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4章 绝无妥协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454章

    绝无妥协

    钦宗气得直哆嗦,想说句什么,突然眼珠一转,起身下令:“退朝,众卿且退,容我考虑考虑。”

    不等众臣们说话劝阻,钦宗急急往后宫走。

    后宫中一片慌乱,宫女嫔妃都在如丧考妣的哭喊,见到钦宗活像见到救命稻草一般,拉着钦宗袍角不放,直说让钦宗想个办法,钦宗正心烦意乱,内宦突然来报:“陛下,童太师带领最后的三千胜捷军离开宫闱,说是前去护送太上皇,太尉高俅也正在召集侍卫亲军,也说要南下护送太上皇。蔡攸大人刚才喊开南城门,已经出城而去……”

    钦宗怒气冲冲甩开袍角,转身对自己的亲信,给事中(分管纪检风纪的官员)李邺说:“你刚才在殿中听到了吧?……都不尊……

    ”你刚才在殿中听到了吧?都不尊重我这个新皇,都不听我的。”

    李邺默然不语,钦宗脱口而出:“爱卿,你去出使京营一趟,告诉他们以前那些作孽事情是我父皇于的,与我无关,让金人别难为我了,要多少钱只管开口,拿了钱赶紧撤军。”李邺依然默默无语,钦宗以为李邺不愿意,叹了口气,解释:“金人只要我的钱,其他人却要我的命。只要金人拿了钱撤军,我还是皇帝,坐在这个位子上,我看那个逆臣敢于弑君。所以,无论金人要多少钱,你只管答应下来,那些乱臣贼乎,等金人退兵后,看我怎么收拾他。”

    李邺依旧沉默,钦宗还想再度解释,忽觉地上湿圌润一片,仔细一查看,温润的来源发自李邺裤腿——著名才子、大宋锦绣文章的李邺,尿了!

    钦宗好言安慰:“卿家,两国交兵,不斩来使。你去金营出使,金人定会放你回报寡人....快去快回,不得耽搁。”三日后,李邺归来,金人二太子宗望怎么说的,他没记住,但他用气势如虹的修辞手法描述金营所见,用了六个比喻称赞金兵,“人如虎,马如龙,上山如猿,入水如獭,其势如泰山,中国如累卵”。

    宋钦宗赵桓无奈,召集群臣到福宁殿商议如何应对当前危局。宰相白时中、李邦彦建议西巡襄阳避敌。宋嵌宗点头称赞,兵部侍郎(相当于国防部副部圌长)李纲立刻表示异圌议,奏道:“道君皇帝将江山社稷托付给陛下,现在弃京城而去,如何对得起太上皇和黎民苍生?”

    赵桓吞吞吐吐回答:“上皇如今也南巡了。”

    赵恒是逼宫产物,逼宫的急先锋是李纲,道君当初只想让钦宗监国,是李纲刺血于臂,书写了血圌书,才逼令道君退位,但此时此刻,李纲深深后悔钦宗的懦弱,这个君主真是一鸡不如一鸡。

    罢了,想到刚刚接到的时穿奏章,李纲本想压制这份奏章的,但现在这份奏章,对钦宗皇帝未尝不是也个刺圌激李纲从怀中取出奏章,平静的说:“刚刚接到京东东路防御使、转运使时穿时长卿奏章,奏燕王赵师侠捐出所有财产装备勤王军队,并号召天下百姓共御国圌难。时长卿奏请朝廷表彰燕王,并恳圌请朝廷任命燕王为京东勤王军监军。”

    殿中鸦雀无声。

    大家都是老官僚了,时穿这举动意味着什么大家都清楚。原本收到时穿几天前的奏章,大家还以为时穿并未接到钦宗继位的消息——这时候天下一片混乱,驿路传送全无头绪,各地官员都顾虑于此争相“明发奏章”。朝廷奏章传递有个时间差,时穿接不到新皇登位的消息,也是可以原谅的,所以大家把他那几封奏章当作炮轰道君的逼宫行动之一,想着等他接到新皇登位消息,估计也就消停了。

    但这份奏章表明:时穿的逼宫行为不是为了钦宗,他心中有自己的皇帝标准,他现在正为自己的妹圌夫造势。

    大臣们正在琢磨如何应对,李纲叹了口气,继续说:“这份奏章传送到兵部,是因为奏章中说,京东东路勤王军队已经出兵了,时长卿在奏章中说:燕王正在随大军行动,但燕王为人敦厚,从不干涉将领们指挥。他担心燕王资军之功不显,以至于无人效仿,导致天下勤王军队兵甲不全,所以才恳圌请朝廷表彰。”

    顿了顿,李纲继续说:“陛下,时长卿声言他带了三十万大军,将于京东西路汇合张叔夜,再继续北上....陛下,燕王毁家御国圌难,如今金人兵临城下,燕王向北陛下欲向西南,这事如何堵住天下悠悠之口?”

    老宰相白时中轻声责问:“区区汴梁不可抵挡胡人铁骑,哪里能守得住?如今金人兵马尚未全倒,南门还可自圌由开放,等金人兵马到全了,四城水泄不通,那时,想走都走不成

    了。”

    李纲大声反驳说:“陛下,天下的城池还有比东京更坚固的吗?你看,汴梁雉垛严整,楼槽高耸,城墙厚实,即使没有兵马不多,召集百姓上城也可固圌守。且汴梁南门通运河,如今虽然运河冻结,但马上就要春暖花开了,运河一旦化冻,我皇宋水军可以直通南门,金人怎么封圌锁得住?

    这样的地势,有利于防守,不利于攻城。况且历代祖先的宗庙都在这里.还有百万居民丢下不管?皇上您只要激励将士,抚圌慰民心,大家齐心协力,京城固若金汤!而且勤王大军很快就杀来了,那时大反攻的机会就来了。”

    一席话说的赵桓稍稍有点信心——最主要的是:只要他离开汴梁,万一时穿指挥大军携带燕王乘虚而入,那么皇位就不是他的了。

    钦宗连连夸赞李纲言之有理,又问接下来的国事由谁主持——这话其实就是一种倾向:时穿接连几封奏章振聋发胰,但因为影响到大家的利益,实在不好回答,干脆装没听见,能拖延就拖延。等到金兵退走,皇帝还是皇帝,臣子还是臣子,那时候看时穿怎么跳腾。

    钦宗的问题一出,大殿里的气氛更加沉闷,臣子们尽量缩起了身子,将身形隐藏于廊柱或者同僚身后,一时之间,大殿内一根针掉到地上也能听见。

    李纲决心学习时穿,继续逼将,他出列奏道:“平时大臣们享受朝廷的厚禄,危难时候必须显身手。今白、李两位相公虽是书生,不懂军事,但借他们的巨大名气可以激励将士,战果必定辉煌!”

    白时中、李邦彦勃然大怒,厉声问李纲说:“你身为兵部侍郎,何不领兵作战?”

    李纲要的就是这句话,毅然决然地回答:“臣不是懦弱平庸之辈,但是人微言轻,如果能授予权力治兵

    保证胜任,而且以命相报陛下。”

    钦宗被圌逼无奈,转问两位宰相,还有什么高官职务空缺?宰相答:尚书右丞一职尚空闲。

    于是,钦宗任命李纲为尚书右丞,

    东京留守,以同知枢密院李兑为副手,聂山为随军圌转运使,协助李纲至于时穿的奏章,咳咳,时长卿有奏章呀!都说的什么?呀呀,国事危难不是对付金人的奏章

    那就等金人退走后再读给我听。

    这时候,时穿的前锋已抵齐州(济南)这时候继续向北便会进入黄河南支流,顺流而下至安利军,进而攻击金兵后路,而向南则进入京东西路汇合张叔夜大军究竟选那条路走,时穿没有明示,于是前军驻留齐州休整,等待后续部队跟上。

    正午,时穿与赵师侠骑马入城。两人神态悠闲,赵师侠随口问了一句:“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