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18章流言是罪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1518章流言是罪

    薛冲接纳李崇韬归降之后,亲自为军中近十万真仙境界的将士拔除玄穹高种植在他们身上的天机种子,让大量嫡系将领进入四十万精兵之中,彻底的掌握四十万守卫京城的精兵。

    李崇韬虽然是这只军队的统帅,可是真正领导这只部队的,现在已经变成了薛冲。就在给近十万名真仙将士拔除心灵力种子的同时,薛冲将自己的心灵力种子播种进入他们每一个人的身体,让他们知晓,自己的生死在这个新朝陛下的手中,生死由不得他们。

    当然,薛冲也向他们承诺,三年之后的今日,会将种植在他们身上的心灵力种子拔除,还他们自由。

    面对一干将士,薛冲的声音充满威严:“诸位将士,你们都是朕的勇士,新朝初立,朕要仰仗大家建功立业,还天下一个太平,下面,朕有令,着京城四十万守卫之中,留下十万精兵前往安京,维护新天庭的秩序,其余三十万精兵,随朕一起,前往轩辕谷招纳叛军,以实现新天庭的大一统,诸君可有信心?”

    “有。”所有将士暴雷一样的呼喊出声。

    新朝洪元元年元月朔日午时三刻,薛冲带领四十万精兵从天龙城出发,前往轩辕谷,沿途发布诏书,命令就近州县郡守前往军中面圣,薛冲均好好抚慰,解除这些实力派人物天机种子的同时,种植下心灵力种子,秋毫无犯。

    若不是薛冲有当年得自于天庭内廷库房的宝藏作为保证,不仅大军的军费没有着落,就是新天庭的一切开支也是负担不起。无数的朝臣虽然归附于自己,但若是没有足够的修行灵液,比得上当年瑶池温泉灵液那样的修行资源作为保证,是没有人为朝廷效力的。

    说到底,要养着这些大批的朝臣,让他们为自己和朝廷效力,还是需要钱,需要海量的资源,好在这些钱和资源,薛冲早已经在三百年前都就准备妥当,这个时候刚好发挥上了用场。

    此时此刻的薛冲心中雪亮,自己虽然已经登基为帝,可是天下都还在观望之中,若是这个时候就下令征收赋税,加重天下郡县的负担,只会将他们推向玄穹高一边。

    同理,若是此时玄穹高加大赋税的征收,也会将天下郡县推向薛冲这一边。

    这是一种微妙的关系,这种时候取胜,靠的是积累和手腕。

    …………

    薛冲带领大军亲自“巡边”轩辕谷的同时,玄穹高在轩辕谷中。

    此时的玄穹高上帝,躺在玄穹高军中的病榻上,泪流满面。

    当初薛冲以官天的身份曾经知道了玄穹高流泪的秘密,可是那个时候,玄穹高严格的隐藏者这个秘密,没有多少人知道,但是现在,病榻周围的人都知道了—他不停的流泪。

    在病榻上,玄穹高的声音有点嘶哑,闭着眼睛,但是泪水已然从他的眼中汩汩的流下,像是老年人的尿液,一点一点的流出来,断断续续,零零碎碎,没完没了。

    “陛下,你为什么要这样丢人,在自己手下的面前?”太上道君吼叫起来,十分的恼怒。

    太辛也用颤抖的声音问道:“陛下,您为什么要一直流泪?”

    高灵迟疑了一下,用尖利的嗓音问道:“是啊,陛下?”

    此时玄穹高的军帐之中一片愁云惨雾,玄穹高流泪不止不说,太辛和高灵也是气急败坏,神色如狗。原来,太辛和高灵,此时已经跌落境界,太辛还好,只是圣仙境界的巅峰,跌落了一个层次,可是高灵,堂堂大内总管,帝仙层次的高手,已经跌落到圣仙层次的中期,眼神之中黯淡无光。

    “你们都是朕的股肱之臣,朕有什么事是你们不能知道的,没有。告诉你们,朕之所以一直流泪,并不是真的必须流泪,而是使用天机鸿蒙起死回生术修复自身的伤势,流的泪越多,朕的伤势就好得更快。”

    “原来如此,陛下,您的伤不碍事吧?”太上道君的眼里显现出一丝狐疑。

    “不碍事,不过面临这种毁灭一切的大爆炸,朕还是遭受重创,你们关心朕,朕心中有数的,多谢啦。”

    “陛下要保重龙体。”太辛和高灵赶紧说道,不过,关切之情,倒也是出自内心。

    “太师,只是一枚太虚神丹,你拿去先服用下去吧。”

    玄穹高的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枚药香四溢,散发着强烈生命气息的东西,正是一枚太虚神丹。玄穹高藏在天庭内廷库房的宝藏虽然被薛冲窃取,可是玄穹高早有准备,在天机布袋之中存储下和天庭内廷库房宝藏相当的资源,否则的话,瑶池温泉灵液龙脉凭空消失,天龙峡谷灵液还远未强大,他手中资源不足以维持多达四百万以上的精兵。

    此时的玄穹高,虽然自身的资源也是紧张,可是太辛是他的心腹爱将,现在境界跌落,自己用人之时,自然要先恢复他的境界。

    “多谢陛下隆恩。”太辛磕头咚咚有声,接着太虚神丹。

    “高灵,你的境界跌落,也拿一枚太虚神丹去吧。”

    “多谢陛下。”高灵用颤巍巍的手接住神丹,泪水居然出来啦,“陛下,老臣情愿不用,恢复陛下的伤势要紧,这枚太虚神丹,还是陛下留着吧。”

    玄穹高叹息,眼中的泪水河流一般的涌出:“高灵啊,你是真的体恤朕,不过朕手中的太虚神丹,还有一些,恢复我自己的伤势之外,一两枚太虚神丹,还不会难住朕,你就手下吧,朕现在身受重伤,需要你们为朕效命的地方还多,你们的修为不够高,朕不放心。”

    “是,陛下。”高灵接住太虚神丹。

    就在玄穹高的军帐之中,太辛和高灵穷一日一夜的时间,服下太虚神丹,居然重新晋升到帝仙初级的境界,对玄穹高千恩万谢。

    事实上,若非玄穹高的压阵,就算有太虚神丹,可是他们两个的境界未必可以如此快的恢复。一个人的境界跌落,往往伴随着经脉和天赋的亏损,想要恢复,即使耗费大把的时间,还有可能毫无办法。

    苍穹国度之内,太上道君大为佩服:“陛下,太虚神丹珍贵无比,您现在如此快的恢复他们的境界,不惜消耗,难道,这一次受到的攻击,真的使你遭受到了不可逆转的伤损?”

    “你为什么要一直揪住这个问题不放?”玄穹高恼怒无比。

    太上道君呵呵冷笑:“陛下,我当然要知道,因为我想知道,你准备什么时候杀了我?”

    “哼!你就是小肚鸡肠,朕说过,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朕绝对不会动你的,你就放松心思,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可是陛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究竟受了多重的伤?”太上道君脸色涨红,打破沙锅问到底。

    “要是朕告诉你,朕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你会相信吗?”玄穹高冷笑起来。

    他知道太上道君最担心的是什么,就是自己在伤重不治的情形下吞噬他的血肉恢复自身,从本质上说,太上道君就是玄穹高的一个身外化身,他想他生就生,想他死就死,可是,偏偏这样的一个身外化身却修成了自己的灵识,急切的想要脱离玄穹高的掌握,自由发展。可是太上道君有自知之明,他不敢轻举妄动,他知道自己的一切都在玄穹高的掌握之中,而且,自从玄穹高将苍穹国度收回自己的本体之后,他逃离玄穹高的掌握已经变得更加艰难。可是明知如此他也没有办法,不过,这一次玄穹高的受伤,倒是让太上道君有了一丝想法。

    如果玄穹高一直好好的,那么,太上道君或许根本不会起异样的心思,可是玄穹高受伤了,似乎受到了致命的损伤。

    “我当然相信。”太上道君假装若无其事的说道。

    “很好,那么朕就如实的告诉你,朕在这次天龙城武铉门之变中的确受到了致命的伤害,可是朕的天机鸿蒙起死回生术神妙无比,加上天机布袋之中的无数资源,朕很快的已经复原如初。”

    他说得很慢,可是一种愤怒已经掩饰不住的从他的身体发肤之中散发出来,令人生畏。

    太上道君这样问,乃是对他的挑战,或者是侮辱。

    他当然清楚太上道君的心思,如果自己真的遭受重创无法恢复,说不定第一个起来反对自己的,不是轩辕帝皇这种世仇之敌,而是太上道君,这个自己一手栽培起来的身外化身。

    也许,我当初不该让这具身外化身拥有灵识的。他开始后悔。

    可是,一旦我的身外化身没有灵识,那么他也不可能修成帝仙中期的境界,不能在我晋升仙王的时候提供保障,也不能替我完全的催动苍穹国度,此子天赋绝佳,或许真的可以帮到我很多,三百年前大崩灭那一战,他明明被恶魔果实的爆炸伤害得跌落了境界,可是现在,短短三百多年的时间,他就已经恢复到帝仙中期的境界,虽然我给了他两枚太虚神丹,现在看来,一切消耗在他身上的资源都是值得的,什么时候吞噬他,对,什么时候吞噬他呢?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