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万里之行,遭遇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不应该是这样的,在学习这个世界知识的时候,阳顶天知道这个寒木森林的野兽很多的,森林外面的毛利蛮族经常到森林里面来打猎,但是现在森林内一个生命都看不到。上千里的森林,死一般的寂静,阳顶天几乎都要崩溃了。

    不过阳顶天还是改善伙食了,不用吃又苦又辣的树籽了,换成了另外一种无味的淀粉类树果。

    五天后,阳顶天走出了千里森林,看到了起伏的山峦。不容易啊,他终于看到山了,一路来几千里都是万里平川,很快就要到达毛利蛮族聚集地了,他终于可以看到人类了。

    果然,走出森林两天后,他看到了第一栋房子,是结实的小木屋,他狂喜地冲了进去。但是里面什么也没有,木头家具还在,但蒙了厚厚的灰尘,没有任何食物,衣服。

    但是当时阳顶天当时并不沮丧,因为这很可能是猎人的小屋,猎人离开了,就没有人住了很正常。

    但是接下来阳顶天遇到的第二间木屋,第三间,第四间,全部都没有人住。

    最后,阳顶天发现了一处房子非常密集的村庄,足足有几十间木头房子,但毫无例外全部都没有人住,里面的家具整整齐齐,都蒙上了厚厚的灰尘。

    而且,阳顶天依旧没有发现一只动物,哪怕是飞鸟。

    而且越往东边走,经过的村庄越来越多,甚至还路过了两三个集镇,有了用石头建成的大房子,但是依旧没有一个人住,也依旧没有发现一只活的动物。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不见任何生命了?

    走到最后,阳顶天的心越来越冰凉,越来越灰暗。出了冰川已经一个多月了,这一个月他走了三千多里,看到了无数的房子,记不清的小镇,但没有一个人类,没有一只飞禽走肉。

    冰川附近几千里苦寒之地,应该足足住着几十万的毛利蛮族人类和无数的飞禽走兽,但现在仿佛完全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一般。

    在师父的言语中,这里应该是住着极耐寒的毛利种族的,他们擅长用斧头,是天生的大力武士。

    看不见人类还可以解释,或许生存环境艰辛他们整个种族都搬迁了,但是捡不到一只飞禽走肉,就只有无穷无尽的树木就不正常了。

    阳顶天知道,再往东边走,就是茫茫大海了,甚至阳顶天从风中依旧嗅到了大海的味道了。

    之前阳顶天还唯恐走得不够快,但是后来阳顶天越来越不敢走,他害怕自己一直走到大海边上,依旧见不到一个人类,见不到一只飞禽走肉,那他就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到最后,阳顶天越走越慢,最后每天只不过走十几里,然后就随便找一间屋子休息,好像唯恐走到海边那一刻的到来。

    此时阳顶天依旧吃树籽,因为根本没有其他东西可吃。身上依旧浑身**,因为不要说衣服,就连兽皮也找不到一件。树叶倒是有,但是这里的树木不知道怎么回事,每一种树木的叶子都又硬又锋利,根本不合适穿在身上,而且根本见不到半个人影,阳顶天又不怕冷,所以浑身**也无所谓。

    ****

    木屋内,阳顶天躺在木头床上,他感觉到一股害怕,他觉得自己的意志和斗志竟然在虚弱,他觉得自己渐渐地沮丧慵懒了。

    在冰天雪地中,他时时刻刻都处在生命危险的边缘,除了一片雪白空无一物,那个时候阳顶天的斗志都非常旺盛。现在这里有树木,有房子,唯独没有人和动物却让阳顶天感觉到害怕和斗志的消弱。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到了海边依旧遇不到一个人那该怎么办?那他连阴阳宗在哪里都打听不到,更别说怎么到达阴阳宗了

    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无边的孤寂袭击着阳顶天的内心,让他的内心充满无尽的灰暗,这种日子已经好几个月了,现在的阳顶天已经完全如同野人一样了,胡子又长又乱,头发又长又乱。

    忽然!阳顶天听到一阵声音,好像是动物蹄子敲打雪地的声音。

    他猛地从床上爬起,不敢置信地竖起耳朵听,唯恐这是幻觉。

    不是幻觉,不是幻觉!

    真的不是幻觉!这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响,仿佛是马蹄声音,到最后甚至还听到了人说话呼喝的声音。

    一阵狂喜!阳顶天猛地从跳起,从木屋冲了出去!

    在前方几百米,一支庞大的队伍奔驰而来。

    是人类,还有马匹,看上去和地球差不多的马匹,只不过比地球的马要大不少,头上还有一只独角。

    足足上百人,每个人都穿着华丽裘皮衣,身上带着华丽的武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