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9章 赏杀令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459章赏杀令

    二月初,时穿突然提兵至黄河南北支流分叉处,开始大张旗鼓用炸圌药爆破冰面,东道军使用的是钝化的硝圌酸圌甘圌油炸圌药,震耳欲聋的轰响在河岸上彻夜不停,河对岸没见识过火圌药爆炸的金兵惊恐不安,一面收缩兵力,一面派人奋勇渡河,急报在汴梁城主持议和的宗望。

    在金兵收缩兵力的同时,岳飞引领三万士兵在黄河北支流下游悄然渡河,随即,他暴风骤雨般席卷真定府——金兵攻陆真定府全境用了七天,岳飞几乎是用狂奔的速度,五天之内宣布收复真定府全境。

    稍后,在开德府锻炼了一阵子的新任官员被时穿火线提拔,纷纷进入真定府维持统圌治

    金兵报信的人赶到汴梁城,宗望正在焦头烂额——汴梁城的皇帝屈服了,百姓没有屈服,执政李纲没有屈服,而李纲这几天又得到强力奥援:凌鹏沿运河一路向上,一边用炸圌药轰开冰面一面艰难前进,随着积雪消融,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大约在时穿开始兵压安利军金兵时,凌鹏率崔庄团练及通州海鳅船队抵达京城。

    凌鹏一到京城立刻亮出身份,声称自已不是来勤王的,他们只是由锦绣会馆雇用,前来解救商业合伙人的,所以不接受京师官员的瞎指挥来,这理由简直是大逆不道,在和平岁月里,这样一支军队进入京城,不给他一个反叛罪诛杀他九族,那朝廷简直没有存在的理由了。但前有徽宗钦宗父子屡屡瞎指挥劣迹,加上圌京师已经没有力量解除他们的武装,所以李纲与凌鹏好一番沟通后,终于花费了一笔钱财雇请他们守卫朱雀门。

    这支军队抵京之后,汴梁城的水路畅通起来,与锦绣会馆有合伙关系的商人纷纷通过南门出逃海州,即使不打算走的人,也能通过这支队伍获得城中紧缺的粮食,于是,城中人心稍定。

    但这支队伍带来的不仅仅是粮食,与外界重新获得联系后,这段日子汴梁皇宫圌内那位与燕王府打的笔墨官司也传入城中,随后汴梁械内揭帖四起,锦绣会馆的合伙人们仗着这支队伍撑腰,当先拒绝官圌府的钱粮摊派,并且摆出态度——大不了我一走了之。

    汴梁城原先孤城一个,城中百姓惶恐不安,所以钦宗的议和行动虽然受到李纲抵触,但百姓还是不情不愿,迟缓的向官圌府上缴金银赎城,现如今凌鹏入城后,风向逐渐转变,部分有实力的商人开始大声说不,李纲刚开始欣慰于这种变化,随后局势便不由他控制了

    二月中,城中再度爆发揭帖,揭帖以时穿的口气说话,首先宣布不承认钦宗皇位的合性,按着时穿谈到了君主的职责——这是一篇时穿版的马大婶《君主论》。其中夹杂了一点契约论,整成了一个不伦不类的山寨《君主论》。

    文章开篇首先谈到了一个简单常识:花钱买东西,钱花出去了就得给我东西,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现在,庶民百姓纳税养活帝王,这笔钱花出去,得到了什么?

    紧接着,时穿谈到贤明的君主应当是什么样?“王者,庇护也”,百姓纳税是要求君王给他们一个安定的环境,让他们能够正常的有秩序生活,这点要求过分吗?百姓平常纳税养活君王与官吏,敌人来了君王跑路,把百姓丢给敌军蹂躏,等到敌军退走君王再度回来,舔圌着脸继续向百姓收税,声称自己跑路的行为是“诱敌深入”了,是无比睿智的军事策略,不这样干的人全是傻圌瓜。并声称百姓对自己被抛弃的遭遇“喜闻乐见”,当自已被抛弃时感到“欢欣鼓舞”,直夸之前抛弃他们,现在赶来重新征税的人伟大光荣英有这样无耻的君王吗?

    时穿紧接着套用《君主论》的内容,大谈君主应当履行的责任。而后说:如今君王已经放弃对百姓的职责,还想把百姓当作猪羊贩卖给金人,那么百姓有权拒绝供应这样的君王。接下来时穿自然要替燕王鼓吹一番,声称汴梁城遭受的战争损害,燕王府都将予以补偿。而开德府百姓可以作证,他们已经接到补偿了。

    随后,时穿号召百姓自己拿起刀枪保卫自己——既然君王已经放齐了保护百姓的责任,那公百姓当自救。

    “金人并不可怕”,时穿尽量用大白话叙说:“中山孤城还在坚持,太原府还在坚持。金兵六万精锐攻不破太原府,金兵十二万大军攻不破中山小城,汴梁城男丁比中山小城多,城池比中山坚固,完全能守住。而时间在皇宋这里,不在金人那里。”

    时穿紧接着说:从白山黑水过来的金人不耐热,眼见得中原春季到来天气转暖,坚持的越久对大宋越有利,而且大宋的反击已经开始——大名府已经收复、真定府已经回归、登州水军已经封圌锁金人海岸月余;金人尚未安定燕云,高丽方面由于金人打得不可开交,金人内无粮草供应,外无援兵。他们是孤立无援的啊。而燕王府已经决定近日发起总攻,迎头痛击安利军的金人。只要找一份地图着一下就明白,大名府真定府的收复,意味着金人已在大宋军队的包围之中,只要汴梁城坚守下去,南下的金人一个都回不去故乡。

    随同时穿揭帖散布的还有一份燕王府的《赏杀令》,《赏杀令》中重复了之前的敌国论,声称对金人绝不妥协、绝不屈服、绝不媾和,同时高调宣布收圌购金人头颅,每个釜人头颅赏金五十贯

    这份《赏杀令》一出,汴梁局势彻底失控,城中的游侠儿再也不顾朝廷禁令,纷纷乘夜翻越城墙攻击金人军营,这些单个人的奋勇自杀行为虽然对金人没什么大影响,但金兵大营一夕数惊,烦不胜烦。

    汴梁城中,紫宸殿上,李纲很无奈的挥舞着两份文告,说:“赏杀令?!哈哈,早听说时长卿是大将出身,喜欢用赏金衡量头颅,你们看着,这份文告出于谁之手,岂不一目了然?”

    宇文虚中嘿嘿一声:“金人在汴梁城下不过三万余人,竟敢索取赎城费数千万贯!即使花一百贯购圌买一个金人头颅,把他们的头全买下来不过三百万贯,相比赎城费,这买卖值了!”

    原东宫太子詹事、新任执政耿南仲有气无力地说:“大逆不道,时长卿竟敢出此不臣之语,哼哼,他竟然号召百姓不承认今上,那个燕王那个赵师侠,居然附逆,颁发这份《赏杀令》。《赏杀令》附在时长卿揭帖背后,这不是给时长卿那个叛逆背书吗?查抄,立刻查抄揭帖,也甭找别人了,就是新入城的海州兵干的。他们那是来救援汴梁的,分明是来散发揭帖的。”

    李纲突然,问宇文虚巾:“这几天没有见到秦桧,他那去了?”

    宇文虚中不满意的哼了一声:“这厮联络了数百名太学生,顺着南门跑路了。”

    新任执政唐硌、耿南仲一起叫骂,声嘶力竭的斥责秦桧丢弃职守。李纲却冷冷的插了一句:“怕是去投奔燕王了吧?”宇文虚中咧嘴一笑亡:“秦状元向来善观风色,他与燕王原先在登州就相交甚密,如今这时候,他离开汴梁城,你说他会去哪里?”

    御座上钦宗脸色灰暗,弱弱的提醒一句;“宗室已经开革赵师侠了,怎能再称呼他为燕王?”

    李纲惨然一笑,抖着文告说:“自古以来,人世间从不缺乏墙头草。时长卿说他正在包围金兵,有了他这份文告,墙头草们怎会留在危若悬卵的汴梁?”

    钦宗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