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师父,我走了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而此时的东方涅灭,足足老了二十岁,脸上皱纹横生,眸光重新变得浑浊,头发已经完全变得雪白,就连身上的锦袍此时也光泽不再,如同麻布粗衣一般。

    “太惊人了,太惊人了!当年我第二层洗髓伐脉足足花了四天四夜,而你仅仅只有两个多时辰,所耗费的玄力更是连我当时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太惊人了!”

    “孩子,我现在面临一个选择,是继续为你洗脉,还是就此停止?”

    “继续洗脉?很可能我的玄力已经不够了,若洗髓中途玄力不济那后果不堪设想,而且你的身体也仿佛到了极限。若停止洗脉,我又残留了不少玄力,实在太浪费了,我实在不甘心,若能为你洗到第三层等于你少奋斗几年,你就可以早几年成为阴阳宗的掌门,我实在不甘心!”

    “我到底是继续?还是停止?”

    当然,阳顶天已经完全无法给他回答了,因为他连手指头都无法动弹一下,更别说说话了,甚至连眼神都无法流露。

    “上天让你出现在我的面前,就是为了创造奇迹,我赌了,我拼了,我们继续,就算万一失败反噬了,我也……”

    最后,在充满决绝的口气中,东方涅灭开始了对阳顶天的第三次洗髓伐脉。

    第二次,阳顶天的痛苦就已经到了极限,东方涅灭也苍老了十几岁,但是依旧进行了第三次。

    第三次,阳顶天已经完全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了,这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信号,他感觉不到自己的手脚,感觉不到自己的四肢,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面孔。没有了视觉,听觉,就仿佛仅有一丝神识漂浮在熊熊烈火和极酷寒冰之间。

    东方涅灭也完全一肉眼能够看得见的速度变得衰老,皮肤一层一层的褶皱,身体一层一层地消瘦。原本的头发虽然已经白了,但终究还是带着光泽,此时如同脱水的草一般开始飞快干枯。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

    天黑了,然后天又再次大亮!

    整整二十多个小时过去了,第三次的洗髓伐脉仍旧在继续。再看东方涅灭,已经枯廋得如同干尸一般,比起最开始的他还要苍老灰白,已经完全油尽灯枯。阳顶天刚刚遇到他的时候,头发虽然如同枯草一般,但好歹还是茂盛的。但此时,他灰白干枯的头发也一根一根地断裂粉碎,干瘦的头皮上仅仅只是寥寥无几的几根头发。

    而身上的那件袍子,此时已经成为一丝一缕。

    至于阳顶天,一开始身体还流出黑色的杂质,但是到后来渗出来的东西已经渗着血色,最后全身的皮肤血脉索性如同网状一般裂开,鲜血渗出,使得阳顶天这个人浑身都血肉模糊。

    此时,东方涅灭的玄力已经逼到阳顶天的头顶,第三次洗髓伐脉已经完成了99%,但是阳顶天的生命已经垂危,仿佛只要再有一两力气压上就会直接血脉爆裂而死。

    而最最可怕的是,东方涅灭体内气海已经空空如也,浑身再也没有一丝玄力了。

    “难道真的要功败垂成?”东方涅灭悲绝问天,原本他还保留一丝力量以防万一保护阳顶天的生命。但是洗髓伐脉到了最后玄力不足,所以他将最后储备的力量也用了。但就算这样,依旧无法完成最后的洗脉,进度停留在最后的1%不到,此时停止阳顶天已经必死无疑。

    “本来还想要一次最后的告别,但是现在没有了。”东方涅灭缓缓道。

    “记住,继承我的衣钵,将阴阳宗发扬光大。”

    “记住,当你足够强大的时候,就能在火焰指环中看到我的一切秘密,就会知道我为何会被困在这万里冰川之下。”

    “当你足够强大的时候,去走完我没有走完的道路,彻底挑战这个世界的秩序,看看所谓的神究竟存不存在?”

    “记住,照顾你的师娘,照顾你的妻子,我的女儿……”

    “记住,永远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的九阳玄脉,任何人……”

    “永别了……”

    东方涅灭一阵狂吼!

    “轰……”一股烈焰猛地从他体内迸发而出,他的整个身体熊熊燃烧。

    “轰……”深深的寒冰洞穴猛地爆炸,蓝色的光芒猛地迸现,如同一枚无比巨大的导弹在洞穴中爆炸。

    蓝色的光芒横扫洞穴内的一切,晶莹剔透的寒冰洞穴猛地龟裂。阳顶天耗费了一年制作出来的一万多只寒冰台阶瞬间爆开碎裂。

    “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