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1章 此战,不留俘虏!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二月二十三日(公历3月29日)、清明节,时穿站在宋军阵列〖中〗央,他骑在一匹黑sè的阿拉伯马上,歪着头感觉着侧面吹来的橡风,若有所思。

    一队队宋军ting着枪刺从他面前走过,士官的口令单调而乏味,士兵们的情绪倒是非常ji动,他们的军靴用力蹬踏着地面,路过时穿时齐齐向时穿行注目礼。而在时穿面前,十余座空心责阵已将展开,在空心方阵前方,一道及xiong高的xiong墙已经成型。

    一堆炮兵吆喝着号子,奋力推动炮车轱辘向前进,队伍中一名炮兵冲时穿喊道:“大人,说好的,一颗头颅五十贯,是?。。

    时穿轻轻的点点头,炮兵们立刻怪笑起来:“财了娄财了,我这一炮下去,那不得收入数贯?”

    孙立催马走在时穿面前,轻声问:“大人,您在想什么?”

    在想什刨想得很多从九世纪到十三世纪,清明节都是三月二十八日左右,到底是什么时候,清明节移到了四月五号,让人很犯愁好,这些跟眼前的战争没关系。与战争有关的是:这几年的清明几乎不像清明,这时候黄河下游已经解冻,但上游化冻的冰凌仍在不断飘下,使得行船成了一件危险的事,进而导致时穿补给不畅。

    时穿还想到的是“崖山之后无中华”这个论点,想到大宋商业文明如此达,为什么本身没有催生契约文化,反而需要他这个外人来推动一把。如果这次他能够成功,那么中华将进入宪政时代,从此权力有了边界,老姓有了活路,中华文明在契约制的约束下,将宋文明再延续一年,那该是什么样子。

    我们已经掌握了世界分之七十的财富,我们的钢铁产量已经超过世界其余国家总和的数倍。我们已经催生了四大明的三项,如果不让土匪翻身做主人,让创造成为社会展的动力,那么我们的文明会走到什么地步?

    没错,对比现代社会,这时代的大宋还有诸多缺陷,然而,对比同时代的欧洲,大宋的文明程能让他们瞠目结舌。而欧洲如今的méng昧却能让走到现代文明哪一步,那么当整个世界站在大宋基础上继续展。我们华夏能做到什么程?

    然而,需要跟孙立说这些吗?

    时穿扭过头去,问:“骑兵队都准备好了吗?”

    孙立咂了咂嘴,满脸遗憾地说:“咱们的手统还是造的少,岳飞哪里带走了两万柄。剩下的,我的四处搜罗才攒够六千柄,如今咱们战马缴获的多,可惜手统数量不够,要不然我也能组织起上万骑兵。如今三千人够做什么用,也就敲敲边鼓,大人放心,他们早已准备好了。”

    稍停,孙立问:“金人在做什么?以往都是他们先进攻的,怎么今日他们光站在那里整理队形?”

    时穿淡淡一笑:“他们害怕了!”

    紧接着,时穿回答:“战争,是一门综合艺术。金人南下以来屡战屡胜,已经养成了一股骄横的气势,所以他们总是在进攻。那么,金人为什么战斗力非常可怕,是因为他们战斗目的明确他们是来抢劫的,抢到的东西归自己,所以他们为自己的财富而战。

    生长于苦寒之地的金人,那见识过大宋的繁华,他们眼中所见到的一切都是以前想不敢想的,所以他们红眼珠见不得白银子,所以他们打仗拼命。而我们之所以每战皆败,那是因为我们战斗目的不明确,我们觉得是为混账的官家作战,是为争取自己“被代表,的处境作战,所以,战斗中士兵只盼望自己在逃跑方面跑过同伴。

    但现在不同了,我们为新君主作战,胜利之后既有名又有利,所以在战斗yu望上面,敌我双方是相等的。过去敌方比我们骄横,但经过连续炸河之后,敌方见识到我们的大规模杀伤xing武器。知道我们有能力埋葬他们,然后再让他们知道后路被包抄一在这一连串心理战之后,这些人估计到抢劫成本远远大于收获,估计到有可能自己享受不到抢劫所获,于是,他们的骄横,他们的战斗yu望已降入低谷,所以他们不敢先进攻,所以他们胆怯了,所以他们在应付差事。

    这场战事应当有我们先打响,命令炮兵开炮,用开huā弹、霰弹炮击敌军集结地,告诉士兵:此战,不留俘虏!”

    随着时穿身边红旗挥动,登州团练左厢炮军第一营当先开炮,炮弹划过天空,重重坠落于金兵马前,巨大的爆炸带来浓烟与烈火,金兵们动了,数个谋克的金兵混乱的奔向宋军方向,紧接着,无数金兵催马向宋军起冲锋。

    这时的金兵其实处于两面夹击之下,时穿沿河立营,今早抵达的宋军则自东而来,金兵出动三千骑与驱逐他们,但这些骑兵刚刚出营,时穿立刻列阵进逼,以至于他们只能与东来的宋军处于对峙状态,当时穿这里开炮后,东来的宋军开始试探进攻,并缓缓向前推进,对对峙的金兵也开始加速冲锋,不片刻,双方战到了一起。

    雷帽研制成功后,火炮也进入后膛时代,后膛装填的火炮打得更快,金兵短短的冲锋距离上宋军打出了七轮炮弹,因为快速射击来不及调整炮口,大多数炮弹落在金人后方,前冲的金人见到炮火对他们无效,冲的更快了,两里路快马冲刺也就是数分钟的事情,几个喘息间,金人已经可以望到忙乱的宋军炮手。

    “炮口降五,快快,快快装填”一位宋军炮长声嘶力竭符吆喝。

    这声吆喝当中,夹杂着一个冷冰冰的声音:“枪口放低,预备稳住一开火。”

    “开火”炮长同时打出大喝。这声喊叫的同时,炮长等不及副炮手动作,自己抢过火绳用力一拽哐当一声,炮机复位,撞针哼哼撞击在雷帽上。

    “轰”炮口喷出一股火焰。火焰当中,无数赤红的钢珠扑面而来带着地狱火焰以及强烈的冲击bo冲向金人,正对炮口的几位金人一声未吭就被打成筛子,尸体被气浪抛到空中,而他侧后方的几位金人只觉得空中飘落一阵血雨,喷的眼睛睁不开,与此同时,残肢断臂飞舞着砸向后面的人,这些残肢携带的巨力,另几位随后的金人骑兵xiong骨塌陷,战马委倒。

    巨大的炮声掩盖的枪声使得无数枪管似乎悄然无声的冒出青烟,但这些青烟不是吃素的,对面奔驰的金人骑兵突然感觉自己仿佛撞倒了一面墙上,冲击力量丧失,浑身上下那一处都不舒服许多金人大声吼叫着:“天神啊,这什么怪物?”

    “我的马,我的马怎么流血了?”

    “天神,我的刀被打断了,可我没看到打我的东西?”

    “冲上去,冲上去,不能停,身后还有雷火爆炸,援兵上不来了!”

    沙包堆成的xiong墙后面,宋军士官大声喊着:“第一队蹲下第二队上前,枪口压低,开火!”

    战斗的频率越来越快,到最后,军官们来不及令了,他们每轮射击后,便开始紧张的装填自己的手统,等手镜装填完毕,立刻高喊:“跟我来”。

    等军官带着士兵冲到xiong墙后,直接压低枪口开火开火完毕立刻招呼本队士兵:“后撤后撤,让出射击位置。”

    随即,另一队等候的士兵紧跟上前,填补空位后举枪射击,旋即,军官的喊声再响起:“本队后撤,让出射击位置。”

    这是金属弹雨制成的铁壁钢墙,这是科技之huā制作的死亡之幕,结绳记事的女真人用骨头做的箭矢哪能受得住它的蹂躏与摧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