀的后果,差不多就和方林自爆掉愚者之瞳的后果差不多!

    那一把银色的小刀一接触到了“空白的无”以后,立即爆发出了极其刺目的银色光芒,甚至在瞬间就将整个空旷无边的决斗场当中都染上了一层荡漾的银意。若说先前的神器八咫镜若月在中天,安静的放射出了清冷的光芒,那么这时候的银刀放射出来的光华简直就如日中天,若烈阳那样不可逼视!一时间就连方林打出来的灭绝之华光都被硬生生的挡住逼退!

    方林打出来的这灭绝之华光说到底,也是一种能量,不过却是最霸道的那一种,不仅能够同化消融一切,而且还具备了解离术的领域权威性。

    但是这并不代表就没有办法对抗它。就好比现实世界里面腐蚀性最强的王水,连钢铁也要被它消融,但是这样的溶解也是有限度的,一公斤王水溶解半斤钢铁没有问题,但是丢十公斤,一百公斤钢铁进去,那么它也只能徒呼奈何。

    眼见得卡米尔的这一击似激电一般直破中宫,光芒万丈的直逼而来,目标正是方林的心脏,浑身上下不能动弹的方林却是淡然置之。

    刚强则是易折,卡米尔的这一击虽然看似能克制自己的灭绝之华光,其实却是以燃烧那把神兵本体的的方式来饮鸩止渴,缺乏后继的力量,此时看似卡米尔的这一击已经突破到了方林面前不到十米处,但是方林几乎可以肯定的判断出:顶多那把银色小刀再推进五米,便是强弩之末,不能寸进!

    自己最大的威胁,却是来自于哈迪斯。

    因为卡米尔已经用事实证明了,对付方林的这似乎水银泻地无处不在的灭绝之华光,唯一的办法就是以攻对攻来中和它的狂暴能量。

    哈迪斯不得不承认,方林自己领悟出来的这灭绝之华光当真是携着大破灭之势呼啸而来,初一见到之时,当真是无可抗拒。不过卡米尔的行为却让哈迪斯知道:人的感觉也是有谬误的时候,无可抗拒并不代表就是无从抗拒了,就好比是天空的雷霆来临,古时候的人只能被动挨劈,而现代的人却可以用避雷针来疏导雷电的灾害。虽然同灭绝之华光抗衡这件事情做起来是事倍功半,十分吃力,但也是目前唯一能够败中求胜,死里求活的办法,那就是用自己的技能去耗,拿自己的命去拼!

    在短短的错愕之后,以哈迪斯为中心立即散发出来了一个清晰的圆形扩张领域,那领域充满了邪恶的死气,似乎空气都被染成了翻腾卷涌的冥界气息,迅速蔓延到了整个赛场。

    死灵气息之渲染!

    这个强悍的领域性技能在上一战当中令方林吃亏不小,可以使敌人的生命力恢复速度/精神力恢复速度/体力值恢复速度同时减少。攻击力/防御力/移动速度/攻击速度/下降9%。并且方林所收到的负面效果将加成给施展哈迪斯。

    此时的这个领域当然延伸不到方林的身体上去,不过在灭绝之华光的边缘,也出现了波纹一般的冲击状。哈迪斯的战斗方式经常是穿透空间直接攻击敌人,他现在因为灭绝华光的阻隔,因此不能玩这一手,但是那把黑色的死亡巨型镰刀的威力依然不能轻侮,巨大的黑色死镰一闪而没,风声激荡,一股黑色的刀气划斩而来,方林要应付哈米尔的搏命一击,这边对哈迪斯的逼迫就显得有些放松,那徐徐逼近的“空白的无”竟是为之一滞。

    哈迪斯纵声狂笑,他由上至下,挥舞镰刀再次直斩而下!

    哈迪斯手中的镰刀连柄长达丈余,刀刃在雪亮里透露出一股暗红色,似在千万人的鲜血里面浸泡过,这样一把可怕的镰刀,在哈迪斯这个人的手里挥舞起来,竟是轻若无物,镰刀所过之处竟似有撕裂空间的效果,刀痕当中都要隐约浮现出深邃夜空,星光闪烁,虽然旋即消失,但是给人的震撼也是空前的。

    冥王之斩,简简单单,只是任何的凶灵厉鬼,魔神亡魂,只要在死之国度当中管辖的生灵,都要在这把巨镰下屈服呜咽!

    这一斩竟是将镰刀的本体斩入了“空白的无”当中去!

    没有任何的声音,但是抵达哈迪斯面前的“空白的无”开始若潮水一般的消退,哈迪斯付出的代价也是十分惨烈:这把神器的本体再次开始迅速的消融,就像是冰落入了水里。而哈迪斯的眼神里面,更是充满了专注的狂热,他的双手上闪耀出了黑色的刺目光芒,就仿佛炽热的闪电一掠而过,又仿佛是浩荡日光,普照大地!只是那日光却是漆黑而灼热!

    顿时,以巨型死镰刀的刀柄为核心,爆发出了一圈死黑色的气劲,看起来与老胡的地雷震气劲颇为相似,边缘却似潮汐卷起的波浪一般奔腾冲击而来,并且气浪靠近了可以清晰的见到,尽是一头一头的饿鬼扭曲狰狞面孔的虚像,纷纷的扑入了哈迪斯的身体里面。

    而镰刀的表面出现了无数的裂纹,然后发出了不堪重负的暗哑声以后,“啪”的一声炸裂成了千万片碎块,连一片也没落地就化成了随风飘散的尘埃。

    合二为一!

    这是哈迪斯舍弃掉神器的本体,吸收了神器器魂以后才能出现的第三形态!

    此时的方林打出来的“空白的无”的笼罩范围已经全面被压缩,而哈迪斯的双眼变成了赤红色,大声的咆哮着,身体上的肌肉呈现出清晰的块状膨胀而起,口部变尖耳朵变长,然后背部刷拉的一声刺出了两扇黑色的翅膀,就似巨型蝙蝠的大翼。

    冥王恶魔变!

    紧接着他悬浮在半空当中,身体微微前倾,肌肉线条的轮廓分外清晰,一对恶魔也似的巨翅腾然张开,微微颤动,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赛跑运动员准备要积蓄力量发力奔跑一般。

    这是哈迪斯开始蓄力施展终极技能“冥神瞬狱杀”的先兆。

    在上一战里面,方林用八神庵的鬼步避过了冥神瞬狱杀的致命一袭,而哈迪斯这一次要用自己的身体和生命来冲击方林的杀招灭绝之华光!下定了不成功则成仁的必杀之心!

    “必败。”方林此时的思维依然清晰无比:“若是哈迪斯的这一击冥神瞬狱杀施展了出来,我在他们两人的夹攻下必败。”

    “但是,哈迪斯,你难道没有发觉,我的布局早在决斗以前就开始了吗?胜负,其实在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辅助性的神器若是用得好了,未必就比攻击型的神器差!”

    此时卡米尔的脸色已经变得煞白,他的那柄小小银刀的本体已经几乎燃烧殆尽,只余下了锋刃尖端的那一线逼人锋芒,依然倔强若彗星一般的逼刺向方林,但这样的行为却是徒劳的了,因为那点锋芒前进的速度是用可以用厘米/分钟来计算的,直接一点来说,卡米尔的生存的希望,就在哈迪斯的身上。

    下定决心破釜沉舟的哈迪斯的身上!

    生死一线,一线生死!

    就在这个时候,方林的愚者之瞳当中却发出了温和的光芒,那光芒并不锐利,也不强盛,温和一如家庭的氛围,仅仅是想淡淡的诉说些什么。

    而天空当中的八咫镜也再次若月临中天,将那温和的光芒呼应也似的映照在了空间当中,以一种妻子给即将出门的丈夫披上大衣的随意与温和,在八咫镜水银一般荡漾的镜面里,倒映出了哈迪斯的影子。

    哈迪斯忽然发现周围的景物若水波荡漾,切换到可以视物的时候,竟然发觉有一把飞速旋转的巨枪从天外飞来,已是近在咫尺!哈迪斯的心中古井不波,更是看低了方林几分——这样的幻象也能将自己吓到?但哈迪斯意想不到的是,就在巨枪即将刺到胸口的时候,忽的有一个温软的身体扑到自己的身前,那把巨枪就从她的躯体里面深深的扎了进去!鲜血喷洒在他的脸上……哈迪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却是充满了剧烈的刺痛的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