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百八十五章:立德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当今皇上,是妖孽所变,窃取社稷神器,以天下为棋局,肆意摆弄破坏,从而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便是一切事情的真相。

    前几天当陈剑臣得知真相后,亦是惊怔当场,始料不及:作为穿越者,他曾经想过许多种因由,但没有想到这一种。

    他不敢想。

    一国之君,君临天下者,居然是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妖孽,这等惊世骇俗之事,恒古未有。

    然而当真相披露,一切因果种种俱迎刃而解,水落石出。

    唯如此,方能解释近年来朝廷诸多倒行逆施的根源所在。

    这个天下,在正明帝眼里,等若是放弃了的。他以天下为局,摆下大阵,要吸取诸多的戾气、煞气、怨气、恨气……

    国家不乱,不坏,如何能有诸多负面气息产生?

    而现在,陈剑臣与燕赤侠赶赴紫禁城,陈剑臣手执辟邪笔,在紫禁城墙壁外泼墨题字,便是要依靠正气,断绝正明帝和外界的连接,在关键时刻,坏其大事。

    数以千计的大字,字字如斗大,绵延一片,隐隐合拢成阵。字里行间,皆有正气激发,飞扬起来,在半空上凝聚,渐有浩然之势。

    如此大阵势,藏匿其中的正明帝登时发觉,暴怒起来。要知道他眼看到了今晚子时,便可大功告成,遭到人为破坏,岂能按耐得住?

    轰隆隆!

    好像天崩地裂了一般,紫禁城中大片宫殿都在摇晃,泥沙俱下,似乎地底下正有庞然大物破土而出。

    此时的紫禁城,里面滞留的人已不多了,宫女嫔妃之类,早被吃掉,化成血食,进了正明帝的肚子。至于宫廷侍卫等,也落到了同样的下场。只是这般地动山摇的气势,牵涉巨大,整个京城都感觉到了。呆在家里的百姓们无不面如土色,还以为发了地震,灾祸临头,什么也顾不上了,赶紧冲出家门,可见到附近的地面又没有什么痕迹,不像地震,这才略略放心。

    燕赤侠面色凝重,疾声道:“陈剑臣,快把最后一段墙壁写上。”

    陈剑臣自也知道事态非同小可,赶紧催促飞天夜叉,手底同时加快了速度。这时候,已经写到了最后的午门之上。

    午门是紫禁城中最高最大的一座城门,平时非重大事务,不会开放进出。此门通体被油漆成朱红色,上面铜钉如碗大,一枚枚,非常庄严。

    然而此刻,陈剑臣根本顾不上欣赏,提起辟邪笔,就要在上面写字,所要写的,乃是一身修为的精华所在:《正乱贴》——

    咔嚓!

    变故立生,一根锋锐无比的爪子突然从里面刺出来,非常准确地刺向陈剑臣的头颅。

    这爪子,毛茸茸的,可见茸毛覆盖之下的皮肤骨肉,晶莹如玉,坚硬无匹,被它抓中,只怕即刻便会粉碎。

    事发突然,陈剑臣几乎没有反应的空间。他的思维跟不上,但魂神中的念头自然而然便有了对付,嗡,兵胎外放,又有卷轴浮现,堪堪挡在爪子前面。

    蓬!

    声响沉闷,陈剑臣胸口一痛,好像被重锤狠狠敲打了一记,顿时受到伤害,哇的吐出一大口鲜血来,人则按耐不住,从飞天夜叉背上跌落在地。

    所吐出的血,淋漓地喷在午门门板上,触目惊心。

    “剑臣!”

    燕赤侠大惊,念头一动,无数小剑汇聚成阵,嗖嗖嗖,下雨般越过墙壁,攻击里面现形出来的一只巨大蜘蛛。

    这蜘蛛,如小山大小,八肢挥舞,肥胖的肚子,上面色彩斑斓,一对瞳目如灯,闪烁出骇人的光芒,间或大嘴裂开,有毒牙森然。

    嗤嗤嗤!

    燕赤侠的飞剑,毫无阻滞地击打在巨型蜘蛛身上,可惜犹如泥牛入海,并未造成多少伤害。

    “尔等,都要死!”

    蜘蛛口吐人言,威风凛凛,张嘴一吐,一根长长的毒刺从口吻中探出,穿透午门,直往倒在地上的陈剑臣刺去。

    它倒聪慧,知道陈剑臣身怀正气,非常棘手,要先将他解决掉。

    燕赤侠救之不及,大喝一声,反手一抽,亮出了佩剑实体,迎风一晃,剑光匹练如电,直斩蜘蛛精的头颅,却是要行驶那“围魏救赵”的策略。

    不料蜘蛛精桀桀怪笑,并未抽回利刺,而是张口吐出一方玉玺,硬拼了燕赤侠的一剑。

    不好!

    燕赤侠心知不妙,只担心陈剑臣安危。不过眼下情形,再想变化却来不及了。

    砰!

    大剑和玉玺的碰撞,发出石破天惊的巨响;而在陈剑臣那边,锋锐无比的利刺并没有命中目的。

    生死存亡之际,却是飞天夜叉扑上来救主。其坚不可摧的身躯被利刺扎中,一透而过,穿了个大伤口。紧接着,有绿色的毒液弥漫开,将它缠绕住,惨呼几声,倒地化为一滩脓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