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百八十五章:立德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好厉害的

    陈剑臣脸色大变,要是自己被扎中,渣子都没得剩了。

    燕赤侠一斩不见功,回头见到陈剑臣没事,这才松口气。眼眸掠过狠色,压箱底的功夫全部使唤出来——

    “五行剑甲,破碎乾坤!”

    只见那一口巨大的剑鞘腾飞而起,幻形分化,最后变成五把明晃晃的长剑,以原来的巨剑为主,一共六把。光华流转,出现在燕赤侠背后,围绕成一圈儿,荡漾出层层剑光。

    “杀!”

    口诀念动,六剑齐出,全力攻击蜘蛛精的身体。

    “剑臣,快把最后的字写上,练成浩然正气,否则谁也斩杀不得此僚!”

    他拼了老命牵制住蜘蛛精,便是要给陈剑臣创造出时间空间来,好完成最后的字句。

    陈剑臣挣扎着站起身,只感到头晕目眩,阵阵虚弱感涌上心头连眼前视物都感觉到了模糊错乱。一咬牙,坚持走过去,要在午门上写下《正乱贴》,好把所有的字句连接成一体。

    里面蜘蛛精固然看不清外面的情况,可只凭念想,便洞察明了,叱喝道:“鼠辈敢尔!”

    肢脚划动冲向午门,要将此门打烂。

    燕赤侠长吸一口气,呼的守立在门前六剑横空,傲然道:“妖孽,有某在,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滚!”

    蜘蛛精爆喝,小山般的身躯辗压过来,和燕赤侠的飞剑斗在一块。

    论修为论法力,燕赤侠都不是对方对手,但他拼死浴血,寸步不让,心里只得一个声音再大叫:“剑臣,全靠你了!”

    拖着疲弱之身陈剑臣写字的速度变得很慢,但一笔一划,认认真真,神韵自在其中。

    辟邪笔上的墨汁,混合了溅在门板上的自己的鲜血,融成一体,红黑一色,却分外的融洽——

    “国之将亡,必有妖孽;荼毒天下追惟酷烈;奈何奈何,号慕摧绝;读圣贤书,为何事学?正气不屈,浩然诛邪;祥瑞御免,镇宅定野!”

    当最后一个“野”字完成,与之前所写的第一个字笔画连到了一起,陈剑臣浑身脱力地一屁股坐在地上,背靠着门板,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篷!

    燕赤侠再也挡不住那暴风雨般的攻击,整个人被抽飞起来,摔出墙外,倒在距离陈剑臣不远处,他七窍流血,状甚可怖,浑身衣衫破烂,不知道伤了多少地方。

    但他并没有昏迷,而是睁着眼睛问:“完成了没?”

    陈剑臣坐着,忽地一笑:“完成了!”

    “那就好……”

    燕赤侠心头一松,到底昏睡过去。

    紫禁城内的蜘蛛精将燕赤侠一举击飞,咆哮着要冲出来,蓦然天空气象巨变,无数本来肉眼不可见的正气气息凝聚到了一块,化成一束耀眼无比的光华,从天而降。

    如雷电!、似天罚!

    “正气,浩然正气!”

    蜘蛛精骇然大叫,还想抵抗。

    只是那浩然正气,万邪不侵,无可反抗,打在身上,浑如滚水泼雪,消融一空。

    正气,终成浩然!

    “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

    “……不朽何所得也,问之天地不答,问之苍生有言。子曰:吾善养吾之浩然正气也,其气至大至刚,可纵横天地之间,可缩于七尺躯干。此气凝结,能得意志,能得力量,名曰:仁者弘毅……”

    “……功德无量而求之于空,因果循环而授之于天,吾只正气凛然,不以事物变色,阅书卷而知事,执笔墨而明非。小人难养,逐之;奸佞似鬼,诛之……”

    “……念头执定,一一而生,为信;信念高大稳固,可得意志形象,昂立,正面,不朽如玉,有声……”

    “子曰:一言以蔽之,思无邪……”

    “无邪,可立德!”

    琅琅读书声,在脑海回荡不休,就见那镇守心门的儒像,面目清晰,五官分明起来。

    陈剑臣霍然开朗:他看到了他自己。

    立德,见本心!

    妖孽所化身的正明帝死亡,宣告天统王朝覆灭,聂家父女率军轻而易举就入了京城,占得天下气运先机,立新国度,名为“天华”。

    天统王朝覆灭,释家不得已退出中原神州,而阴司管辖之权,被道门统领,苟延残喘的十殿阎罗,俱被诛杀。

    破旧立新,重拾山河,不是短时间所能完成的,但时间会证明一切;而把《三立真章》修炼完满的陈剑臣,身边有了婴宁、聂小倩、鲁惜约、阿宝诸女的关爱,无疑将会迎来羡煞旁人的团圆快乐生活。

    幸福,从床上开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