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2章 终结之战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这种埋地雷的活儿让时穿来做,绝对是有迹可循,至少也要给自己留出一条明显的通道,来保障今后的出行安全,但现在做这事的是苏迈。苏迈过去从未做过行政官员,只知道把活儿交给百姓,百姓有的认真、有的应付差事有的担心自己家园,有的关心自己的果园。结果地雷埋得毫无规律………以致于战后数年,酸枣都成为禁忌之地,农夫不敢下地耕作,小商贩不敢走街串巷。

    那些做事认真的喜欢把地雷埋得让人找不着,他们布设的地雷,地面上看起来毫无异状,甚至还有马蹄印鞋印,但等你踩上去,立马就会发现不对:而那些做事马虎的,就把地雷搁在地上,上面堆一堆土,谁一脚踢上去,那就不是咣当声了:而有些人喜欢恶作剧将地雷的一头绑在树上,另一头拉根细绳栓另一个树上,这种方娄布雷,稍大点的野兽拌上去就是一响。

    更可气的是,地雷质量良劣不齐,有的地雷拿刀砍都不炸,而有的地雷,连旁边的爆炸都能触响。因为埋设地雷的百姓个人爱好不一,偶然也会发生误炸现象,比如某猛安士兵刚刚接近一片果林恰好果林的主人特别爱惜自家财产,在果林周围埋设的地雷数量多了点,碰巧有几枚地雷是采用甘油地雷,钝化不彻底,炸药过手敏感了点,金人的马蹄震动立刻引爆了地雷,结果,一谋克金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果林炸成一片火……,

    这种状况持续没多久,精神处于高度紧张状态的金人受不了了他们再度靠近河坝贴着黄河走…这会儿终于安全了,害怕爆炸影响河堤,老百姓都没敢在这里动手。

    可是贴近河坝行走,金人便那里都去不了了。天雷地火般的爆炸不是人力可以阻挡受够了的金人再也不愿重蹈覆撤,他们沿着6走走停停耳边时刻听到同对岸的爆炸声。等金人越过了酸枣……酸枣取得的战果早已被窥伺的百姓传遍四县八乡,附近各县立刻开始用人海战术制造地雷……

    这时候,时穿的攻击已进入尾声,宋宥不断来援,而金兵在这片土地上四顾皆敌,等时穿攻入金兵营寨,金兵的大崩溃开始了,后走的金兵往往来不及带走他们的战利品,很多金人连多余的战马都带不走,只顾单身逃命。

    黄河中的内河水军继续用巨炮轰击金人营寨,爆炸腾起的烟火在金人营赛北部接二连三,因为宋军正在攻营,尚没有弹幕配合意识的呼延绰不敢降低炮口,只能用最远射程炮击不停。逃走的金兵见到后路不断炸响,便纷纷向惟一的出路:西方逃逼。

    “出击吧”时穿头也不回的向孙立下令。

    “喏!”孙立高声相应。早已等候的三千骑兵大喊一声冲出了宋军阵线。

    曾经纵横燕云与河北,击倒了强大的辽国、击穿了大宋整个北部的金人骑兵在宋人面前逃跑了,他们的逃跑提前了数十年,已经知道为何而战的宋军,已经摆脱昏庸皇帝的宋人爆发出强烈的复仇yu望,他们不再懦弱,不再胆怯,退却的金兵遇到每一座村庄都拒绝他们进入,迎接他们的是无穷尽的箭雨……

    皇宋曾经为了抵御辽国与西夏,在河北之地建设了许多社兵、村兵、团练、弓箭社、枪社,民间从不缺乏武器,也不缺乏战斗的勇气,以前他们不愿战斗,是因为他们对这个王朝已经绝望,只想换一个主子开始一种新生活,如今新来的宋军告诉他们,道君已经退位,道君所立的主子不被他们承认,他们新主子是太祖子孙,且每一个金人头颅价值五十贯……

    太祖太宗子孙谁好谁坏百姓并不知道,更无法评价,但宋军告诉他们:新主子将废弃以前的新法,对他们的战争损害予以赔偿之后,所有的战斗yu望调动起来了。

    传言永远比马蹄跑得快。

    金兵曾用闪电般的速度击穿大宋北部,这榫快速造成了宋军的崩溃,但也造成金人的根基不稳。大宋的余威仍在,大宋荣养士大夫数百年,国人都是善于宽容的,只要朝廷稍稍表示悔意,宋人可以支持残宋以南方一隅坚持数百年,现在朝廷表现出超出预期的悔悟,于是士大夫们行动起来,他们之间相互联络的速度,比金人的马蹄快得多。金人几乎马不停蹄的逃遁,但他们前方的百姓,早在他们抵达之前已经接到消息,武装起来阻止他们入境。而少数贪图赏金的大将、效用、勇敢,更是召集村里的年轻人,仗着地势熟悉四处猎杀那些落单的敌军。

    一路向北,金人得不到补充,得不到休整,甚至连睡觉都得提心吊胆,就这样,往往早晨一醒来,总有几个同伴失踪,人困马乏的金人逃之襄桓,遭遇投靠岳飞的太行盗袭击,被击溃的金兵散入群山中,部分成了野兽的食物,部分人改名换姓,假冒宋人,悄悄的生存下去七日后,农历三月一,真定收复,时穿骑马进入真定府。

    与此同时,岳飞用飞行般的速度千里行军赶到太原城下,摇摇yu坠的太原城立刻稳住阵脚,而岳飞也不进城,立刻在太原城下与凶悍的宗翰展开对攻因为他知道,时穿一定会配合他行动的,他不久必会得到增援。

    在岳飞不计消耗,用霹雳弹对宗翰狂轰滥炸的同时,两外两场大战也正在展开:张横兵进燕京府,与燕云之地最后的怨军势力展开生死战,而张叔夜也终于在定陶一带堵住了宗望的军队。

    定陶属于京东西路,这是张叔夜家门口,穷途绝路的宗望跑哪里都不应当来京东路。三年来张叔夜的备战状况虽然做的不如时穿,但四通八达的道路让附近的援兵来得很快一最先赶到的是韩世忠。

    张叔夜什么人,那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的硬汉。以前手头无名将的时候,他能把粱山贼寇逼得从骆马湖跑出来,从而自投罗网。现在有了韩世忠,张叔夜觉得自己胜利在握。

    “韩将军,我知道你与时长卿曾经配合作战过”张叔夜眉头皱了一下,接着说:“如今时长卿手下我指挥不动,你来了,我便拨给你三个厢的登州部队,你有胆直驱金人中军,擒拿宗望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