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四三章 太上阳火舟(中)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四三章太上阳火舟

    石宏总觉得最近有点不对劲。

    他夺了崆峒月逃走,十大上古神器到手已经一半,本是志得意满的时候,他在九州星外围兜兜转转,不肯离去,等着其他四件神器出世。那些在周围看守的氏族高手自然也拦不住他,可是就在几天前,他忽然觉得一股强烈的危险感,原本他是朝着一个方向飞行的,不得不临时改变了方向。

    神魂对于危险的感知极为准确,石宏还有些侥幸的心理:反正自己也没有目的,走到哪里都一样。

    但是躲过了那一次之后,石宏接二连三的感觉到那股危险的感觉,渐渐竟然有些熟悉了。

    石宏知道强敌锁定了自己,这个时候他还不是那么在意,直到第六次感觉到这股危险感的时候,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刻召唤出一幅星图,将自己遭遇这些危险感的地点在星图上一一标注出来,顿时脸色难看起来。

    玉落雪在一旁关切问道:“怎么了?”

    石宏冷笑一声:“有人要把我逼离九州星。”从星图上看出来,只要石宏稍一靠近九州星,那股危险感立刻就会出现。

    然而事情远非如此,接下来石宏频繁遭遇那股危险感,三天时间内,竟然多达十三次。石宏再次将这些点都标注在星图上,顿时明白了:自己似乎正在被逼向一个地方,那些点合围在周围。

    玉落雪这几天也隐约感觉到了什么,看到石宏标注在星图上的那些点,她善意道:“星海这么广阔,他们想要堵住你绝非易事,这么多漏洞,咱们怎么也能逃出去。”

    石宏却是一笑,忽然问道:“要是真的有人要杀我,你帮谁?”

    玉落雪一愣,眼中一抹羞涩一闪而逝,有些羞怯的低下头,小手揪着衣角揉掐半天,终还是说道:“你是个好人,要是有人想害你,他们肯定是坏人,我当然帮好人了。”

    绕来绕去,终究还是要帮石宏。

    石宏又是一笑,反手取出来一枚灵丹递到了她的面前:“你要帮我,至少也得有九转的实力才行。这是一枚九转金丹,吃了它我为你护法。”

    玉落雪大吃一惊,九转金丹的名头她当然听过,就算是五大古族,也没有几个人真的见过这传说之中的金丹。没想到石宏手中竟然有,她慌忙摆着小手:“不不,太珍贵了,我不能要。”

    石宏塞在她手里:“你也是想帮我,再说了,这东西我还多着呢。”

    “还多着呢……”玉落雪有些无语,看了看石宏,石宏投过去一个鼓励的眼神,玉落雪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将九转金丹咽了下去。石宏连九转高手都能干掉,让他都要躲避的危险肯定非同等闲,自己的实力的确是太弱了。

    暗处,左璇气的要抓自己的秀发:“这对狗男女,竟然当着我的面眉目传情,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玉落雪服下了九转金丹,当即打坐运功行开药力。却忽然睁开眼睛诧异的看了一眼石宏:“这不是……”接着两眼一翻,一头倒了下去。

    石宏伸手接住她,轻轻叹了口气:“这当然不是九转金丹。这是覃老鬼的迷欢散……”覃东来钻研了很多奇yin技巧,这迷欢散不过是其中之一,不管是多强大的修真者,只要是被骗服下去,都会昏迷不醒任人施为,覃东来在天宫之中声名狼藉,倒是跟这迷欢散颇有关系。

    石宏离开的时候,覃东来塞给他不少弹药,还贼眉鼠眼的跟他详细说了这迷欢散的好处:“便是在迷幻之中,也能让女子体味其中的快乐,保证她醒来之后对你还念念不忘。”石宏死活不要,覃东来硬塞给他一枚,还美其名曰,让他本着“学术”的态度研究一下。

    石宏又从怀里取出一枚金丹:“这才是九转金丹呢。”他用玉瓶装了一粒金丹,想给玉落雪塞在怀里,手却停住了。

    他这么抱着玉落雪,一只胳膊在她背后托着,玉落雪的上半身朝后仰着,一双玉峰格外傲然,气势挺拔,姿态却是秀气,再配上一段雪白的天鹅玉颈,更是完美异常让人不由动容。

    石宏叹了口气,还是将青玉天印唤了出来,将玉瓶交给他:“这是九转金丹,给落雪的。”青玉天印大喜:“你们两个已经……”

    “别瞎想。”石宏打断他:“你带着她快走,要是我这次能活下来,一定帮你提升一级。”青玉天印放出两团灵元,一团将玉瓶卷了进去,一团轻轻托起玉落雪:“你是个信人,我相信你。”

    青玉天印也不多说带着玉落雪破空而去。

    左璇在石宏迷翻了玉落雪那一刻,已经抓狂到快要冲出来,幸亏两个飞剑童子死活阻拦,到了这会儿,左璇自己也觉得好笑:我看上的男人怎么会有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夺了女孩子的清白?就算我对他没信心,起码应该对自己的眼光有信心啊。

    石宏虽然不让她担心了,可是左璇却一点也没有轻松的感觉:玉落雪看石宏的眼神,明显已经不是好感那么简单了。明知道大敌当前,还要帮石宏,女孩子的心意再明显不过。而且等她醒来,明白石宏是为了她好,又有一枚九转金丹……左璇恨得咬牙切齿:“这男人,真会偷心。”可他若不是这么一个在刚强之心当中,留着一块温柔之地的男子,自己又怎么会喜欢上他?这本来就是一个爱情悖论。

    石宏送走了青玉天印,朗声道:“轰天前辈,该您了。”轰天塔豪爽一声大笑:“哈哈哈,石宏,你放心,就算是我突破了一品灵宝的境界,也不会抛弃你的,我算是看明白了,跟着你,过的刺激,而且总有好事。”

    扑通轰天塔一头扎进了血海里。

    石宏处理好了这些,掉头朝一个方向飞去。左璇吓了一跳:“他要干什么?那个方向,不正是那些人要埋伏他的地点吗,他已经看出来了,为什么还要傻乎乎主动送上门去?”

    ……

    “族长……”一名草莽氏族人踏着一柄青白色的飞剑,穿花蝴蝶一般从太上阳火舟的窗户间飞了进来,神色有些疑惑:“那小子自己钻进了我们的圈套。”

    草莽烛眉头一皱,思忖片刻,才看了看身边的玉天武和古猎魂两人:“二位如何看?”

    玉天武哼了一声:“这小子狡猾,定是看出来我们的意图,想要给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只可惜,这一回他是打错了算盘,无论左璇给他找了多少法宝,这一次他也是有死无生”

    玉天武始终还是鄙视石宏靠一个女人活着,在他看来,天才只能出自玉氏家族,石宏这样的,肯定是左璇接济才能身怀重宝。

    而玉天武也早已经把左璇视作自家儿媳,又加上石宏拐走了他女儿,更是怒不可遏。

    古猎魂也点了点头:“这一次咱们三大古族精锐尽出,就算是左璇亲至,也难逃脱。”

    草莽烛便道:“二位说得不错,咱们不去管那小子如何,咱们以不变应万变。”他又对之前那踏剑而来的族人道:“传令下去,各舰按照原定计划前进,合围绞杀”

    “是”

    在草莽烛三人面前,虚空悬浮着一团雾气,当中星星点点,乃是一副立体的星图。上面有橘红色的梭形,标示着每一艘战舰,要是石宏在这里,一定能够看的出来,他遭遇那股危险感觉的地点,恰好在这些战舰运行的轨迹上。

    ……

    石宏傲然站在星空之中,孑然一身。深邃的星空之中渐渐地多出了几颗星光。渐渐地那种橘红色的星光越来越多,围绕着他遥遥而来。

    石宏淡淡一笑,不理会那些气势汹汹杀来的舰队,而是翘首望着天魔星域的方向,自言自语道:“左璇,这一次我不会躲避——我要是再躲过去,他们就更看不起你了,会在背后说你看上了一个软蛋,没眼光。他们对你的敬畏就会降低。现在是时候让整个天宫看看,天宫第一强者的眼光不会错,你男人有能力跟你一起,站在天宫的最顶端。”

    暗中的左璇一愣,刹那之间神色无比复杂,身不由己的一步跨了出去,出现在他身边。石宏吓了一跳:“你、你这婆娘,好生不经念叨……”

    左璇眼圈一红,也想扑进他怀里,像别的女人一样撒娇锤着他的胸口,然后将他的已近哭的一塌糊涂。只是她终究还只是忍着泪水一笑,伸出手去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两人四目相对,一起笑了。

    左璇问道:“我的聘礼呢?”

    石宏一愣,这才明白她说的乃是那枚雪珂坠。石宏无奈一笑:“毁掉了。”左璇嗔怪道:“谁说一定是那东西了,你随便拿出来一件东西不就行了,我又不跟你计较。”

    石宏哈哈一笑,猛的一把搂起她来,对着那朝思暮想的嘴唇,宣誓自己的主权一般狠狠一吻。

    ……

    “难怪这小子竟然敢提前来这里等我们,原来左璇也在。”玉天武不屑的哂笑:“还真以为这小子也有那么点男人气概,原来还是个软蛋。”

    古猎魂冷哼一声:“今天不管是谁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