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2章 终结之战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银可术想了想,赞同说:“也是,咱们纵横河北,没有那个县城敢在咱们面前抵抗,大宋的城池虽多,但我们的马更多,此去南下,一路上所有的城池都是我们的牧马场,等到大宋皇帝慌了神,他会把时穿杀了先给我们。哈哈,只要时穿一死,从此后凡是抵抗我们屠杀的,都是大宋的罪人!那以后大宋就是我们的锋柜与粮仓,咱们缺钱缺粮了只管来取……”

    银可术说罢,指一指前方不远处:“我记得咱们的探子曾绘制过一份地图,前方不远处就是酸枣,酸枣附近是著名渡口延津,宋国汴粱城依的河运,酸枣沟通河北与宋人的京师,繁华无比。

    最重要的是:滑州属于京西北路,酸枣属于京麓路。张叔夜敢于进入京西北路,不见得敢进入京麓路,那样的话,他就等于直接挑战大宋皇帝了。所以,此时此刻酸枣一定没有防备,咱们攻取酸枣,取酸枣之粮解眼前之困,而后南下牧马……”目的地有了,大致攻击方向确定,宗望挥鞭下令:“全军转向,目标酸枣。”

    金人大军转向,大军走不了多远,眼见得酸枣在望,忽然一声霹雳响起,大地哆嗦了一下,一股火焰将在这烟柱腾起,爆炸处一名金人身体被掀上半空,战马受到惊恐,嘶叫声响成一片。

    宗望大惊,忙问:“可是宋军围上来了?”

    荒野寂寂无声,金兵茫然四顾,找不到敌人。停了片刻,宗望问银可术:“宋人的炮似乎响两下,一声是开炮的动静一声是落地的炸响,可我怎么听不到另一声响?”

    正说着,几名金人拿着爆炸的碎片跑来,急忙向宗望汇报:“附近的士兵说这爆炸是从土里来的,直接在土中炸响半空……大人你瞧这是爆炸的碎片。”

    爆炸的碎片是几块碎铁,触mo起来还很温热,这些碎铁片棱角尖锐,许多地方还带着血迹,似乎是从人体上抠下来的。宗望端详半晌,疑huo难解,只好简单的评价说:“既然有铁,说明这是一种武器………唤那几个南人来,问问这是什么?”宗望这要是找明朝书生询问,即使当时火药已经普及但这种奇yin巧计不是书生们学的,书生给出的〖答〗案一定一套五行相生的理论,讲述这东西从土里出来,五行属土,克制他只要黑狗血就成……

    但宋代是个知识爆炸的时代书生们读到的印刷品很多,几位书生彼此一商议,大致给出的〖答〗案居然很靠谱:“这是一种雷火……在下曾经取过景福宫,当今官家释放的雷火就是这味道,对了,叫做硝烟味。如今大多数爆竹都是用这玩意制作。雷火既然能做爆竹,大约也能做土雷,只是在下琢磨不透它怎么点火炸响。”

    宗望询问:“雷火?附近这一片擅长制作雷火的,除了密州凌氏,海州时穿还有谁?”“那就多了,咱大宋枢密院的火器房就设在祥符县,祥符县在汴粱城南端,距此并不远,其中有火器工匠三万。而我大宋百姓每年消耗爆竹量不少,附近几乎每县都有爆竹坊存在。祥符县工匠,临到老了,从枢密院出来,自己有钱就会自家开个作坊,从火器坊凭老关系领点碎料加工制作爆竹。那些没钱的老工匠,也会被有钱人请去……”

    几位书生唠唠叨叨讲述着火器坊的秘闻,宗望与银可术彼此对望一眼,宗望挥挥手命令军队继续前进,稍后,又去询问那名书生:“祥符县防卫如何?”这话才说完,又听到轰隆一声炸响,宗望急问:“怎么回事?”“土雷又炸了”金人士兵用刚学会的新词回答。

    “继续前进”宗望矢喊,旋即,他回身对几名书生说:“你们刚才几次说到“大宋”哈哈你们不是说“宋国气运已衰,如今王气在北,吗?什么大宋明明是弱宋、衰宋,我就不信,凭几枚土雷就像阻挡我大金的铁骑,前进,避开道路,从田野前进。”

    可惜宗望进遇的不是几枚土雷,是数也数不尽的土雷。

    这土雷不是时穿的作品,是大宋工匠本身的发明,而他们正是酸枣百姓布设的,指挥他们布设土雷的是苏轼庶生子苏迈。

    苏迈以前一直附从粱师成,做粱师成的帮闲讨生活,粱师成被罢黜后,因仰慕苏迈老爹的官员多,而且如今逐渐有点小势力,苏迈便被安排出京,做酸枣尉这一任命原本发生在夏季、金兵退走后出现,那时候还会出现一首诗《送苏迈尉酸枣》,诗曰:酷暑日逾退,凉风生早秋。翩翩苏公子,一官不远游。仕养两得意,人生复何求。骏马如飞星,锦带垂吴钩。

    到邑嚣忪少,官闲吏兵休。还当有佳吟,吟到黄河头。

    但现在因为时穿的搅局,汴粱城南门提前开放,待在京城的官员人心惶惶,都想逃离这座城市,而苏迈失去收入生活困窘,许多自认为苏轼弟子的官员便加快行动,使其提前得到任命。

    苏迈的父亲是制科状元,平生喜欢摆弄机械玩意,据说他是龙骨水车以及摄影的银版技术的发明人,作为苏轼晚年一直陪伴父亲的庶生子,苏迈也喜欢研究这些东西,他获得任命后,自知酸枣兵力不多,不可能抵挡金人的攻击,想起时穿的火器传闻,便召集县里工匠想要仿制相应火器。

    苏迈的举动并不是特例,战争比十所大学更能推动生产力。眼见得金人肆虐,各个县隐约听到一点传闻的,都在加紧开发火器,只是苏迈家学渊源,知道研究的方向而已。在仿制枪管失败后,苏迈听某老匠师说:凌鹏主持军器监时曾谈到一种一踩就响的“炸雷”

    他马上觉得这种不需要兵力,埋在地里就能阻止敌军行动的武器,正适合酸枣的情况。

    接下来一切自然顺理成章了苏迈不求攻敌,只求敌人不来酸枣sāo扰。他也不知道埋设地雷的禁忌,这玩意发给百姓埋设后,完全不管什么雷区安全区,以至于事后连埋地雷的人都忘了埋在那里结果地雷埋得无处不在,连自己都不敢出城了……

    俗话说“乱拳打死老师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