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三十一章 出行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

    良久之后,云收雨歇,李希音俏脸上,残留着淡淡的丽霞光,眉梢舒展,蜷曲在韩瑞的怀中,神情慵懒,散发出mí人的风采。

    “希音。”手掌mō着如脂似雪的肌肤,韩瑞轻声道:“也不瞒你了,此行去越州,我的确是另有目的,而且,这次能够回乡省亲,也是得益于这件事情。”

    嗯,李希音含糊应声,浑身懒洋洋的,不愿意动弹。

    “怎么,现在反而不好奇了?”韩瑞笑道,手掌在敏感的部位,轻轻滑过。

    李希音低了声,身子轻颤酥软,羞嗔道:“那刚才怎么不说。”

    “呃,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韩瑞尴尬说道。

    “所以,连我们也要隐瞒。”李希音嗔怪起来。

    “当然不是。”韩瑞连忙说道:“现在不是准备告诉你了吗,不过知道之后,就不要往外宣扬了,免得受人非议。”

    “到底什么事情呀?”李希音的好奇心再次迸发。

    “这事,还得从头说起……”

    搂着李希音,在她耳边窃窃ī语,jiā待了经过,末了,韩瑞轻叹道:“没有想到,我也有成为细作那天,要是传扬出去,肯定饱受非议。”

    “夫君也是被bī无奈,毕竟是陛下旨意……不能违背。”李希音柔声道,很是理解。

    韩瑞深以为然,但是可以料想,有些人可不会这么认为,觉得可以学魏徵,犯颜直谏,或者干脆抗旨不遵,问题在于,韩瑞还没有这么高的觉悟,说到底,韩瑞骨子里,还是个平常人,没有为了公理正义,舍弃一切的勇气与决心。

    只是,出嫁从夫,李希音也不觉得,韩瑞这么做有什么不对,毕竟只是听令行事,要怪肯定只能怪发号施令之人。

    毕竟是皇帝,就算做的事情不厚道,两人也不好评价,相对叹息了下,李希音轻声说道:“夫君也不必多虑,无非是打听消息而已,就算打听不了,也不能说明夫君办事不力,难道还能因此而责怪夫君不成。”

    “就是这个道理。”韩瑞连连点头,微笑道:“所以,我决定去越州走个过场,回到京城有个jiā待就行了,至于兰亭序的下落……到时再说吧。”

    兰亭序,说白了,就是一篇文章而已,不过作者名气大,受人追捧,最后上升到艺术的范畴之内,也就成了国宝。哪天,我也写幅字,埋在地里,过了千百年,指不定也是国宝,韩瑞酸溜溜的寻思。

    “夫君……”

    李希音素臂微撑,丝衾下滑,遮不住曼妙傲人的身躯,如丝如云的秀发披下肩头,美丽的眼眸出柔情,水汪汪,媚盈盈。

    韩瑞怦然心动,轻声道:“怎么了?”

    “我想要个孩子……”李希音喃声道,眼离若醉,娇媚yù滴,妖娆万千。

    韩瑞闻声,心如火燎,血脉贲张,自然又引出一番狂风暴雨,直到五更时分,才筋疲力尽,昏昏沉沉的睡去。

    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听到韩瑞的打算,已经知情的nv眷,却是没有反对,然而钱绪夫fù却埋怨起来。

    “才住几天,又要出郑氏责怪道:“送信之类的小事,吩咐仆役去办不成啊。”

    “真的不行,毕竟是虞公寄语友人……”

    继续拿虞世南作挡箭牌,韩瑞微笑说道:“况且,宴会邀请太多,吃不消了,恰好出几天,避下风头。”

    “没错,亲自上才显诚意……”

    “宴会接连不断,很伤身体的。”

    旁边,几个nv眷也纷纷帮腔,郑氏自然被说服了,命人收拾包袱,准备船只。

    由于是速去速回,不合适拖家带口,所以郑淖约等人,自然没有随行,韩瑞只带了两个机灵的仆役,连午餐也没有吃,来到岸边,与众人告别。毕竟几天就回来,也没有多少离别伤愁之意,韩瑞轻声道:“你们回去吧,照顾好自己……”

    郑淖约轻轻点头,心里多少有点儿闷,轻举平常,柔声道:“平常,与阿耶道别。”

    “耶呀……”近五个月大的孩子,能分辨不同的声音,并学着发声,尽管十分稚嫩,不成腔调,然而韩瑞却如闻天籁,抱过来亲了口,逗得平常咯咯直笑。

    嬉耍片刻,把孩子jiā给郑淖约怀抱,韩瑞悄无声息的叹气,轻步上船,挥手道:“走了,过几天就回来。”

    “一路顺风。”

    众人站在岸边,看着帆船轻快而去,化作黑点,消失在河道边际,这才慢慢回去。A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