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山雨有客自远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暮秋,夜雨,重重山峡在寒烟里凄迷。

    大山深处,一道道身影高举火把,沉默肃立,黝黑如铁的蓑衣被风雨卷得瑟瑟作响。

    巴雷昂然站在最前头,目锐似鹰,紧紧盯着远处。火光摇曳不定,林影幢幢,山路忽明忽暗,扭曲如蛇。

    “巫武大人,贵客咋地还没来?不是说今天一定到吗?”巴雷身后,一名枯瘦的老者打了个寒噤,脖子往毛茸茸的狐皮领子里缩了缩。放眼望去,山路上依旧空空荡荡,不见人影。

    “格老子的,你急个球?还没过子时哩!”巴雷粗眉一挑,声若惊雷,黄金耳环一摇一荡。他正当壮年,豹头环目,赤着大脚站在冰冷的山石上,虎皮夹袄肆意敞开,露出肌肉虬结的胸膛。冷雨落到他身上,蒸发成一缕缕白汽,袅袅飘散。

    老者面色一僵,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巫武大人说的是,我们再等等,再等等。”

    巴雷乜斜了老者一眼,打了个哈哈:“支由,你太老了,还能等多久哩?”他一挥蒲扇大的手掌,“巫祭大人身子太弱,受不了风寒,你们还不快点扶他下去歇歇?格老子的,万一把他冻死,俺还得再挑个巫祭出来,硬是麻烦!”

    两道人影应声而出,托住老者支由的双臂。

    “巫武大人,你——”支由脸上涌出一丝不忿的红潮,想要挣开,但一触及巴雷冷厉的眼神,直起的腰杆又佝偻下来。

    一条掉了牙的老狗,连叫几声都没胆子嘞!巴雷无声冷笑,环视众人,眼角涂抹的彩纹被火光映得狰狞斑斓。十年苦心经营,他终于将整个巫族大权攥在手心,昔日地位相若的巫祭支由,如今任他拿捏。

    至于那个十五岁的族长继承人,一个成日花天酒地、寻欢作乐的小崽子,早遭全族嫌弃,沦为败家子了。

    “砰!”山径深处猛然传来一声巨响。

    巴雷遥遥望去,森森山林中,闪过一个庞大的黑影。

    巫族众人心头一惊,倏然间,黑影消失了。众人以为眼花,可一眨眼,庞大的黑影又出现在山岩上。

    “砰——砰——砰!”巨响渐渐逼近,沉重的脚步声震得沿途草木剧烈摇晃。众人晃动火把细瞧,黑影映在附近的山壁上,足足十来丈高,像一头恐怖的巨怪,来势汹汹。

    “巫武大人……”巴雷的心腹巴狼一个箭步,挡在巴雷身前。他矮小驼背,凸嘴蒜鼻,眯缝的小眼凶光四射。巴狼原名支狼,是前任族长支野从狼窝里抱回的孤儿。支野死后,巴狼率先投靠了巫武巴雷,奉其为父,改支姓为巴,就此成为巴雷的头号忠犬。

    “不要慌。”巴雷面不改色,语声稳如磐石。

    庞大的黑影转入山道,面目越来越清晰。

    那是一头墨绿色的怪物,头似巴斗,腰如铁柱,双眼亮得像金黄色的铜铃,透出灼灼凶光。它一步一跳,密布厚鳞的巨脚轰然捶地,溅起大蓬泥水。

    “是山魈!”

    “咋那么大个?”

    “肯定是成了精的!”

    “操家伙,剁了它!”

    众人大呼小叫,纷纷摸向腰间的刀子。巴狼微微俯身,随时准备扑出迎战。

    巴雷兀自岿然不动,眼中闪过比山魈更凶戾的光芒。

    他的雷巫炼体四方天已经由外而内,迈入第三天的境界。雄浑的巫力奔涌体内,雨滴还未沾身,就被纷纷弹开,四散激溅。

    在妖兽遍地、凶族四起的蛮荒,只有够强、够狠、够胆,才能活下来。

    “前面可是巫族的人么?”山魈骤然停下,发出低沉柔和的声音。音量不大,但聚而不散,像笔直的雨线,清晰送入众人耳中。

    山魈竟然会说人话!一干人面面相觑,又惊又疑。

    “没错,这里正是俺们巫族的百灵山。你又是哪一个?”巴雷越众而出,沉声喝道。

    从山魈的长耳朵里,倏地钻出一个不足半寸的小人,声音就是从小人嘴里发出的。

    “鄙人王子乔,有劳诸位久候。”小人跃上山魈头顶,负手而立,迎风就长,变成一个羽衣星冠的儒雅男子。

    他年方四十许,腰系碧玉珪,履饰雪贝珠,身姿修长,肌肤莹润,双目偶尔一闪,射出摄人神采。

    此刻,子时恰好过半,正是昼夜交替的一线间。

    巴雷目光一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