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新书《天龙邪尊》,关于邪尊者周衍的故事~欢迎收藏观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内容简介:

    他是龙族龙子,却蜕变天赋失败,自巅峰跌落。

    圣女未婚妻自斩身孕,杀他证道。

    家族视他为耻辱,将他逐出,从族谱除名。

    绝境中,他苏醒前世记忆,华夏神龙血脉变异,化身地狱邪龙,拥有吞噬天地异火的绝世天赋。

    炼丹火,天劫火,三昧真火,地狱火等,都是他口中的食物。

    他是地狱君主,天火邪帝,神魔为奴,妖帝为仆,绝色仙女们……

    第1章,杀夫证道,妻离子丧

    夕阳,残秋。

    沧澜城外,苍山悬崖。

    周衍眼神空洞、痛苦,形容凄惨。

    他腹部有一个碗口大的血洞。

    但血水已经不再淌出。

    血,总有流尽的时候。

    血流尽了,人就会死。

    周衍不是普通人,但同样会死。

    他不想死,因为他青梅竹马的恋人姜雨妃,已经有了身孕。

    孕一月。

    “嗡——”

    虚空,一道水幕般的涟漪出现。

    涟漪中,白衣如雪、气质如仙的少女,静立于虚空。

    她眼神淡漠,没有丝毫感情的看向周衍。

    “很遗憾,作为周家表现最出色的龙子,你依然失败了。周家已经没有了希望。”

    “没有了希望的周家,也再不可能是周家。”

    “所以,孩子即便生出来,也只会一生痛苦。”

    女子语气平静,说自己的孩子,如说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

    “不……不要打掉孩子……求求你。”

    周衍嘴唇动了动。

    他的声音沙哑,已经发不出声。

    “我已经截断了供养的血脉,孩子的生命特征,已于之前彻底消散。我们的缘分已尽,这一颗造化丹,拿着,可恢复伤势。以后,隐姓埋名,安心当个普通人吧。”

    女子蕴含神性的目光落在了周衍的脸上。

    她冷漠的目光凝视了片刻之后,身影逐渐消散。

    她走了,很决绝,也很冷漠。

    秋风萧索。

    呜咽的风声,像是失魂修士的悲泣。

    “为什么……”

    眼中,泪水模糊。

    那不是泪,那是血。

    血淌在周衍枯朽而惨白的脸上,像是雪地里的梅花一样,鲜艳灼目。

    “你以为凝儿真的会给你一颗造化丹?你以为凝儿对你真的念念不忘?呵呵。”

    “本来,你若是不接纳这一颗造化丹,你这条贱命,还有活下去的希望。但你既然接受了,那么因果了断,她才可以真正的杀夫证道。”

    “这辈子,能得到凝儿的清白之身,并让她帮你孕育一月的孩子,你完全可以瞑目了。”

    ‘嗡’的一声,虚空中,忽然出现了一道模糊的身影。

    身影并没有凝实,只是虚手一点,一股扭曲虚空的火焰忽然扑面而来。

    火焰之中,周衍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清醒。

    他看到了那一道虚影邪魅的脸上,那戏谑的嘲笑。

    他看到了那火焰足以拥有焚尽一切的力量。

    他甚至于,看到了他自己在火焰之中,一点点化作劫灰。

    “死了。”

    “我这一生,何其短暂,何其悲哀。”

    “妻离子丧。我便是大周家族的‘龙子’?可笑,可悲,可叹!”

    周衍绝望,同时,心中也恨极。

    他的双眼死死的盯着虚空中的虚影,忽然想到了什么,心颤、心痛之极的道:“你……你是姜雨妃?!你要斩杀我?以斩灭你的心结?!你真的好狠!”

    “你既然认出来了,那便无需隐瞒了。”

    虚空中的虚影,再次化作了姜雨妃那绝美的身影。

    她的身材格外的妖娆,气质格外的冰冷高贵。

    她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周衍的时候,就像是在看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一般。

    她不仅眼神冰冷,气质冰冷,她身上的血,则更加的冰冷。

    “你的丹药,我根本就没有接受,想杀我,何必找这样的理由?只为自己心安?”

    “你没有拒绝,或者没有能力拒接,都代表了你接受。不论是什么样的方式接受,那都是接受。”

    她说着,又冷声道:“怪只怪,你太弱小!怪只怪,你没有大周家族的绝世龙血天赋!你若是有周云天的天赋和造诣,现在,我们应该会很幸福的。既然我们的孩子出生便是个废物,和你一样无能,那索性死了更好,不是吗?”

    “你这贱人,你真是该死!该死!该死!”

    “该死?该死的是你!废物!浪费了我那么多资源,连我的纯洁元阴都交给你,你却根本没有龙子天赋。你这样的废物,是大周家族的耻辱,是整个龙族的耻辱,你已经被大周家族彻底除名,永远登不上大周家族的族谱!

    你活着,还不如去死,现在,杀你断我红尘之心,杀夫证道,杀子证道乃是我蜕变自我的方式。你安心去吧,我会再找一个比你更优秀的男人的!”

    姜雨妃的声音逐渐远去。

    那声音,如梦幻一般。

    火焰还在焚烧着。

    这火焰,随着其燃烧,不仅没有变得弱小,反而仿佛和天边的血色残阳交融到了一起,形成了无比诡异的融合。

    ……

    四野,苍山悬崖的风声呜咽如旧,更显环境的万籁俱寂。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周衍,既然连死也无惧,便醒来吧。”

    一道很神秘的声音响彻于周衍的心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