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七章 麻烦抛开 只掏古玩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紧接着,主持人马上开始渲染气氛,当然,最后一句话总是千篇一律,那么,这件康熙五彩的市场价值到底是多少呢?先进一段广告,答案马上揭晓。[}

    唐风轻声问柳月道:“柳小姐,能否帮忙估一下价呢?”

    瓷器按照器形的估价规律是——一尊二瓶三罐壶,四洗五觚六杯炉。七盘八碟九杂件,十看年代器形如。排到第七位才是盘,这是影响这件五彩盘行情的第一个因素。

    虽然是清三代,但这件五彩的出生并不好,这个跟瓷器的展史有关。明代瓷器的起点很高,在朱元璋还没有当上皇帝的时候,景德镇就长时间处于他的势力范围。高起点的洪武时期之后紧接着就是明代瓷器展的巅峰,这就是是永乐和宣德。但是,在永宣之后,明代瓷器马上被打回了原形,之后的正统、景泰、天顺成为陶瓷展史上的空白期。虽然在空白期后面的成化、弘治、正德三朝瓷器迎来了新的展,但颓势已经无法挽回,明晚期的嘉靖、隆庆、万历成为明代瓷器最后一抹绚烂。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如果说天启是黄昏,那崇祯就是傍晚,最后当然就是黑夜了。

    到了清代顺治时期,官窑早就被破坏殆尽、不复存在,要烧瓷器就只能通过民窑,顺治在位时间并不长,但正是他不得已鼓励民窑展的政策为康熙乃至整个清三代的瓷器展巅峰打下了坚实基础。

    老百姓的创造力是无穷的,正是因为有民窑的存在,才使瓷器的展在短短的几十年时间里重回巅峰,只是雍正和乾隆又走了历朝历代的老路,遗憾的是,这种现象一直持续到现在,气死官窑就是明证。

    康熙在位的时间很长,在他.的“任期”内开始展官窑,清代官窑最初的形式是官搭民烧,所以才会出现官民难辨的状况。

    这是影响这件五彩盘行情的第二个因素。

    皇太极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一手.缔造的王朝比明朝还要短命,皇太极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的爱新觉罗家族继承了历代皇帝一代不如一代的光荣传统,在光绪时期就迎来了新的旁晚,宣统即位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也许是为了怀念先祖威武吧,.光绪做了一件对瓷器展影响比较大的事情,他那个时期有大量的官窑瓷器都写的是康熙年款。

    这边已经够乱了,那边的光绪又整了一个睹物思.人,这是影响这件五彩盘行情的第三个因素。

    社会一直在展,生产力也一直在进步,在五彩的.基础上,雍正时期开始盛行粉彩,五彩逐步退出了历史舞台,后世只有少量烧制。五彩的颜色艳而浓郁、线条明朗,烧成温度稍高于粉彩,且不及粉彩柔和,所以五彩又被称为“硬彩”,这是相对于粉彩来说的,因为粉彩也叫“软彩”。举个例子来说,五彩就像一位打扮妖艳的贵妇,这位贵妇养了一个清新淡雅的女儿粉彩,最后,女儿接了妈妈的班。

    粉彩和五彩的区别在于,粉彩在彩绘时搀加了.一种白色彩料“玻璃白”,这种彩料具有乳浊效果,画出的图案可以挥渲染技法的特性,呈现出一种粉润的感觉,因此被人命名为“粉彩”。就这一点来看,粉彩跟五彩在原理上的区别并不大,因此,后世对五彩的仿制相当成功。

    光绪时期的仿.康熙五彩是影响这件五彩盘行情的第四个因素。

    这个可以从拍卖成交价上得到印证,在2oo4年中国华辰春季拍卖会上,一件清康熙御制珊瑚红地五彩碗的成交价是495万,这也是康熙五彩的成交价记录。

    总之,康熙时期所有瓷器的行情都要比它的真实价值低很多,一样是五彩,明嘉靖就是27oo万,而清康熙却只有495万,器形因素不足以形成这么大的落差。

    低买高卖才是收藏之道,唐风觉得瓷器中最具收藏价值不是元青花和珐琅彩,而是高古瓷和康熙瓷,因为前者的市场行情已经接近峰值。

    柳月对着唐风伸出了一根手指,她的估价是1oo万,唐风问香港老板道:“老板,这东西什么价钱?”

    香港老板瞟了一眼唐风手中的五彩盘对他说道:“先生好眼光啦,这是正宗康熙时期的五彩,一口价,168万!”

    唐风说道:“这是光绪时期的仿品,值不了这么多,但好歹也是古仿古,我也说个一口价,88万。”

    香港老板说道:“88万我就扑街了,你的还价是不是太狠了一点?”

    唐风耸耸肩说道:“我是可要可不要,就这么多了,卖不卖随你便。”接着,唐风转头对柳月说道:“我们走吧。”

    “嗯。”柳月会意的点了点头,挽上唐风的胳臂往古玩店外面走。

    康熙瓷器的鉴定难度很大,打眼的不在少数,唐风可以肯定这位老板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而且唐风的这个还价并不狠,古玩交易的还价没有最狠、只有更狠,开价几十万还价几千块的多了去了。果然,唐风他们还没有走出店门身后就传来了香港老板的声音,他说道:“好,我就吃点亏,卖给你!”

    唐风回头一笑,说道:“雷早d同我讲嘛。”

    “呵呵。”听到唐风新学的蹩脚广东话,柳月笑弯了腰。

    接着,唐风捧着那件五彩盘走出了“胎釉彩”,两个人乘坐自动扶梯从太平山半山腰一路往下。唐风对柳月说道:“香港的古玩市场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混,折腾了一上午才掏到一件时价货。”

    “你就知足吧。”柳月饶有兴趣的问唐风道:“你怎么会想到还价88万的?”

    唐风笑着说道:“不瞒你说,我现在身边只有这么多,想要又怕麻烦,只好倾我所有了,他不卖就算了。”

    “原来如此。”柳月说道:“看来你那件莲瓣六棱盘卖的很及时呀。”

    “我现在是级负翁,银行那边还欠着一屁股债呢。”唐风的言语很沉重,口气却是一片轻松。

    柳月说道:“少在那里装穷,就知道你会有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