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0章 信用的作用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金人使者派快马赶往汴粱与宋国商议,李纲拒绝打开城门,他在城头上大声回复金人使者:“今上已对城中局势失控,汴粱百姓共议:绝不承认任何议和!”金人使者勃然大怒,嘴里自然不干不净,稍倾,城头上站出一人,举起一根管子状物体冲金人使者瞄准,随着霹雳一声,使者马前一团泥土溅起,战马惊恐地扬起前蹄。金人使者吃了一惊,他虽然不知道对方使得是火枪,但久经战阵的他知道那显然是一种远程武器!

    这种远程武器打的比chuáng弩还远,还带有巨大的声光效果。

    这还不止,随着城头上懊恼的喊了一嗓子,无数根枪管竖立起来,冲着这方向瞄准……金人使者拨马就走,身后响起了爆豆般响声。

    其实,这对火枪手没多少人,只是宇文虚中的卫tui而已。

    其实,这几天工夫,李纲已经彻底觉悟了原本的历史上,年轻的钦宗刚登基便秉持着少年人的冲动而一力主战,一失败他的心理马上又陷入自我厌弃、自我否定的摇摆中,忽而主战,忽而坚持议和,最终在汴粱城彻底失去民心,文武百官以及城中百姓对这个朝廷充满鄙视,即使金人退走,朝廷对京麓路依旧没有恢复控制,以至于李纲宗泽张叔夜这些名臣苦心竭力,也无法让朝廷恢复信用。

    〖真〗实的历史上,历朝历代统治者对这一点是极为忌讳的屁民们怎么有权背弃朝廷?哪怕皇帝做得再不好,那也是被jiān臣méng蔽,其实他是伟光正的……所以,在历朝历代统治者努力下,汴粱城最后的民情舆情被彻底屏蔽。唯有南宋部分宋人笔记,隐约lu出少许端倪。

    李纲宗泽张叔夜等人出身于君权社会,他们虽然厌弃朝廷的作为,时时做出一些顶撞朝廷的作为,而后事实证明他们所做的都正确,而朝廷所为处处错误,但他们受自小到大所受教育的局限,无法抛弃头顶上唯一的君主。他们不知道除了皇帝之外他们还要向谁效力现在时穿给了他们一个新思路:换一个皇帝。

    时穿还告诉他们,皇帝也是由职责的,他必须履行自己应当履行的任务一原本换皇帝不是什么大事。以前汉唐都有先例。但在时穿提出的“君主责任面前”徽宗一系子孙,现在看来都不靠谱。

    与此同时,燕王手中现在握着北方最大的军武装,从燕王发布的几份命令来看,燕王偏向于赞同士大夫对皇权的制约……那么作为士大夫的一员,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国家走到,所有人都在反思,时穿说的那一套逻辑清晰,很能自圆其说,于是,曾经刺臂书写血书要求徽宗退位的李纲,现在已经横下心来一不管今后汴粱城属于谁,我一定要保住这座天下第一的城市,并将它完整交给合法统治者。

    横下心来之后,李纲忽然发觉自己的力量并不弱当他宣布汴粱城守卫者不再接受钦宗命令后,原本对官府命令不屑一顾的汴粱城百姓走上街头,相应保卫城市的号召,而后,听说守城部队不受钦宗调遣,驻守南门的凌鹏立刻高调宣布接受李纲指挥,随即,李纲获得了一百万枚霹雳弹的补充。有了这些霹雳弹,虽然攻敌不成,但守卫城市足够了。

    不久,韩世娄派人突入城中,宣布勤王军队即将到达原本正常的历史上,这支勤王部队即将到来的消息,反而刺ji了处于歇斯底里状态的钦宗,他坚持加快投降速度,令李纲愤怒yu狂却无可奈何但如今,这种歇斯底里只会让李纲更加倾向燕王他拒绝打开城门放钦宗使者出城。

    相比汴粱城中的文人,金人更懂的战争,他们知道这时候决不能攻城,因为他们孤军深入,一旦展开攻城动作,勤王军队赶到自己撤不下来,那他们就死无葬身之地了。所以金人继续恐吓城中钦宗……………,可惜,冷静下来的李纲反而从金人不断的威胁中看出端倪,他稳坐城头,拒绝将金人恐吓传递给钦宗。

    于是,曾经三辞三让,做足了一切继位礼仪的钦宗,从此成为一个无人过问的木偶。而燕京城的也因此稳定下来。

    二月底,占领真定府全境的岳飞迎来了林冲带来的庞大接受队伍,林冲这次共携带约十二万人进入真定,队伍中几乎所有人都未曾空手,人拉手推携带者无数粮草以及军械,岳飞看着这支庞大的队伍,半晌说了句:“竟然……你们竟然渡过来如此多人?”林冲疲惫的笑了:“大人说:金人能做到的,我们也应当做到。金人能以苦寒之地发起,攻陷我大宋河北,兵临我大宋京师,我们也能用京东两路的力量,收复河北,甚至燕京。

    金人能够南渡黄河,我们也能北渡岳指挥使,我京东两路半数资源在此,这段日子里时大人奋力炸河破开冰面,就为了向你输送这些物资……

    这次来的人虽多,但可战之兵不多,约十万全是民夫,道君受了免夫钱,这些民夫都是我们掏钱雇用的。大人说你要攻击太原,携带的粮食需耐于储存,我给你带来的是掩肉。熏肉、奶酪一一一一一一粮草任你拿,但这次过河来的只有两万士兵,我最多只能给你三千,剩下的一万七千人我要用来堵住金人后路,所以霹雳弹我也给不了你许多……”

    “够了”吉倩大声欢笑着。林冲与岳飞交谈时,他已跳下马去翻弄着林冲带来的插重,并时不时为自己的发现而大声欢呼:“已经足够了,跟着这位时大人打仗,果然是件美事,悄悄,行军帐篷,喝水的壶做饭的锅都配给还有啥说的,弟兄们这条命卖给大人了。”

    岳飞笑的很得意:“林大人,其实真定府的粮食金人并没有带走,而且金人来随军带来了无数牛马羊,这些东西全被我缴获了哪怕大人不发我一兵一卒,我也要兵进太原……”

    “不急着走”林冲摆摆手:“大人说:我来之后先进行军功统计一咱不能跟道君学,让士兵白打仗。即使咱们现在没钱,先统计出账目,等到河运通畅,再不给士兵。我统计军功大约需三日时间,这三日你一边移交防务,一边领取军械,三日后你往太原……大人那里三日后将强行渡河,攻击安利军的金人。”

    岳飞〖兴〗奋地搓搓手,旋即,他看了一眼林冲,说:“林都监真定府这么大的地盘,单靠一万七千人防守,那是绝对防不过来的,这活儿要让娄来干,即使手里有五万人我也防不过来的……但如果以攻代守的话,我只要一万人就能把真定府护的安安稳稳。”

    林冲摆摆手:“大人给我的命令是拖延迟滞金人的步伐,我军人少,进攻的话”

    岳飞赶忙补充:“真定府金人小寨凡二百七十余座,已被我焚烧一空,如今真定不剩半个金人。”

    林冲转过身去望向真定城外,只见真定城外漫山遍野的窝棚里,瑟瑟发抖的流民像蚂蚁一样出出入入,流民营寨的间隙里,施粥放赈的棚子冒着淡淡热气,一队队流民机械地迈动着步伐,两眼失神的等待轮到自己……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算了吧现在最需要的是稳定人心,我带来了百余名文官,马上分散下去,让各地恢复行政大人说,当先最要紧的任务是“流民入厢(编练流民进入厢军),。现在真定府没有金人了,但这是暂时的,河水化冻之后,金人马上会渡河而来。我守住真定,就是守住胜利果实……”

    岳飞叹了口气难怪时大人说林冲谨慎,守成有余,进取不足……

    罢了,我还是整理自己的队伍吧。

    说来也奇怪徽宗发动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