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5章 过河!过河!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张叔夜尾音高高挑起,嘴角含笑,表情充满嘲弄的的意味。

    掌书记急忙劝解:“大人不可,时长卿如今正在风口浪尖上,一举一动天下瞩目,如今他向京师勤王,若谁敢攻击他,无论胜败,京师恐怕再无一兵前往……大人,这种事让别人做或可,咱们可不能先发第一枪。”

    张叔夜轻轻一笑,答曰:“时长卿出身于我,他以雷火兵享誉于世,可是密州凌氏的雷火圌药(新式火圌药)却是我举荐给朝廷的,凌氏掌门弟子也曾替我建了一支雷火兵卫队,我却想知道两支雷火兵孰强孰弱……”

    明白了,张叔夜其实并不想阻止时穿的行动。古代官圌场上讲究师承传授,时穿最初被张叔夜提拔,在别人眼里他就是……

    明白了,张叔夜其实并不想阻止时穿的行动。古代官圌场上讲究师承传授,时穿最初被张叔夜提拔,在别人眼里他就是张叔夜一圌党,即使不是一圌党,反对者也会说他们是一圌党。所以在某种意义上说,时穿与张叔夜是一损俱损的。而张叔夜如今这么说,其实不无羡慕时穿过于光彩耀目——他说出了张叔夜不敢说出的心里话。

    其实,真实的张叔夜虽然是大宋能臣,可生长于这个时代,张叔夜不免带有浓厚的时代痕迹——他真诚地信仰道教。钦宗后来任命道士郭靖(又做郭京)做法,请六丁六甲助战剿灭金人,城墙上站在郭靖旁边襄助做法的只有张叔夜一人而已。而郭靖见到事情不妙想逃跑,对张叔夜说“yu下城墙做法”,张叔夜真诚地湘信了!自己呆在城头傻傻等待,也不布置防御,一门心思等待天兵天将到来——直到金兵破城,他还在纳闷天兵天将为什么不到,郭靖为什么不回?

    真实的历史上,张叔夜也不是一个圣人般的傻圌子,他带了三万兵马上圌京勤王,军权自始至终牢牢握在自家人手里——他大儿子张伯奋领前军,二儿手张仲熊领后军,自家领中军,外人不得插手。

    张叔夜就是这样意志坚定,xing称直爽,啥点小自si,好炫耀,好出头拔尖,且敢作敢当,从不推卸责任的倔强小老头,此刻官员们纷纷上奏、好嘴八舌说出自己对国事的看法,而唯独时穿不顾所有禁忌,直接点出这场灾圌祸的根源。

    这本来应当是他张叔夜干的,怎么就让自已曾经提拔过的一位“大将”,著名的粗圌鲁莽撞汉,把这事给完成了。

    当初时穿跟他约定同时上奏各自言事,张叔夜听说新皇登基,稍一犹豫,风头都让时穿出了——否管时穿说的对不对!

    作为与时穿一条线上的蚂蚱!张叔夜只能羡慕时穿把所有的目光引到自己身上。

    这风头本来应当是他做的呀!

    作为曾经的师长,张叔夜在这种复杂心理下,禁不住想给时穿点小难堪,或者想再度显示一下师长的威严

    掌书记琢磨透了张叔夜的心理,一时之间,不知该支持还是劝阻。

    好在顷刻间,这难题已经解决了——大儿子张伯奋过来报告:“父亲,南水门来了无数海鳅船,领军的是密州凌鹏,他要求入城休整。”

    “”,曾经的卫队长过来,张叔夜自然要给点面子。

    凌鹏不愧是时穿嫡系,别人不知道时穿的军事计划,他见到老大人后毫不隐瞒,竹筒倒豆子一般回复:“大尹,这批海鳅船是从通州调来的,由我负责押送,我带了崔庄团练一千两百人,负责从运河直抵京师,争取在朱雀门占领一片登陆点,告之汴梁百姓坚守待援。”

    凌鹏依旧用老官职称呼张叔夜,令后者觉得很亲切。张叔夜微微一笑,探问:“这批海鳅船,大约是时长卿征讨方腊后,留在通州的那批船吧,只可惜如今运河结冻了,自南京往北,河运已经不通,你如何北上?”

    凌鹏恭敬的回答:“不妨事,家师还准备了一批海鳅,准备从黄河南北入海口直入汴梁,黄河北支流已经派了张横在那里守着,一等黄河化冻立刻进攻;而南支流家师亲自坐镇”

    张叔夜心理涌起一股不好的猜想,马上追问:“如今才是正月,黄河进入二月才是凌汛,到了三月才能行船你家大人是打算三月才行动吗?”

    张叔夜说完,仔细观察凌鹏的表情,只见凌鹏嘴角一撇,回避说:“大尹,道路积雪难行,兵粮火圌药难以输送,细说起来,还非得等到春暖花开才能动身。”

    这想法其实深合张叔夜胃口——真实的历史上,道君皇帝罪已诏下达后,张叔夜也经过了一段心理失落,那是一贯认定的世界观崩塌后的失落。皇帝怎么能错呢?不应当呀。在这段心里彷徨期内,张叔夜对于勤王也不热衷,他也在害怕自己赶到京城,又被道君皇帝祸害了。

    直到钦宗登基后发布罢圌免童贯等人诏书,张叔夜才本着一贯的教育认定了新主子钦宗。但之后他依然在犹豫,三万兵马集结了,全是骑兵,但他却迟迟不愿赴京,直到钦宗与金人议和,他才跳出来,请求钦宗容许他半路截杀返程的金兵——他所采用的策略,其实与时穿现在的策略完全相同,都是想半路捡便宜。

    只不过,真实的历史上,钦宗己被金人吓破了胆,不仅拒绝张叔夜的请求,还贬謪了张叔夜

    此刻的张叔夜,也觉得时穿的策略甚合我心觉得心中隐隐不安的是:为什么南路向京城进发的会是凌鹏,凌鹏身上并没有什么官位,而他带来的又是时穿绝对嫡系:崔庄团练?

    刚才的试探中,凌鹏越坦然张叔夜心中越不安,他想了想,又问:“时长卿给你什么指今?”

    凌鹏咧嘴一笑,回答:“家师发的几份奏章,我已经在路上读过了,家师的吩咐我原先不懂,看了奏章后都明白了——家师让我在朱雀门立营,谁的命令都不听,只管守住朱雀门,保证京师水路畅通。”

    张叔夜心中一震,冷冷的说:“怕是连老夫的命令,你也不会听吧?”

    张叔夜说罢,目光落在凌鹏腰间的手铳上,这种隧发手铳以前未曾见凌鹏佩戴过,如今他明晃晃戴在身上!意味着——凌氏与时穿的关系,已经不需掩饰了!

    凌鹏感觉到张叔夜的目光哈哈一笑,手轻轻一拍腰间手铳,轻松地说:“老大人,如今整个北方只有京东两路完成了战略准备,家师已经提兵向北,老大人也该动动了。”

    张叔夜大儿子张伯奋神情ji愤,但他身子才一动,凌鹏微笑着继续说:“老大人,自你整军以来京东东路支援你钱四十万贯,铠甲三万付,以此推测,老大人手下具装士卒当为三万人——我家大人昨日已经通知那些帮肋老大人整军的教官,林冲林都监今日下午将率万骑入城,老大人若不去勤王,家师yu商借三万士卒一用!”

    “好好好”,张叔夜气的说不出话来:“我曾是你昔日主人,时长卿曾受我提拔,如今你等居然如此待我?!”

    “咳咳咳!老大人,我乃良人,不是贱奴。

    受你雇佣原是出于家师请托,在下受雇期间也竭精殆力对得起那份薪水罢了,知今说这些没用,家师说:他如今行走于刀刃上,虽然他相信老大人不会背后捅他刀子,但家师说:与其将希望寄托在他人的品德期待上,还不知把事情做得明明白白,将所有的漏恫都堵住,这样,大人才能对‘友军’彻底放心。”

    “你现在是什么官位?”,张叔夜截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