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三十章 琐碎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五百三十章 琐碎

    长堤数里,杨柳依依,随风飘摇,葱葱郁郁撩人。

    在几个书生士子的簇拥下,韩瑞轻步而行,来到一幢jīng巧的亭台之前,一帮文人学子,正在这里聚会赏ūn,居中而坐的,正是扬州大儒孟东明。

    “孟先生,你看我们把谁请来了。”

    不等韩瑞上前见礼,随行的书生已经兴奋的叫嚷起来,颇有点邀功请赏的味道。

    众人回头观望,立即喜出望外,连忙起身相迎,也有近两年才到扬州求学的士子,发现旁人惊喜的表情,却是十分不解,连忙打听。

    “就是近日盛传的那位……”旁人丢下一句,也顾不上解释清楚,纷纷行礼问候。

    近两年来,韩瑞的声名日盛,扬州士人与有荣焉,声望之高,已经超过本地的一些知名大儒,前些时候归来省亲,要不是没有提前通知,说不定扬州士林会倾城相迎。

    韩瑞倒是没有这方面的自觉,只是觉得,大家比较热情而已,一边回礼,一边上前拱手笑道:“孟先生,日久不见,风采依旧,令人心慰。”

    乍看来人是韩瑞,孟东明也有点意外,欣喜道:“韩小友,年余未见,却是好大的变化,差点不敢相认了。”

    “没有办法,岁月催人老啊。”韩瑞自怨自艾道:“早生华发,风姿不比当年……”

    “小子,是否在指桑骂槐。”孟东明笑骂起来。

    众人一阵轻笑,韩瑞“醒悟”,连连告罪,自罚三杯。

    在京城两年,类似这样的聚会,韩瑞不知道参加过多少回了,就就娴熟无比,况且在座的众人,有大半称得上是熟人,未必能够叫得出名字,但是的确曾经举杯共饮。

    除了孟东明几个文人,看淡了功名利禄,以平常心相待,其他书生学子,见到韩瑞平易近人,居然记得自己,却是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言辞之中,更加恭谨客气。

    时过境迁,再也找不回当年无拘无束的氛围,对此韩瑞心中无奈长叹出了职业质的笑容,举杯与众人畅饮,谈笑风生,有的时候,韩瑞都觉得自己变得更深沉了些多,每每有身不由己之叹。

    不提韩瑞心中感叹,聚会上的气氛,却是颇为热闹。

    在韩瑞这样的大名士面前,那些书生士子,自然争相表现,期望可以得到关注与常识,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情,韩瑞也不反感,评点之时,多是夸赞。那些书生士子,尽管明白,韩瑞是在客气,然而听到好的评价,都格外欢喜,毕竟不是谁都爱听逆耳之言的。

    热闹的聚会,自然引人注目,幸好这里不在繁华人多的市区,不然听说韩瑞在此,肯定引得许多人蜂拥而来,即便如此,在长堤游ūn的文人也不少,听到消息,纷纷涌来,小小的亭台已经全部挤满,难以容下众人。

    最后,韩瑞不得不站出来,安抚众人,表示自己,接下来几天,会应扬州官绅士林之邀,出席各个聚会,到时再与大家畅谈,孟东明几人,也出来劝说,一些人才慢慢散开。

    闹出这样的动静,大家也没有多少饮酒的兴致,与孟东明聊了片刻,韩瑞谢绝了众人的挽留,借机也告辞而去。

    “来日再聚,不醉不休。”韩瑞笑道,上了条小船,轻快走了。

    小船颇快,不久之后,就追上了郑淖约等人,毕竟她们是赏景,速度自然慢了几分,见到韩瑞这么快就追上来了,却有些奇怪。

    “大家太热情了,让我避之不及。”

    付了船资,上了郑淖约她们在的船只,韩瑞如是解释。

    流萤娇笑道:“郎君这是得了便宜又卖乖,这等待遇,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不来,你若是不参加,人家会觉得你傲慢的。”

    “不是傲慢,而是名士风范。”画屏乖巧的为韩瑞辩解。

    “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

    没有理会两个婢nv拌嘴,韩瑞抱着儿子,逗乐了会,突然问道:“数到第几道桥了?”

    “呀,忘了。”流萤惊呼,画屏也眨着清亮的眼眸,有几分茫然。

    “十五道。”郑淖约笑道。

    “哇,还是娘子惠质兰心。”流萤眼睛充满了崇拜。

    郑淖约摇头,微笑道:“不是我,是希音……”

    看见众人望来,李希音俏脸微红,轻声道:“姐姐在照顾平常,我就数了下。”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